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73首页-看新闻-找游戏-单机站-小游戏-社区-公会-视频-照片-博客-下载-玩游戏
社区公告:
返回论坛首页 > 混乱冒险
神界的猫 Top400 ·修改 ·删除 ·引用 ·举报该贴发表于2006-05-08 15:13:13
  • 发贴  7408
  • 积分  5898
  • 性别  
 
  • 加入  2003-05-8

原来不是更新。。。。
此人已经火化
宝贝天使123 Top401 ·修改 ·删除 ·引用 ·举报该贴发表于2006-05-09 12:29:55
  • 发贴  19322
  • 积分  69034
  • 性别  
 
  • 加入  2003-04-30
在 暗夜飘雨 的大作中提到:
在宁波中,冒个泡

宁波好象有满多好吃的哦~~
jenss001 Top402 ·修改 ·删除 ·引用 ·举报该贴发表于2006-05-17 12:30:33
  • 发贴  27
  • 积分  156
  • 性别  
 
  • 加入  2006-05-17
不错。。顶一下!
︷ωǒべ不乖 Top403 ·修改 ·删除 ·引用 ·举报该贴发表于2006-05-18 09:53:48
  • 发贴  3454
  • 积分  2982
  • 性别  
 
  • 加入  2006-05-11
呵呵,,,,,顶
*寒水依依* Top404 ·修改 ·删除 ·引用 ·举报该贴发表于2006-05-24 08:14:55
  • 发贴  11171
  • 积分  24859
  • 性别  
 
  • 加入  2004-02-10
飘猪死哪去了~~还不来更新!!!
华东-海怪 Top405 ·修改 ·删除 ·引用 ·举报该贴发表于2006-05-24 20:00:27
  • 发贴  2
  • 积分  11
  • 性别  
 
  • 加入  2005-12-12
翻出一本该作者早期作品《天堂传》,线装孤本残缺版的,以飨观众!

[原创]天堂传1 作者 飘雨剑
牛场的黄昏静悄悄的,血染的草地经雨水冲洗后越发显得惨淡,我解下身上的黑披,抹去枪上的血迹。我不喜欢看到血,而强大与毁灭就是这片土地的生存原则,当千万年前祖先来到这片土地时,也许已注定了这一切......
肩头的伤还在隐隐作痛,我坐在树旁喘息着。染血的黑披有些发紫,我从不知道这件披风有什么作用,尽管它已经陪我度过了几个春秋。那是3年前的事了,那时,我还小,只敢在猎场捕捉着廉价的猎物。一天,猎场下着雪,我遇上一个布坎,他小心翼翼地将一块黄玉嵌上一把血红的剑上,后来,他哭了,拿出一块黑布擦干眼泪后,他便消失在雪地中,一如雪山中的狐狸,只留下那块黑布和一把烧毁的剑。我记得那天是2月13日,为了记念那一切,我把他称为雪狐0213。
那以后的日子总是无奈地重复,我仍是孤单的一个人,直到有一天,我遇上了另一个人类的枪手。后来我知道,那个人叫qq风之子。在第一次见面时,他便向我说出了人类史上最难说出口的三个字————借我钱!我无所谓,因为在平时,我根本用不着钱,猎场的食物已足够让我生存。或许是有些不好意思,他将我带到一个新的地方,他告诉我,这是失落的原野,这儿的牛肉绝对是最佳的食物!
后来的一段日子,我总是能碰到风,有一天,他问我想不想有个家,我麻木地点了点头,那时的一切对我而言,真的无所谓。
那个地方叫天堂,来接收我的人是个布坎,叫阳光海岸。我其实是个近视,但我从不戴眼镜,我认为一个优秀的枪手,是要靠心来感受敌人的。所以我犯了一个错误,在她告诉我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时,内心的喜悦与感动让我难以自制,我不禁脱口而出:多谢大哥!!!!!!
为了避免类似的情况发生,我配了一幅眼镜。在我以为万无一失时,我遇上了李丹,那一刻,我忧郁了,我决定以后遇见的前辈通通叫老大。
冰冷的雨点打在脸上,让我清醒过来。在这种地方发呆是相当危险的,假如出现一只染上疯牛病的暴走,那么......我突然听见一声暴吼,经验告诉我,梦想成真了:(
(待续)
[原创]天堂传2
我顾不上向后张望,往前就地一滚,紧接着扣动扳机,后面一阵凉风袭来,我本能地向右一个侧翻,背部剧痛钻心,大脑只剩一片空白,就这样结束了吗?
一道白光闪过,一切归于平静,我挣扎着站起,一个布坎正缓缓走来,一条刀疤从眉心斜划至下额,腰间带着一个酒壶。本能告诉我,这是个赌徒。
“你没事吧?”
“还好,谢!”
他点燃一根烟,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我包扎伤口。我这才注意到他衣服上的天堂标记。
“你是?”
“一刀!”
武士一刀斩!!!我知道这个名字,可是,这种好手怎么会出现在牛场,来执行任务吗?
他喷出一口烟圈,我皱了皱眉,这种劣质的烟应是快绝种了,我明白过来,是交不起进出高级猎杀场所的关税,才来到这地方赚钱的吧......
“没事我走了,拜。”
他将烟头仍在地上踩熄,头也不回地离去。看着他远去的身影,我想,这就是一分钱逼死一英雄的悲哀吧。我掂了掂手中的杀手步枪,是该换把血浆了!

