查看: 887|回复: 0

[包罗万象] 魔王希摩尔:品尝我的恐惧吧,胆小鬼!(3)

[复制链接]
雪狼冰原

177

主题

254

帖子

1661

积分

Lv.4

Rank: 4

发表于 2020-9-10 15:35: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希摩尔在镇子外的野地里搭起了一个简易的临时住所,他这几天都在描绘图纸—有关魔族进攻的路线和城镇的分布,还有驻军的配置和水井的位置。他和奥若拉不同,他知道,这场人族和魔族的战役,还是会打起来。
  除了显而易见的分析,还有那个毁灭意志的话语。这几天的夜晚,毁灭意志都会来到他的梦里。和上次一样,他又在叫着,自己是天定的魔王,要为他征服亚特帝国,攻下庇护山,在山顶点起魔族的永恒火焰。
  希摩尔感觉自己的野心正被他撩拨地越发急切,他开始真正地用一个魔王的身份去制定作战计划,而不是作为之前魔族的暗探。那时自己只是从个人的【点】出发,所看所想,都是关于个人,但现在他已经通过自己观察的【线】,去考虑战役上的【面】。
  当战争真正打响,个人的生命可能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人族魔族之前的大战,将超越三年前的战争规模,参战数量达到一个可怖的量级程度。当自己发起这场战役,那将是多么地荣耀!魔王!这个称呼,将是多么地悦耳!而且,自己父亲曾经失去的地位,他会亲手拿回来,就用这把爱丽丝之剑!
  只是奥若拉,自己的姐姐...似乎真的下定决心要跟人类在一起...没办法了,到时候战役打响,自己再秘密保护她,或者告诉她去撤离。实在不行,当自己登上魔王的宝座,就让她带着那个叫卡索的吟游诗人回到魔都生活,想来也没人敢违抗命令去反对。
  野地的四周被人种下了许多冬季成熟的水晶葡萄,现在已经成熟,颗颗饱满,果皮晶莹,好像一串串珍珠点缀在田野里。希摩尔收集了一些,用魔族的手艺压榨成汁,又配上之前从风车镇买来的酒水勾兑,做成了魔族特有的曼德拉酒。
  这种酒专门为了庆贺女儿出嫁,平常日子是不会拿出来的。希摩尔幻想着奥若拉披上人类嫁衣的娇羞模样,嘴角也露出了一丝难得的微笑。做弟弟的,有时候只希望自己的姐姐幸福,那就够了。一切都值得了。
  希摩尔收拾好行囊,将图纸等机密文件装进口袋。不过临行前他还是要去再见奥若拉一面,既是辞行,也是想看看她过的好不好。另外,再送上自己亲手酿造的酒,表达庆贺。他还没遇到爱情,但姐姐已经找到了那个他。他左手端着酒坛,右手握着剑柄,心里怀着为姐姐而喜悦的心情,步行进城。
  风车镇还是那么热闹,但空气中却有一丝鲜血的气味。希摩尔是魔族出身,天生就具备追捕猎物的天赋,所以非常地敏感。他的心底立刻浮上一层不祥的预感。街道上的摊贩还是很多,各式各样的首饰玩意和色香味俱全的美食现在却吸引不了他的关注。光滑石板路上散落的传单一下子进入他的眼帘...
  希摩尔飞快地弯腰捡起,只看了一眼就立刻愣在了当场!
  “注意!
  风车镇的吟游诗人被魔女所引诱
  竟拿着魔族金币去购买水果
  被勇猛机智的卫兵发现
  跟踪回家后围捕了魔女
  虽然她极力反抗
  但还是被我们杀死
  吟游诗人卡索也被当场格杀
  两人的尸体在城镇中心示众
  望大家小心魔族入侵
  发现异常就告诉卫兵!
  ——你们最好的保护神 帝国第一狮鹫步兵团”
  希摩尔握紧了剑柄,爱丽丝之剑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怒意,在剑鞘中铮铮作响,好像恨不得现在就跳出来饮血。他的双眸透红,猛然跨着大步,向着风车镇的中心走去!那个小贩看到这一幕,也是立刻转身去报告城门处的卫兵。
  远远地...远远地就看见了自己的姐姐。
  希摩尔的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
  奥若拉,被绑在一根柱子上。她已经换上了人类的粗布麻衣。那曾经让她最引以为傲的魔族俏丽的服饰,肯定为了卡索收了起来,这表明她的心意,我不在乎是否贫苦,只想跟你在一起。她那曾经明亮动人的眼眸,已经不会再亮起。她长长的脖颈上,留有一道深深的剑痕。那里,应该只留下爱人的亲吻。姐姐的浑身沾满了灰尘跟鲜血,好像被人杀死后又像野狗般被重重抛到地面上。她曾经爱笑,爱闹,爱跑,爱跳,是自己活着的姐姐,是最关爱自己的姐姐,是牵着自己的手,从魔都监狱背着父亲尸体回家的姐姐。
  可现在,一切都失去了。希摩尔甚至强迫自己不要再回忆,不要再回忆起那些快乐的记忆。因为过去越快乐,对现在的自己越是折磨。他强迫自己转移视线,目光移动到姐姐的脚部。那里有一只伸来的手,想极力抓住她的脚踝。是卡索。他那曾经灵动弹奏竖琴的手也沾满了鲜血,指节甚至被折断,他同样满身伤痕。但是他也恪守了自己的誓言,临死之前,仍想要保护自己的爱人,倒在了她的身边。
