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73有料社区

查看: 414|回复: 0

天墉传之贺新郎(五)

[复制链接]
天人合一

3303

主题

3476

帖子

1万

积分

妖气山飙车老司机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发表于 2018-11-2 17:5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
楼兰城外,热砂荒原。
朔风凌冽,战旗飘扬,漫天地黄沙吹起,刀锋般割得人脸颊生疼。
城外黑压压地分列着天墉三万大军,当先的李正乾戎装战马,一脸肃杀。
楼兰城墙之上,大王子阿偌伽当先而立,二王子阿普德紧随其侧。
“那便是天墉国新封的李总兵?”阿偌伽的目光望向城下,随意地开口问道。
“应该是了,据说他以前是那位夏总兵身边的副将,这些年与我们西域作战,也曾立下过不少功劳!”阿普德跟着开了口。
阿偌伽瞧了他一眼,一挥手,身边兵士已是传了令下去。
一尺多厚的城门缓缓推开,楼兰城外走出鸠摩罗的身影,他竟孤身一人前来打先锋。
鸠摩罗是楼兰第一大将,据说十年前的他不过是热砂荒漠里的劫匪头子,后来却栽倒了楼兰老国主手里,老国主见其有将领之才便将其收为麾下,此后楼兰第一大将的称谓便落到了他鸠摩罗的头上。
据说鸠摩罗骁勇善战,刀法凶狠,刀下亡魂不计其数,当年他与夏总兵都有过交手,二人却没能分出胜负,可见此人武力之强悍。
片刻,天墉军队中亦是有着一人驱马上前,长枪斜指,飒爽英姿,段铁心的气势却也丝毫不逊。
“你是什么人?让你们总兵出来跟我迎战!”看着颇为年轻的段铁心,鸠摩罗颇为不屑。
段铁心一声冷笑,“区区蛮夷,还用不着我们总兵大人亲自出马!”
鸠摩罗平生最恨别人称他为蛮夷,一声怒吼,双腿一夹马肚,已是朝段铁心狂奔过来,手中斩马刀划出一个诡异地弧度朝段铁心兜头劈来。
段铁心丝毫不惧,掌心长枪一转,已是“当”地与斩马刀交锋,些许火花蹦出,段铁心只觉虎口大震,隐隐吃痛。
“蛮夷力劲倒是不小!”段铁心惊异于对方的劲道,长枪再转,刺向鸠摩罗咽喉。
鸠摩罗急忙侧身,同时反手又是一刀劈向段铁心小腹。
段铁心心知自己力道不及对方,长枪一点,便正中刀背,鸠摩罗刀势顿缓,接着“刺啦”一声,他的枪尖已从鸠摩罗铠甲边缘划过,铠甲厚重,枪尖擦过,只蹦出点点火星。
鸠摩罗虽无恙却也惊怒交加,一声怪叫,再度挥刀。
而就在此时,楼兰适才打开的城门却在悄然闭合。
“城门怎么关了?你们关城门作甚!”阿偌伽的余光亦是瞥到正在闭合的城门,顿时脸色一变。
然而身边的守卫却没人应声。
“你们都聋了不成?”阿偌伽勃然大怒,“鸠摩将军还在城外,你们是想害死他吗?”
“大哥,你就别叫了,城门是我下令关上的!”蓦地,一个幽幽地声音在身边想起,阿偌伽回头,便看见阿普德一脸冷笑地看着自己。
“小崽子,你想造反!”阿偌伽脸色突然大变,似是明白了什么,只是他的手刚握上佩刀刀柄,另一柄刀却已然抵在了他的腰间。
“对,我是想造反,从今日起,你就不是我们楼兰的国主了!”阿普德忽然笑了起来。
“反了!”阿偌伽此刻纵有滔天的怒意,却也不敢再轻举妄动,因为腰间的刀锋已然划破了他的肌肤,隐隐吃痛。
一时间,城墙之上沉寂了下来。
阿普德依旧是笑盈盈地看着他,“大哥,你说你做个王侯多逍遥快活,你这脾气可是收服不了我们楼兰将士的心!”阿普德的笑却如这凛冽的寒风,看得阿偌伽身心剧痛。
“好小子,居然将他们都收到手下了,我居然还不知道!”阿偌伽看着周围年轻的将领,却无一人再与他对视。
“大哥,你生性鲁莽,只会得罪人而不会用人,从今以后,你就歇着吧,这国主的位子我来坐,这与天墉的仗就由我来打!”
阿偌伽忽然放声大笑起来,在寂静的墙头上分外响亮,“阿普德,你若是能坐上这国主之位当初大祭司为何不让你坐,你现在逼我退位,你觉得大祭司能放过你,为你效力?”
阿普德的脸上依旧冷笑如常,“大哥,你真以为她大祭司就是什么好东西?她与天墉国的人早有勾结,你不会到现在还不知道吧!”
阿偌伽的笑声戛然而止,“你说什么!”
“据我得到的情报,大祭司与那天墉城之前的那位夏总兵早有勾结,他俩可是恋人的关系,你觉得她会真心帮我们灭掉天墉,灭掉他当初老情人的军队!”
“这……怎么可能!”阿偌伽顿时脸色铁青,这个情报可是给了他当头一击。