从武器店出来,身上的钱已经不多。我决定到暴走村修炼,必须让自己变得更强!!我需要一些经验,很快我想到了云中飘。
我在传送点附近的路旁找到了他。云中飘是个布坎,比我足足高了两个头,是公认的守护神化身。找到他时,他在路旁站得笔直,目光很有神,正看着前方。
“云大哥,想请教你一点问题。”
“......”
“云大哥......”
“......”
“...天亮了~~~~~~~~~~~~!!!!!!!!!!!”
“啊!哦?唔,早餐,早餐!”
“...快要晚餐了,云大哥!”
“...呵,飘雨,有什么事吗?”
“我想去暴走村修炼,想请教一些经验。”
“哦,这事不好说,这样吧,会里有个兄弟现在住在萨肯顿港,你先去找他,他叫powerkof。”

一夜无眠,清晨起来,我到天堂客栈找了个位置要了几个面包作为临行的早餐。上路后,我突然觉得包袱轻了很多,然后,我发现放虎肉的包袱不见了,这是我路上的干粮,我已经不够钱再去买了。能在我眼皮底下偷走包袱,对方是个高手,我不禁握紧了手中的枪,警觉地四下张望。
“干什么呢?飘雨!呵呵~~~~~~~~~”
这笑声,莫非,我转过头,furping!!!
(待续)
原创]天堂传3
“呵,发什么呆,没看过美女么?”furping眼神中闪烁着狡诈的光芒,用手将一缕额前的青丝拨开,我不禁有些发呆。
“唔,那个,furping姐,你手上拿的那包和我的长得真像。”
“是吗?那它们还真有缘,呵~~~~~”
“......”
“怎么,要去哪?”
“去暴走村修炼。”
“恩,你也该去练练了,那我不打扰你了,去吧!”
“......”
“还有什么事吗?”
我只好苦笑着摇了摇头。
“呵,好了,还给你吧!”
furping将包袱仍了过来,几道黑影闪过,一群乞丐在空中接走包袱,呼啸而去,留下我在原地发楞。
“没办法了。”furping向我无奈地耸了耸肩,“我还有事,走先,拜!”
看着furping远去的倩影,我勒紧了腰带,港口,不会很远吧。

天上的白云由四周靠拢,然后又散去,人生的缘分亦是如此吧。当野地里冒出几朵鲜花时,我知道,春天到了。港口四周的环境很好,暴走村的旁边有一面平湖,湖水清澈而圣洁,在这水源不多的世界,有水的地方便好比圣地,即使是再凶残的怪兽,在湖中也会变得温和。
这一段时间我一直跟着powerkof在暴走村修炼,他很照顾我,第一次带我出去时,他便对我说:“假如你死了,我帮你收尸。”
“......”
在暴走村的日子,我学到了很多,无数次的死里逃生,锻炼了我的身手,反应和意志力。这样的生活一直在重复,直到有一天,powerkof来到我的小屋。
“收拾行李吧。”
“去哪?”
“总坛开会,上骷髅岛,我带你去见识一下。”
“骷髅岛!?可是,去那个鬼地方干什么?”
“这是机密!”powerkof的表情变得严肃。
“哦?”我警觉地看了看四周,将耳朵凑近前去。
“据说老大最近穷疯了,所以带我们去骷髅岛看能不能找到红宝石。”
“......”
(待续)
[原创]天堂传4
在大会的前一天,我们回到了失落城堡,在天堂客栈住下。
我有些兴奋,入会这么久,我还没见过老大,尽管有画像,可所有帮派的老大在画像中都是长得差不多的几个帅哥,这让我非常怀疑。摸着手中的血浆步枪,它已经随我这么久,终于有大用场了!我决定给它加点魔。

