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73有料社区

查看: 2821|回复: 0

剑网3原创小说欣赏推荐 【羊花】偏爱 一

[复制链接]
泰山北斗

1809

主题

9038

帖子

2万

积分

总版主

Rank: 32Rank: 32

发表于 2017-11-11 06:3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剑网3优秀同人欣赏,​​cp:气纯:苏辞 花花:殷子璐 作死反派咩。


  17173剑网三专区授权发布,未经原作者允许严禁转载



  作者:微博@好梦不过时


2000.jpg




  【羊花】偏爱(一)


  气纯:苏辞

  花花:殷子璐

  作死反派咩。

  苏辞是被颠醒的。

  他睁开眼,入目是泥泞的黄土,身下的活物一动,他也一动,腹部硌的发疼,翻江倒海的呕吐感逼着他痛苦的发出一声嘶哑的呻吟。

  “呦,醒啦?”是一把清朗的好嗓音,尚有几分跳脱。

  苏辞艰难的转过头,旋即额角顶上一把白玉笛子,朱红穗子晃荡调皮的勾搔他的脸颊,苏辞皱了皱眉,看了那笛子好几眼,哑着声音道:“多谢先生救命之恩。”

  客套的话打苏辞嘴里说出来,那也是说不出的真诚,他想动,肩膀已被人按住,两根素白的手指拈着颗药丸伸到他嘴边,“醒的正好,吃药吧,省的我掰开嘴来喂。”

  苏辞瞧着那药,再看了眼那把笛子,张嘴将那药衔了过去,直接吞下。黑色药丸入口即融,不过须臾,滞塞的胸口顿时好受了很多,神智也为之一清。

  “嘿,”那年轻人见他如此配合,虽未回头,声音里却带上了愉悦的笑意,“道长啊,我跟你说,得亏阿黄聪明,不然它一脚下去你可就救不回来了。”

  ……阿黄?

  似乎是知他所想,年轻人拍了拍身下缓慢行动的坐骑,道:“喏,就是这兄弟。”

  苏辞看了眼,眉心跳了跳,道:“再谢阿黄脚下留人?”

  阿黄,一头壮硕的水牛,正闷头载着他两个踏乡野小径而走。

  “你这人可真有意思,”年轻人笑了声,回过头来,苏辞若有所觉看了过去,二人打个照面,这年轻人是出乎意料的年轻:约莫弱冠,生就一双多情桃花眼,未语先笑,观之可亲。他着了身万花紫色秦风,不像个雅致的万花弟子,反像风流的藏剑。

  万花见了苏辞,眼眯成一缝,笑的很有几分烂漫天真的意味,“哎呀,一个道士,长这模样真是造孽。”

  苏辞好脾气的笑了笑,苍白面上不见恼意,温文道:“见笑了。”

  纯阳道子生的确实是好,眉眼是丹青国手画出来的精致,无一不是恰到好处,尤以一双眼,黑白纯粹,漂亮的嵌了清凌凌的玉石。万花将他从草丛里翻出来的时候,乍见这长相也愣了愣,只觉这道士长的甚合心意,无论是救人为先还是为美色所惑,他给苏辞处理了伤,就扔上了牛背打算将人带回去。

  万花似乎觉得背对着人说话不过瘾,直接转了个身盘腿坐在牛背,支下巴看着苏辞,笑道:“道长,你都不问我要带你去哪儿,就不怕我把你卖了?”

  苏辞趴在牛背,他的伤大多在背上抑或是内伤,绕是如此,也被硌的不舒服。他强行压下欲吐的冲动,道:“苏某如今这狼狈的模样,怕是别人买了还嫌晦气。”

  万花道:“你忍忍吧,村子就到了。”

  “你太沉,我抱不动你,这荒郊野外加你这一身伤,留在那里不安全,只得辛苦阿黄了。”

  苏辞自是知道的。他这一身伤,显然是江湖中人下的手,一般人绝不会冒然插手,也只有这出自万花谷的大夫不惧沾惹是非,施以援手了。

  苏辞垂眼睑,掩去眸中深色,道:“无妨,还不知先生大名?”