  “你是什么人!跪倒!接受检查!”背后忽然传来阵阵叫喊,还伴随着马蹄声和脚步声。是守城的大队骑士和卫兵赶来了。他们收到小贩的消息,非常重视,立刻赶了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狮鹫步兵团的随军出行的高阶战士和法师。几千人马顿时把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
  希摩尔好像根本没听见他们的命令,只是把手中的酒坛轻轻放下,然后打开,慢慢浇在了地上。曼德拉酒的香气顿时四下弥漫,清香的葡萄香味从酒水中飘出跟血液的味道融合在一起。地上的葡萄酒摇曳着诱人的红色,但混杂着这里的鲜血,却让人不寒而栗。他伸手将自己的姐姐从柱子上放下,轻轻将她和卡索放在了一起。
  “停手,我叫你停手!”狮鹫团的一个将领看见此人竟然敢将魔族和叛徒的尸体收好,怒喝出声,直接搭弓射出一箭!箭头闪着碧绿的光,一看就是淬了毒!长箭破空,甚至带着风声!
  希摩尔头也不回,忽然挥手,那飞箭半路折回,犹如长了眼睛,射穿了这个将领的咽喉!
  “兰卡队长!兰卡队长!”士兵们一阵呼喊,扑过去接住了这个人的尸体。
  “大家小心,这个魔族人很厉害!”人群中的一名高阶法师喊道。他一眼就看出对方使用的是魔族的法术。他对身边的几个同伴打了个眼色,几个人分开来站位,同时举起法杖。强横无匹的魔法喷涌而出,形成一道封锁线,冲向希摩尔的身体。同时,因为队长死亡而愤怒的骑兵们也是同时举起长弓,箭矢纷纷射出。喷涌的魔法与漫天的箭矢都冲向了目标,这是真正的杀招!
  希摩尔终于拔剑在手,回身抖动手腕,爱丽丝之剑汇成剑网,将魔法和箭矢抵挡下来。力量冲击在一起,形成巨大的冲击波动,“轰”的声响,这片天地似乎都随之颤动。人群中的高阶战士也趁此机会加入战斗。他们纷纷施展自己最熟练的强大武技,向敌人的身上招呼。“飞天连斩”“七连斩”“星魔剑”“神之审判”...一时间,剑光闪烁,满天都是剑影穿梭,战士们似乎是水底蛟龙,云中飞鹰,无法捉摸。希摩尔释放出自己全部的魔力,但还远远不够!他的力量被这些高阶法师的法术所限制,犹如江河入海,双方此消彼长;但战士们的攻击却实打实地让他分出魔力去抵抗!眼看剑锋已经迫到他的眉心,希摩尔终于发出呼喊:
  “给我力量!”
  毁灭意志那诱惑性的声音及时在他大脑中响起:“赫赫,我未来的魔王,现在想要我的力量吗?想要跟我达成交易吗?赫赫,把你的灵魂给我吧,我给你力量...”
  “闭嘴。给我力量,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希摩尔冷冷地回应。此刻他,已经是这片天地真正的魔王!
  “有意思,你是第一个敢叫我闭嘴的人...拿好我的力量,我等着你在庇护山上点燃永恒火焰的那天!”毁灭意志哈哈大笑,随后无数团火焰冲向希摩尔的身体!劈里啪啦的声响从体内传来,无法比拟的力量如倾盆雨水从天空灌下。希摩尔双眼暴红,只一挥手,天空黑云密布,他的攻击竟然已经能够引动天象!
  只这一下挥手,那些高阶战士们的攻击全被挡下,剑锋破碎,碎片中折射出战士们惊恐的面孔。但下个瞬间,他们的身体全部被自己武器的碎片所划破,血肉横飞。希摩尔转动剑锋,魔法师们的魔力瞬间被吸入到爱丽丝之剑中,他再一挥手,天空降下数千道惊雷,将面前的魔法师和骑兵们全都诛灭,变成焦黑的尸体。风车镇的人们早就关注着这里的战况,见此情形,纷纷呼喊大叫,四下逃开。
  “姐姐,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收起你的天真...但我也尊重你的选择,我也羡慕你,拥有过这样的爱情...”希摩尔将奥若拉和卡索的尸体分别夹在身体两侧,腾空而起—他的背上生出了恶魔的黑色翅膀,羽翼尖端全是锐利的刀锋!
  “就让这里,我对亚特帝国正式宣战!人族魔族,永远两立!”他飞到空中,冷漠地施展法术。天空忽然降下紫黑色的毒雨,被接触到的人和物都会被腐蚀!这场雨连下了三天,最后风车镇变成了一片黑色的河流,一片土地都没有幸免。
  而希摩尔,则飞回了魔族的都城巴尔索伦,他直接降临在亚安一世的宝座上,一剑斩下了他的头颅。随后他践踏着对方的尸体和鲜血登上王座,直接下达屠戮亚安一世的全族的命令。他借用毁灭意志的强大精神控制力,让所有臣民默认了这场屠杀,并且听命于他。从此,这世界上再也没有奥若拉的弟弟希摩尔,只有最野心勃勃而冷漠无情的魔王—希摩尔!

这是一场战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合作、疑问请点击给我发信息 点击链接加入群聊【17173有料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