来到天堂精制房已是黄昏,过去了这么久,一切都没改变,就像李丹的笑容。
“帮我精制吧!”
“呵,好,涨价了,2个金币!”
“......一个半吧?”
“晕,我不如拿块豆腐撞死算了!”
“丹,你一个月都要撞几次豆腐吧?”说话的是个布坎,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他的眼神很锐利,这让他显得不怒自威。
“呵,你们不知道,豆腐即便宜又实惠,安全度又高,实在是商业威胁的最佳选择啊,挖哈哈哈~~~~~~”
“对了,忘了介绍,天星怒,飘雨剑。呵,飘雨,好了,给你!”
“你好!”
“好啊!丹,也帮我精制!”
“两个金币。”
“......飘雨,明晚八点开会,回去准备一下吧!”
“好的,谢谢!”我鞠了一躬,转身离去。

“怒,冤冤相报何时了?君子动口不动手,这些道理你应该明白的......”
“......”
“啊~~~~~~~~~~~~~!“

夕阳的最后几丝余辉消失在城堡的西门,西天的云彩泛着红光,如仙女般飘舞。客栈旁的桃树已开满桃花,恰是一年前的情景,而如今,桃花依旧,故人却在何方?
我要了一杯苦茶,两盘牛肉。淡淡的茶香飘入鼻中,心情更愉快了,这是一天中最轻松的时光。我喜欢喝茶,喜欢那种淡而平静的味道。我很少喝酒,枪手必须有清醒的头脑,冷静的思维和稳健的双手,所以一般的枪手都很少喝酒,有一个人例外。
在我离去之前,他会在每天黄昏出现在这里。他总是叫上一壶白酒,再要一瓶可乐。他会先倒入大半杯酒,然后将可乐冲入酒中,深紫色的可乐如利箭般刺入淡白色的酒中,然后向四周涌散,有如喷发的火山,他喜欢在这时候将整杯酒一口喝干。枪手擅长远程的阻击,会尽量避免与猛兽的肉搏,他却总是冲在最前面,直面怪兽的挑战,因此,在帮会里,他被认为是枪手中的勇者,他的名字,叫可口可乐。
他现在就坐在我的对面,要了一壶酒,一瓶可乐,一盘龙肉,一盘虎肉。
“可乐,为什么总喜欢在这个时间来喝酒?”
“因为...喜欢。”
喜欢?是啊,为了这两个字,可以做多少别人难以理解的事情?我陷入了沉思。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已经离去,我喝干最后一口茶,叫了老板前来算帐。
“一杯苦茶,一壶白酒,一瓶可乐,龙肉虎肉各一盆,牛肉两盆,共是6735混币,谢谢!”
“......”
我终于明白,原来喝茶的人并不一定比喝酒的人清醒。

天已转暗,一轮孤月挂在半空。昏黄的街灯零星地亮着,让城堡的气氛越发阴深。我的心情很乱,这时候我喜欢到城堡附近的郊外散步。
外面的风很大,像要把心中的郁闷全部吹走。我信步游走在城河旁,耳中聆听着恒古不变声音,狂风的呼啸声,潺潺流水声,遥远的牛啸声,还有,随风飘来的女子幽咽的哭声......
等等!女子的哭声!?我吃了一惊。
(待续)
[
华东-海怪 Top406 ·修改 ·删除 ·引用 ·举报该贴发表于2006-05-24 20:02:53
  • 发贴  2
  • 积分  11
  • 性别  
 
  • 加入  2005-12-12
原创]天堂传5
我循着哭声的方向走去,然后,我看到一纤弱女子立于风中,身著劲装,长发与飘带随风飞舞,双肩微微颤动,清冷的月光贪婪地洒在她身上,更让她增添了一种神秘的美。
我看得有些发呆,许久才走上前去,“姑娘,你没事吧?”
她回过头来,清秀的脸上挂着几滴泪,有如梨花带雨,充满了灵气的眼神中满是忧伤,让人涌出一种想要尽力去保护这一切的冲动。
“借肩靠靠好吗?”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已经靠在我的肩上低声地哭泣。而我,已经失去了作出反应的能力,一颗心也随着她颤动的身躯颤抖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将头移开,咬住下唇,眼神中透出一股坚毅,没说一句话便转身离去,只留下一阵幽香,发呆的我,以及......
“哇~~~~~!”
布尧雷斯!!!他就站在我身旁而我竟没能发觉!布也是一个枪手,与别人不同的是,他并不追逐强大,喜欢享受人生,但又是个很难被忽视的人物。
“你什么时候到的!?”
“有一会了,嘿嘿,小子真是LUCKY,竟被你抢先一步了!”
“...你认识她吗?”
“被你挡住了视线,没看清。”
“哦......”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她呢,我有些惆怅,或许是站得太久,我的脚有些发麻。
“飘雨,作为兄弟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件事!”
“什么?”
“即使再怎么厉害的人,血流得太多的话,总不是什么好事。”
“唔?什么?”
“你难道不觉得应该给那条牙齿都咬酸了的眼镜蛇一点面子吗?”
我恍然惊醒,这才发现咬住我右小腿的眼镜蛇,我想抓住它时,一股腥味冲入脑中,我晕了过去......

