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73有料社区

查看: 230|回复: 0

花落舞千殇(三)

[复制链接]
天人合一

3568

主题

3741

帖子

1万

积分

妖气山飙车老司机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发表于 2018-9-29 10:4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 婚变
衣袂轻展,水袖曼舞,似若惊鸿,宛如落花。纤细的身子穿梭在那漫天舞影中,显得万分婀娜多姿。
“素素,素素!”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远远传来。白素身形一震,漫天袖影散了一地。
“是梦么?”白素喃喃道。
一阵疾风骤袭,直吹得满地水袖乱飞,定睛看时,熟悉的人影已立在眼前。
“君郎!”望着君寂遥苍白憔悴的脸庞,白素只觉自己恍若梦中。
“君郎,是你么?”白素眼眶已经湿润。
“是我,素素,是我!”君寂遥将她紧紧地拥入怀中。
一个多月的分离仿佛几年那般漫长,太多的相思,太多的牵挂。直到分开之后,他们才明白,自己早已深深地爱上了对方,这份情来得太迟,太晚。
直到此刻,白素才彻底知道,这一生注定是与他分不开了。无论如何,她都会为了他,放弃一切,包括生死!
又是阵阵眩晕传来,喉中腥味涌起,鲜血喷出,染红了君寂遥的衣襟。
“相思泪!素素体内怎会有相思泪?”
昏迷中的白素也被惊雷般的咆哮声惊醒。
“属下该死,属下该死,请谷主息怒。”风正华跪倒在地,连头也不敢抬。当他听到“相思泪”三字时身上立刻被冷汗浸了个透凉。
望着跪倒一地的众人,白素心中一痛:“原来他是这么在乎自己,而自己却……”
“花巧言,‘相思泪’一向由你保管,为何素素会身中其毒?”话终于问到了正主身上。
“谷主这是在怀疑属下了?”花巧言冷冷道。
“是又如何?”君寂遥强压怒火。
“属下是怀疑白素姑娘没错,但谷主既对她如此真心相待,白素姑娘也没有什么异常之处,属下为何还要多此一举,下相思泪之毒毒害她,况且相思泪之毒一向由我保管,这岂不是太明显了吗?”
“你倒是生得一张利嘴”君寂遥目光如剑,直逼花巧言。
“属下死而无怨,只是这分明是有人暗中陷害属下,这手段如此粗浅,属下以为谷主并非头脑简单之人,还是谷主这些日子被一个舞姬迷惑,头脑终是变得简单了?”
“你给我闭嘴!”君寂遥一声怒斥,身形陡然掠起,如鬼魅一般,一掌向花巧言当头拍下,掌风凌厉,刮得众人脸颊生疼。
蓦地,斜里刺出一道剑光,连挽三花,剑气逼人,将花巧言紧紧护住。
君寂遥身形一缓,手指一探已扣住剑尖。
“啪”!长剑应声而断。
“你也找死?”君寂遥冷冷地望着风正华。
“念在花护法也是一心为风月谷的份上,属下恳求谷主饶她一命。”风正华颤声道。
屋内死一般寂静。
“罢了,撤去花巧言护法一职暂押断风堂,其他人都下去吧!”
众人战战兢兢,狼狈离去。
回头,却见白素无声地望着自己。
“素素,你醒了!”
白素泪如雨下:“君郎,对不起!”
君寂遥上前,安慰道:“傻瓜,我又没说怪你,安心歇着吧!”
白素再也忍不住,扑入君寂遥怀中,失声痛哭。君寂遥爱怜地抚着她的长发,眼中亦是闪着泪光。
“君郎,你,可愿娶我?”白素抽泣道。
君寂遥一怔,随又伏在她耳边:“素素,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我要给你一场最盛大的婚礼!”
孤月高悬,夜色苍茫。
风月谷内,彩灯高挂,万物流光。
众弟子紧张地忙碌着,帷帐红毯,美酒佳肴。白素望着眼前的一切,恍若梦中。
昨天接到爹爹的密信,今夜会有所行动,让自己见机行事。
白素知道,风月谷内有爹爹安插的卧底,“相思泪”便是那人悄悄放在白素房里的。她不会武功,又怎能从花巧言那里得到“相思泪”?
这卧底到底是谁?
“素素,时辰到了”君寂遥不知何时已站到她身后,将一件红色嫁衣给白素披上,牵起了她的手。
忽然,“嘭”地一声巨响,整个夜空亮若白昼,一朵朵五颜六色的烟花在空中盛开,炫丽无比,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烟花盛开在夜空,甚至掩盖了苍茫的夜色。众人的喝彩声接连不断,热闹非凡。
“素素,你可喜欢?”
白素望着那漫天烟花,用力地点头。
那是幻觉吗?
不是。
可是君郎,我们终究……