“他若真与那夏总兵有情,当年为何还会帮父王助我楼兰强大!”阿偌伽怎么都觉得有些荒谬。
阿普德一声冷哼,“当年她与那位夏总兵好像闹翻了,她毕竟还是我们楼兰的子民,当年那位夏总兵弃她而去,她自是怨恨他,只是后来机缘巧合,她被我们上任的大祭司看中,传了她一身通天的术法,她这才有机会接近了我们皇室,才会助我楼兰!”
“还,还有这等事!”阿偌伽此刻也顾不得其他,这宛如故事般的事迹他自是将信将疑。
“你个小崽子不会在编故事离间我和大祭司之间的信任吧!”阿偌伽忽然大怒。
阿普德眯着一双小眼睛道:“大哥,我看你以后还是别一口一个小崽子了,以后我就是楼兰国主,你若再这么叫下去,我保不准一生气就把你的舌头割了!”
阿偌伽回之以冷笑,“等到大祭司来了,你就等着吧!”
阿普德嗤笑了一声,“大哥,我以前只觉得你天真,没想到你真的蠢到了如此地步,你在这与我口舌了半天,大祭司的影子呢?”
阿偌伽顿时愣住了,忽见怒骂道:“小崽子,你……你对大祭司做了什么?”
阿普德忽然一拳打到了他的脸上,“大祭司,大祭司,大哥,你看看你,没有了大祭司你还是什么东西!”
阿偌伽不说话了,他不敢再说话了,他脾气虽暴躁,可还是懂得暂时隐忍的。
阿普德也不再理他,目光转向了城外,幽幽道:“等到鸠摩罗将军为楼兰牺牲了,我看你还能靠谁!”
“你要对鸠摩将军做什么?”阿偌伽忽地又大叫起来,鸠摩罗手握重兵,是楼兰大将,没有了大祭司,又没有了鸠摩罗的话,他算是彻底完了。
“你嚎叫什么?鸠摩罗又不是我派出去的,是你派他去送死的!”
而在此时,城外荒原上的鸠摩罗与段铁心早已是打得难解难分。
鸠摩罗人高马大,刀法凶狠毒辣,一手斩马刀纵横捭阖,睥睨天地。而段铁心身法矫健,枪法得李正乾亲授,一手回风舞柳枪以柔见长,以刚为撑。柔中带刚,刚中化柔,与鸠摩罗的斩马刀一时间竟不分上下。
“段将军真是好枪法!”李正乾身边的几位副将亦是忍不住喝彩。鸠摩罗刀法凶悍,段铁心虽看似不敌,却总能在鸠摩罗的刀锋下游刃有余,看似遇险却冷不丁地一枪能攻向鸠摩罗要害,可见那鸠摩罗的处境也好不到哪里去。
段铁心天资不比自己差,便是观战的李正乾也暗中赞叹。
可就在此时,楼兰城上忽然响起了,一阵喧哗之声。随后,就连天墉军的阵营里也有了一丝骚动。
李正乾远远地望着楼兰城墙,眉头亦是大皱起来。
交战中的鸠摩罗与段铁心自是注意到了反常的气氛。
两军交战,军纪言明,什么事竟然能引起这般动静。
段铁心枪尖一抖,虚晃一招,将鸠摩罗逼退了三尺,同时目光亦是注意到了楼兰城上的动静,这下便瞪大了眼睛。
因为他看到了楼兰的城墙上居然吊了一个人,而那个人不正是楼兰现任的国主,曾经的大王子阿偌伽吗?
也就在他惊愕的瞬间,鸠摩罗的斩马刀已离他的咽喉不到一尺,段铁心大惊之下举枪格挡,“当”地一声,鸠摩罗的斩马刀擦着枪身而过,而他的手臂上顿时血流如注。
“天墉的将军就这么点能耐?”眼见段铁心伤了左臂,只怕已是没了作战之力,顷刻间便可取力的他的性命,鸠摩罗脸上尽是得意之色。
然而他却见段铁心只是冷冷一笑,“鸠摩将军如此骁勇,可愿意回头一看?”
“中州小儿,想耍什么花招!”在他看来,段铁心不过是想借机逃走罢了。可段铁心的神色却分明告诉他,楼兰发生了什么,不然他也不会如此分心!
终于,他也忍不住快速地回头扫了一眼,可这一眼,便是定在了当场。
现任的国主阿偌伽被吊在了楼兰的城门半空,而那一尺多厚的城门不知何时竟然关闭。
鸠摩罗先是愣住了,可当他看到城墙之上一脸笑意的阿普德时,顿时明白了什么!
“这个天杀的小崽子!”
“鸠摩将军为何不先担心下自己!”就在此时,段铁心的枪尖已然刺头了鸠摩的铠甲,也是鸠摩罗警惕性尚余,就在枪尖触到他的一瞬间,竟又避开了些许,可仍如此,枪尖已然刺入他的右肩,深可见骨。
“当”地一声,鸠摩罗回神,竟忍痛反手一刀,硬生生将段铁心的枪尖震开,他的右臂再无战力,一夹马肚,他再也不顾得段铁心,策马调头往楼兰城下奔去。
段铁心并没有追他,亦是驱着马,回到了李正乾身旁,与他一起看向那巍峨的楼兰古城。

本人帖子均精选转载之问道官方,原作者为各位有才的问道玩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合作、疑问请点击给我发信息 点击链接加入【17173社区玩家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