醒来时躺在一间小屋中,屋子小,东西却不少,凌乱得排列着,我知道这是布尧的家。胸口有些闷,我看了看伤口,不是很严重,应该不会影响几天后的攻岛。我打开窗户,夜色已深,没有星光,月色更显得黯淡。回想适才的情景,便如是一场梦,而伤口的疼痛却提醒着我这一切的真实性,她会是谁?
在我想得入神时,门开了,powerkof和布走了进来,后面紧跟着一个布坎。我认识他,他叫楠轩。楠轩在战士中并不是很厉害的那种,看起来他更像个商人,可他待兄弟都很好,办事又利落,大家都服他,因此,他被任命为天堂的财务部长。
“你没事吧?”
“还好。”
“那就好,明天的会议你别去了,好好养伤!”
“......”我皱了皱眉。
“放心,假如你恢复快,你还能参加攻岛,具体的安排powerkof会告诉你的。”
“谢谢!”
“嘿,以后看美女的时候,要注意些,哈哈,我走了,好好养伤!”
我瞄了一眼阿布,他嘿嘿笑了数声,转身去倒了点水。
“小子,不觉得自己太离谱了吗?”power很快地凑上前来。
“我,我只是......”
“不用解释,遇上美女居然没有叫她留下姓名地址联系方法,唉,真是太失礼了!”
“...和礼貌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于这点,阿布,你跟他解释一下!”
布尧笑了笑,端过一杯水来。失血后口特别干,水温刚刚好,我接过来便一口气灌入嘴中。
“飘,我想我应该再提醒你一见事,这杯...是洗伤口的药水。”
“噗~~~~~~”
(待续)
----------------------------------------------
人过无影 水过无痕
*青山依旧在* Top407 ·修改 ·删除 ·引用 ·举报该贴发表于2006-05-24 20:21:18
  • 发贴  1725
  • 积分  2586
  • 性别  
 
  • 加入  2004-10-10
天堂传!!!。。。我们的天堂论坛。。。。。海怪,,你还留存着。。
服 务 器:南 方
种  族:战 士
所属工会:三国风云
工会论坛:http://132194.club.17173.com/


暗夜飘雨 Top408 ·修改 ·删除 ·引用 ·举报该贴发表于2006-05-29 22:58:00
  • 发贴  5554
  • 积分  5252
  • 性别  
 
  • 加入  2003-03-3
抱歉抱歉,前段太忙了
海怪好久不见了啊,还在混乱
该贴在 2006年05月29日 22:58:22 被 暗夜飘雨 修改过!
不是人
暗夜飘雨 Top409 ·修改 ·删除 ·引用 ·举报该贴发表于2006-05-29 22:58:37
  • 发贴  5554
  • 积分  5252
  • 性别  
 
  • 加入  2003-03-3
六十四

云山,醉累镇,破云坛后院。

月光洒下,越过梧桐的枝叶,化作斑驳的影。

一阵急骤的脚步声响起,将夜的寂静打破,‘砰’的一声,院门几乎被撞飞,门口,青山依旧在长出一口气,望向院中。

阳光海岸、萧拾一郎、lipeng1、叶夜馨、可口可乐、海怪、koko-1早已到场,或立或坐,均是神色肃然,紧盯着梧桐树下,似乎没注意到有人破门而入。

斑驳树影中,李丹催动法力,强力的治愈之术闪现出幽幽绿光,渐渐黯淡,qhking仍是没有一点反应。半响,李丹皱了皱眉,收回双手,缓缓站起身来,摇了摇头。

阳光海岸脸色变得惨白,跌坐在石凳上,将头埋入双手之中,片刻,抬起头来,见众人均看着自己,叹了口气,缓缓道:“我心已乱,一郎,天堂的事务暂时交由你负责,你来发令吧。”

萧拾一郎楞,欲言又止,犹豫片刻,道:“我明白了。李丹,麻烦你跑一趟分会傲雪欺霜,将前线众人召回!青山,你负责这一段的治安,对新入云山的可疑人等进行调查,切忌声张,同时要安抚最近入我帮会的朋友,不可自乱!叶子,此案由你全权负责,务必将凶手找出,为qhking报仇!”

“得令!”

=======================================================================

正值三月,神宵大陆大部分地区仍是春寒陡峭,云山却已渐暖了起来。

墓园前长了几株桃树,数朵桃花耐不住性子,尽情地绽放着,享受着阳光的温暖。

叶夜馨正躺在较大一株桃树的枝干上,微觉阳光耀眼,抬手遮住。

算上qhking,已经多少个了?