白素的泪又落了下来,低声吟道:“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开花落会有时,总赖东君主!”
君寂遥拉起白素的手举过头顶,直指上天:“苍天为镜,明月可鉴。我君寂遥今日娶白素为妻,今生今世,永不分离。”
没有世俗礼节,只是短短几句话,已是烙在了心底。
突然,一个苍老而嘶哑的声音在这夜色中传开:“谷主的誓未免起得太早了吧!”
风月谷中一下子静了下来!
夜色中出现无数黑衣人,将风月谷死死围住。
一身灰衣的白定天出现在众人面前。
君寂遥一脸平静,白素俏脸微变!
“白门主!”君寂遥淡淡道。
白定天“嘿嘿”一笑,道:“今天是谷主的大喜之日,白某特来为谷主送份大礼,还望谷主笑纳!”
他话音未落,一道剑光乍现,直刺他后心,是风正华!
白定天与君寂遥四目相对,仿佛没有察觉身后有人袭来。
便在剑尖离白定天不到三尺时,风正华突然手脚一软,径直倒了下去,其余弟子亦是七零八落瘫了一地。
“这就是你的大礼?”君寂遥波澜不惊。
白定天笑道:“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难道谷主不想知道是谁给他们下的药?”
“属下参见门主!”白定天身后现出花巧言的身影。
“果然是你!”君寂遥大怒。
“花巧言,你这个叛徒!”风正华忍不住也是怒骂。
白定天笑道:“若没有十成把握,本座又怎敢来与谷主一会!”
“她是爹爹安插进来的卧底!”白素只觉耳边“轰”的一声响,几乎站立不住!
刹那间,一切都明了于心!
“只要谷主交出千殇羽衣,本座保证不会动你风月谷一人,若是不然,风月谷便会在江湖上销声匿迹!”白定天沉声道。
“白门主这是在威胁君某了?”
白定天似笑非笑:“谷主是明白人。”
“我若说不呢?”君寂遥冷冷一笑。
“那……”白定天倒真不敢用强。若君寂遥一怒之下毁了千殇羽衣,那这十几年的心血岂不白费。
一时间,竟是犹豫不决。
蓦地,对上白素的目光,白定天又是一笑:“那本座就要再送谷主一份大礼了!”
君寂遥皱眉,紧紧地盯着他,“你又是什么意思?”
白定天“哈哈”一笑,眼中尽是得意之色。“君寂遥,你自诩武功天下无敌,现在不妨运功试试!”
君寂遥暗自提起内力,却忽觉一阵眩晕,竟提不起半分内力!
“君郎,对不起!”白素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
君寂遥伸手拂去她脸上泪痕,柔声道:“这不怪你,是花巧言!”
白定天冷笑道:“素素,回到爹这里来!”
恍若一声惊雷在耳边响起,君寂遥浑身已然颤抖,所有的镇定一扫而光。
“素素,你。”看着白素挣脱自己的手掌,他的心一寸寸被冻结,似要窒息。
“君郎,对不起,他,他终究是我爹爹!”白素泣不成声。
君寂遥急火攻心,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君郎!”白素忍不住再次紧紧扶住君寂遥,目光中充满了痛苦和悔恨。
“君谷主,你到此时还不愿交出千殇羽衣?”
君寂遥的目光逐渐变得冰冷,痛苦,绝望……
“女儿,你可有探到那千殇羽衣的下落?”白定天忽地把希望转向白素。
“爹,您的身体已这般无恙,要那羽衣又有何用?”白素冷声道。
“女儿,你连爹的话也不听了吗?”白定天脸色一沉。
白素凄然一笑:“爹,女儿一向都很听您的话,这次,女儿求您放过君郎,爹,女儿求您了!”
忽见女儿这种态度,白定天又惊又怒:“难道她竟对这小子动了真情?”
“素素!”君寂遥心中像是被针扎一样,紧紧将她拥住。
“女儿,爹等了这么多年,为的就是这一天。”
“你为了这一天,甚至不惜在拿烟花落在女儿身上下赌注,为了这一天,你又让花巧言给女儿服下相思泪?爹,在你心里可曾有过半分的父女之情!”白素银牙紧咬,声泪俱下。
“混账,爹以飞羽门为首任,你是爹的女儿,自然是要为飞羽门付出一切!”白定天脸色铁青。
君寂遥冷声道:“白定天,你处心积虑,明算暗算,不就是为了得到我风月谷的千殇羽衣吗?你既然如此处心积虑,那我君寂遥就没有一点防备吗?”
说着,他径直拉过白素到身后,手中一晃,不知何时手中已多出一柄寒光闪闪的利剑。
与此同时,风正华连同风月谷其余弟子也站了起来。

本人帖子均精选转载之问道官方,原作者为各位有才的问道玩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合作、疑问请点击给我发信息 点击链接加入【17173社区玩家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