  万花笑道:“殷子璐。”

  万花殷子璐,不像万花子弟。

  生平好美人。

  当然,这话是殷子璐的好友藏剑叶暗所说,而在殷子璐的口中,说的是,我不只好美人,还喜欢花,酒,喜欢这天底下所有漂亮的东西。

  简而言之,视觉动物。

  殷子璐住在一个叫洛村的村子,洛村毗邻刘家庄,刘家庄小有名气,在江湖上以侠义和刀法著称。

  殷子璐在洛村深得村民敬重,村民对他捡回一个满身伤的道士不以为奇,反倒热心的要来帮忙。殷子璐本是受刘家庄庄主所邀,可他在庄子里住不习惯,某一日自个儿摸到这村子里,反倒在这偏僻村落住下。刘家庄的人视他为座上宾,多加劝说无用,也只得由了他去,暗地里委托当地村民多加照应。

  一盅老母鸡汤按照殷子璐的方子,加了些药材,又经村子里厨艺顶好的人精心熬煮,味儿又香又浓。

  他端着碗舀了个八分满,端到苏辞面前,促狭道:“于大娘把自个儿养的老母鸡都炖了,要不是她没女儿,我还以为她是要你当女婿。”

  苏辞在这村中养了半个月,除了内伤,皮肉伤已经大好,而内伤痊愈需要的是时间。

  “这是看在你的面子。”他一笑,伸手接过汤,持瓷白勺子舀了舀。

  相处半月,这万花虽说吊儿郎当,性子跳脱,可心却是极好。他医术高超,却极有耐心的为这村子百来口人处理些无关紧要的小病小痛。殷子璐似乎很是自得其乐,诊金又收的低,村民自然感念,故而他们三餐都有人送,无需这两个五谷不分的大男人费心。

  二人对案分食一盅鸡汤,案上有一局未下完的棋。村中可供消遣事少,苏辞行动无恙后,殷子璐就带回了一副棋,二人时不时的手谈。

  只不过,殷子璐的棋,实在是下的,堪称臭棋篓子。

  他们吃了鸡汤继续未完之事,殷子璐掂了掂一枚白子,眯起一双眼笑:“吃饱喝足有力气,看我怎么大杀四方!”

  可惜下棋这回事,有力气,半点用都不顶。

  “诶?”

  苏辞黑子一落,殷子璐当即反应过来,着了他的道儿,顿时伸手要将适才下的棋子收回,嘴里道:“不算不算,再来过,我刚刚没想清楚呢。”

  苏辞任他悔棋,笑了笑:“今儿悔了几手了?”

  “也就……两回,”殷子璐吞吞吐吐,咬着棋子边缘,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余光瞥见苏辞似笑非笑的模样,松了筋骨软趴趴搭桌沿,“好吧,五回,还不是你尽给我下套。”

  苏辞下棋步步为营,远非苏辞能敌,他拧着眉头费尽心思的想,而苏辞就端着茶杯优哉游哉的等他想,不催不急。等殷子璐终于想出一手,棋子一落,苏辞紧随他后落子,才明白入了他的局。

  殷子璐毫无落子无悔的自觉,连连悔棋,苏辞就任他毁,无论殷子璐怎么下,其结果都一般无二。

  殷子璐后来想,他和苏辞,就像他们的下棋,苏辞闲庭漫步,他举步维艰,碰的头破血流也走不出苏辞的局。

  “你一道士,怎么这么多花花肠子。”殷子璐想不出下招,愤愤不平,捏着白子敲的咣当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都不让我赢。”

  苏辞唇角微弯,那张本就漂亮至极的面容倏然生动,殷子璐眼神闪了闪,就听苏辞沉着嗓音问他,“真想赢?”

  殷子璐还未回过神,理所当然道:“当然。”

  苏辞倾身探过棋局,捏住殷子璐的手指,拾子,落,“置之死地而后生。”

  他二人头挨的近,苏辞闻到殷子璐身上有股淡淡的香,那香很别致,不浓不淡,似乎是江南才有的香料。

  殷子璐的手很漂亮,骨肉匀称,不似姑娘家的秀软,干干净净指节分明,是男人才有的力度。

  殷子璐久等不到苏辞放手,那张合心的脸就在眼前,不由有些心猿意马,一本正经道:“道长,某好龙阳。”

  “美色当前,可按捺不住啊。”

  这话说的轻浮,却又让人生不出半点厌恶。即便是违背乾坤人伦的断袖之癖,殷子璐坦坦荡荡的宣之于口,苏辞笑了笑,自然而然的松了手,旖旎气氛瞬间消弭于无。

  “我这缺了几味药材,明日要去镇上买。”殷子璐扫了眼那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棋局,随手拨乱,“你要不要去走走?”

  苏辞点头应允:“好。”



         了解更多剑网3资讯推荐尽在17173剑网三专区

  17173剑网三专区授权发布,未经原作者允许严禁转载

  作者:微博@好梦不过时

  投稿请联系QQ:2175754956 | 云荒,17173剑网三专区感谢有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链接加入【17173社区玩家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