白玉儿、布尧*雷斯、风信子520、WEST、蓝盾、阿金、都市的神、saler、青青轻风、水灵灵......

叶夜馨扳动手指,突然发现手指不够,叹了口气,顺手摘了两片桃叶,放在唇边,吹出淡淡的节奏。

脚步声响起,一名布堪男子缓缓走进墓园,在qhking的墓前立了许久,点了一柱香,插在土中,转身回走。

“说起来,只有飘雨的墓不在这墓园之中呢。”叶夜馨突然开口道。

“嗯,因为他喜欢那个地方。”男子顿了顿,问,“已经有线索了吗?”

“可以确定的是凶手是人类,现场的情况来看......还很难说,狐狸,你怎么看?”

“没有过多的反抗,若非经验老道的刺客,便是发生了某件事让老大分了心,或者,熟人......”来者正是雪狐0213,

“......”

“个人观点,说过就算。风子、碧海、chenxin、莲、和平女孩都已经回来了。”

“是吗。”

雪狐已经走远,叶夜馨仍然躺在枝干上,似是睡着了一般。

许久,有细微的脚步声传来,叶夜馨微睁双眼,已有一条人影立于墓前,看背影正是怡口莲,沾了血迹的白骑士战衣尚未换去,长发飘散开来,从背后看不见表情,只觉无限悲凉。

叶夜馨微叹口气,翻身下树,也不打招呼,缓缓向破云坛的方向走去。

到达破云坛资料库时,可口可乐似已坐了很久,一杯咖啡喝了一大半,桌旁也堆满了资料书籍。

叶夜馨在可口可乐的对面坐定,定定地看着对方,许久,似是对可乐的木然感到无奈,长叹一口气,道:“可乐,拜托你的事,如何了?”

“一年前,qhking确实发出让狐狸去刺杀天街*小雨的指令,是通过阳光传令的,不过,具体的理由并没有说明,也没有留下任何书面的文件。”可口可乐抬头看了眼叶夜馨,又将视线转移回翻开的书页上。

叶夜馨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追问道:“还有呢?”

“qhking在前段时间一反常态常来翻阅书籍,查遍所有他翻阅过的书籍资料,有部分书页被撕去。”

“然后?”

“书本身的内容没什么特别,撕下页面的后一页有字痕,不过有人很小心地做过处理,还原出来的文字毫无意义。”

“果然有内奸吗......”叶夜馨沉思片刻,道,“你看什么书看这么出神?”

“自人类来到这个星球算起的史书研究资料,qhking近期看过的书中少数没被撕页的一本。”可口可乐第二次抬起头来,直视叶夜馨,“有兴趣?”

“啊?不......还是你慢慢看吧,不打搅你了。”

叶夜馨踏出房门,迎面正遇上碧海晴天3,一抬手,招呼道:“呦!好久不见!”

“嗯。”碧海晴天3冷冷应了一声,道,“你还挺精神的啊。”

“哈哈,没办法,我就这一项优点。”

碧海晴天3淡淡一笑,自叶夜馨身旁走过。

“昨天,莲一直都有呆在前线吗?”擦身的刹那,叶夜馨突然开口。

碧海晴天3脸色微变,回过头来,道:“什么意思?”

“随便问问,别在意。”叶夜馨笑。

“......我不知道,我们并不是一直在一起。”
不是人
*青山依旧在* Top410 ·修改 ·删除 ·引用 ·举报该贴发表于2006-05-30 15:38:45
  • 发贴  1725
  • 积分  2586
  • 性别  
 
  • 加入  2004-10-10
天堂突变了~~
服 务 器:南 方
种  族:战 士
所属工会:三国风云
工会论坛:http://132194.club.17173.com/


神界的猫 Top411 ·修改 ·删除 ·引用 ·举报该贴发表于2006-05-31 03:12:31
  • 发贴  7408
  • 积分  5898
  • 性别  
 
  • 加入  2003-05-8
没了!!!!!!!??????
此人已经火化
神界的猫 Top412 ·修改 ·删除 ·引用 ·举报该贴发表于2006-05-31 04:47:25
  • 发贴  7408
  • 积分  5898
  • 性别  
 
  • 加入  2003-05-8
我花了3个通宵。。。重新细细研究过了。。。。
偶滴感情戏。。。。。。。
偶滴爱情。。。。。。。。。
偶滴幸福啊!!!!!!!!!!
在哪里啦!!!!!!
此人已经火化
狗狗灌水 Top413 ·修改 ·删除 ·引用 ·举报该贴发表于2006-05-31 22:28:43
  • 发贴  3543
  • 积分  4042
  • 性别  
 
  • 加入  2004-07-10
在 神界的猫 的大作中提到:
我花了3个通宵。。。重新细细研究过了。。。。
偶滴感情戏。。。。。。。
偶滴爱情。。。。。。。。。
偶滴幸福啊!!!!!!!!!!
在哪里啦!!!!!!
[SMILE= ...


米有就米有吧,偶也米有

3个通宵..你的研究能力简直太强悍了...
宝贝天使123 Top414 ·修改 ·删除 ·引用 ·举报该贴发表于2006-06-01 13:37:05
  • 发贴  19322
  • 积分  69034
  • 性别  
 
  • 加入  2003-04-30
偶也米有啊...
2002华东的回忆 Top415 ·修改 ·删除 ·引用 ·举报该贴发表于2006-06-01 17:47:13
  • 发贴  1704
  • 积分  2143
  • 性别  
 
  • 加入  2005-05-12
貌似我已经被遗忘了...才出场2章...
从现在起.谁喷中国大兵俺喷谁.谢谢合作~
暗夜飘雨 Top416 ·修改 ·删除 ·引用 ·举报该贴发表于2006-06-01 21:53:34
  • 发贴  5554
  • 积分  5252
  • 性别  
 
  • 加入  2003-03-3
你们几个,还没退场呢,想休息也不行 SMILE=3074]
该贴在 2006年06月01日 21:53:58 被 暗夜飘雨 修改过!
不是人
暗夜飘雨 Top417 ·修改 ·删除 ·引用 ·举报该贴发表于2006-06-01 21:54:26
  • 发贴  5554
  • 积分  5252
  • 性别  
 
  • 加入  2003-03-3
六十五

辞了碧海晴天3,叶夜馨信步走在街道上。

已近响午,渐有微风,暖阳下拂动人心,无比温馨。

行人三三两两走在街道上,偶尔有相熟的人,打个招呼,擦肩而过,一切如常,只是有一种微妙的气氛在四周洋溢着,众人都控制着自己的心情与音量,似怕一点点的刺激,就会将这平静打破。

叶夜馨叹了口气,举目四望,视线定格处,李丹与和平女孩走在一起,似乎相谈甚欢。

“耶?真是少见的组合啊......”叶夜馨微讶。

“嗯,确实!”

“哇!阿怒,你不要突然跳出来吓人好不好!”叶夜馨拍了拍胸口,惊魂未定的样子。

“丹丹也到了这样的年龄了。”天星怒微微点头,神色复杂如妹妹初嫁的兄长。

叶夜馨看了看兀自聊得开心的两人,又看了看天星怒,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嘴角现出一丝恶作剧般的奸笑,又强行忍住,一拍天星怒的肩膀,道:“想开些,世事便是如此,我会支持你的!”

“什么?”

“不用说了,我什么都明白,再多的痛也会一个人品尝,这就是男人的道路!”叶夜馨朝天星怒一举大拇指,然后头也不回得离去。

“喂喂......你到底明白什么了......”

几朵乌云悄悄将阳光遮住,细雨突如其来地降临了。

叶夜馨心中有股莫名的冲动,在路边的小摊买了一顶竹笠,出了醉雷镇,径自朝虎丘奔去。

到了虎丘,叶夜馨来到一处涧泉旁,张望着,终于在一处岩壁看到一片大红的花朵。

“是这个了!”叶夜馨面露喜色,一个纵跃,已将最大的一朵红花摘于手中,花茎有刺,刺破了叶夜馨的右手食指,叶夜馨却似一点也不在意,小心地将花护于手中,转向苍穹庙的方向奔去。

苍穹庙旁的那株桃树尚未开花,枝叶在风雨中轻轻摇摆,树下却早已坐了一名男子。

黄蓝色相间的救援兵战衣尚未换去,头盔,连同代表着最高战力的钢筋步枪与火箭MK2被随意放置在一旁。

男子的全身已然湿透,雨水在树枝上累积成更大的颗粒,片片滴在男子的发上,又顺着发梢流下,男子却似未察觉到,双手放在唇边,吹着未名的节奏。

叶夜馨将大红的花朵放在荒草丛生的墓前,静静站立许久,雨水顺着斗笠的边缘流下,形成一道珠帘。

“风子,飘雨的事,你听狐狸说了吧?”

那救援兵装男子正是天堂第一枪手——qq风之子,此时停了吹奏,微微抬头,却仍旧沉默。

“又一刀说的话,有几分可信?”

“可以全信。”风子淡淡道。

“是吗?飘雨为了私得魔书而不惜杀害同盟,目的是为了让自己变强或者是让天堂变强,是这样想的吗?”

风子不语。

“我不信......”叶夜馨走到风子身旁,坐下,沉默片刻,问道,“你所说过的,能击败你的人,杀害刀剑一笑的人,真的是王者的人吗?”

“不确定。”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吧,有种预感,这次的事,没那么简单。”

风子抬起头来,望向天边,乌云层层覆盖而来,灰蒙蒙的一片,风子叹了口气,道:“年前在这里,我们的对话并没有结束吧?”

“嗯。”

“一次性说完吧,要一个一个回忆,太麻烦了。”风子闭上眼,沉默片刻,似在找出遗忘在不知名角落的相册,过了许久,才开口道,“应该是近两年前了吧?我和飘雨接了任务,参加在幻月举行的同盟大会,目标是击败PS。这个你听狐狸说过吧?”

“不错,据狐狸所说,在袭击神秘村庄的过程中,你、飘雨、妙妙1不见了踪影。”

“......当时我杀死了村庄的一名高手,却意外地在他身上发现了魔书——灭之书,是属于战士的一本。我本想私占,却被妙妙1发现了,我们约战在附近的空地,胜者得书,败者不得泄露口风。”

“你回来时,身上有多处剑伤,是疾风剑的痕迹,就是由此而来?”

“......我败了,相差太多了,我与她定下了一年的战约,然后回头去找飘雨,回到村庄,却只见遍地的尸体。我顺着生者追踪的痕迹,最终,在一处山洞,我找到了飘雨的尸体。”

“与又一刀的说法,完全相符吗......”

“将飘雨的遗体带回后,我四处磨练,甚至加入了极度嚣张,希望能强过妙妙1,并与她一战,然后,找到当初幸存的人,问出事情的真相。可惜,妙妙1并没有再给我机会,她被人暗杀了。”风子说到这里,语气中似有几分黯然。

“之后你去紫云轩,便是为此去找沙漠司机?”

“不错。”

“你杀了他,是为飘雨报仇?”

“......人不是我杀的,只是看起来像而已,杀他的,是一名女子,我入了套。”风子沉默片刻,“那个女子,我之前还见过一次,暗杀我和刀剑一笑,她也在场。”

“那么,她也是王者的人?”

“那个击败我的人,是火炮。”风子似想起什么,又补充道,“当时而言,只有他有这么强。”

“果然,不是王者的人......是火炮的话,他们的目的,是复仇?将灵魂出卖给普罗格梅尔族的月之族余孽,为了挑拨并颠覆四族而策划了这一切,是这样吗......”

“......回到正题,你认为qhking的被杀,与这有关?”

“只是女人的知觉罢了。”叶夜馨笑,“总觉得很奇怪,杀qhking的目的是什么?当然,也不排除仇杀之类的,但怎么看都像是精心策划的阴谋,再加上一些不协调之处......风子,你认为,若是少了qhking,天堂会有什么影响?”

风子思索片刻,道:“攻击性变得更强。”

“不错,虽然qhking的凝聚力很强,有威望,论武,在盟中,也只有你、碧海、狐狸、lipeng1、阳光海岸能胜过他。但他比较主张和平与宁静,坚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凡事先礼后兵,这种做法有人支持,也有人反对。”叶夜馨搔了搔头,笑道,“说起来,与qhking相反,你是属于强硬扩张派的呢,哈哈。”

雨更大了,墓前的红花被打碎,混入泥土,风子并没有答话,突然站起身来,开口道:“若目的在此,那么,如果还有下一个目标的话,会是谁?”

叶夜馨脸上微微变色,脱口而出道:“青山!?”
不是人
宝贝天使123 Top418 ·修改 ·删除 ·引用 ·举报该贴发表于2006-06-02 13:25:33
  • 发贴  19322
  • 积分  69034
  • 性别  
 
  • 加入  2003-04-30
有点扑朔迷离的感觉哦~~
暗夜飘雨 Top419 ·修改 ·删除 ·引用 ·举报该贴发表于2006-06-02 23:02:32
  • 发贴  5554
  • 积分  5252
  • 性别  
 
  • 加入  2003-03-3
六十六

=================================================================================

“青山已经离开了,听说是要去一趟未寒岭。”

自驿馆夏娃WZM处出来,风子疾弛了半个时辰,叶夜馨已被远远抛在后方。

未寒岭是布置外围守御的基地,离醉雷镇尚有一段距离,在这样的阴雨天气,这一段路无疑是暗杀的绝佳场所。

雨水不断拍打在身上,微微的寒意渗透着,飘雨和刀剑一笑离去时,也都是类似的天气,风子几乎有种回到过去的错觉。

“开什么玩笑!?”风子咬咬牙,脚步的节奏更快了。

又奔一段,润湿的眼隐约看到远方的人影,风子将流过眼角的雨水擦去。

青山依旧在半跪在路边,左手抱住右臂,掬偻着身躯,似是受了伤,似在大声说些什么,声音却被雨声覆盖,对面,一名戴着斗笠的白衣女子正缓缓走近青山,手中握着M99,暴雨中,斗笠并未起到多大作用,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打湿。

是之前曾两次遇到过的女子!虽然曾未见到黑布下的真面目,风子却能肯定自己的判断,风子的判断一向很准。

只不过是一瞬间的功夫,女子发现风子的来到,未等风子进入精确射程内,已急转向反方向疾弛而去。

风子在青山依旧在身旁刹住脚步,看了看对方的伤势,问道:“还好吧?”

青山似有几分神不守舍,楞了楞,支吾道:“没...没事。”

风子皱眉,再看后方,叶夜馨的身影已在远方出现。

“你跟叶子先回去,我去追她!”未等青山依旧在答话,风子已朝白衣女子离去的方向奔去。

青山依旧在一愕,站起身来想要追上,右臂一阵疼痛,皱眉间,叶夜馨已赶到。

“伤势如何?”

“没事,有个隐藏着的枪手,风子他......”青山依旧在急切道。

叶夜馨摇了摇头,打断青山的话,道:“是风子的话,没问题的!”

“嗯......”青山依旧在眉头皱得更深,看着两人远去的方向,神色复杂。

“近距离射击造成的灼热烧伤,冲击力可能牵动了肌肉,甚至伤及筋骨,啊!同一个地方中了两枪?”叶夜馨细看青山依旧在的伤口,做了简单的包扎处理,皱眉道,“对方很强,能捡回一命,算你运气好!总之,我们先回去吧!”

青山回过神来,犹豫片刻,终于点了点头。

===========================================================

回到住处,青山仍有几分心不在焉,伤口经李丹处理后已好了许多,叶夜馨再三要求自己呆在破云坛以防万一,然而......

白色的身影在脑海徘徊,一年前的那场大雨中淡然温婉的一笑,已在心中铭刻下永恒的痕迹。

许久不见,那眼神中的悲伤与孤独,比以前更深了,青山突然觉得有几分心痛。

“大哥!”

青山从回忆中惊醒,回过头来,雪狐从忘关的院门进入院中,露出关切的眼神,问道:“伤势不要紧吧?”

“嗯,已经没事了,”青山夸张得挥了挥右臂,道,“你怎么过来了?”

“想和大哥多喝几杯,我们许久不曾一起长谈,这几日让我住过来,喝酒论武,如何?”

“哪有劝刚受伤的人喝酒的?”青山苦笑,继续道,“是叶子叫你来的吧?”

雪狐笑,点头,道:“我自己也放心不下,虽然风子已抓住了刺客,据叶子说,应该还有一个人,对吧?”

“抓住了!?”青山失声叫道,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问道,“准备如何处理?”

雪狐似也有几分心不在焉,并未注意到青山的失态,答道:“现在关在碧华坛地牢内,由叶子看守着,还需从她身上问出事情的始末。”

“她什么也不肯说吧?”青山苦笑,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嗯,应该没那么容易探出口风。”雪狐犹豫片刻,终于开口道,“那个人我认识。”

青山一楞,望向雪狐。

“她叫寒水依依,是君临天下的人,严格来说,她是我的救命恩人,曾救过我好几次。”雪狐目光有几分黯然,继续道,“如今想来,她是火炮的同伴,救我的目的,大约也只是引我入套罢了......”

青山沉默片刻,开口道:“为何认为她是火炮的同伙?”

“风子曾见过她两次,一次是在极度嚣张,她与火炮一同刺杀风子,还有一次是在紫云轩,她杀了沙漠司机。”

在紫云轩遇到的人,果然是她,杀害刀剑一笑的人,会是她?青山沉思着,眉头皱得更紧了,脸上的肌肉因矛盾而微微抽搐。

“谁!?”雪狐突然大喝一声,一个踪跃,疾风剑闪动,直向院中的水池中央刺去,突然间水花四溅,一条黑影窜出水面,后跃几步停住。

雪狐欲要再刺,刹那间看清了对方的脸,惊道:“是你!?”

跃出水面的是一名凯利顿男子,喘了几口气,苦笑道:“不行了不行了,你们的谈话也太久了吧!?”

“谁让你藏在水池里,你是笨蛋吗?”青山笑。

“你们认识?”雪狐楞。

“请允许我再做一次自我介绍,在下乃天堂之盟过期刺客,现江湖流浪说书人,兼蛇头、导游、线人等职,人称千面人的humouren是也!”
不是人
快速回复

内容

 Ctrl+ENTER提交回复

默认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