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73有料社区

查看: 322|回复: 0

《问道》 第二章 恶斗鱼怪

[复制链接]
天人合一

3568

主题

3741

帖子

1万

积分

妖气山飙车老司机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发表于 2018-9-29 10:4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章   恶斗鱼怪

       走在揽仙镇的青石砖路上,王惜之不安的预感越来越强烈。究竟是怎么了呢?王惜之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还没到药坊就远远地看到在药坊门口站着一白头老者,正是平常帮助家里打理药坊的福伯。看到福伯的神色,王惜之的心突然颤抖了一下。
       难道真的出事了?!
     “哎呀,小主啊,你总算回来了”福伯看到王惜之便跑了过来,又说道:“刚才莲花姑娘那边叫人传话过来说……说老爷上山采药时不慎掉入水潭,找不见了,叫人赶紧过去。”王惜之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听到福伯的话还是一阵难过,不自觉的握紧了怀里的长剑,一句话没说,朝着莲花姑娘的方向去了。
        揽仙镇,莲花池。
        揽仙镇的莲花池景色异常优美,平常也有不少游人在这里聚集,看看莲花,也看看站在池边上的莲花姑娘。但是匆匆而来的王惜之此时却没有心情欣赏这一池美景。“莲花姐姐,听福伯说……”王惜之话还未说完,闻讯匆匆赶来的乡亲们便议论开了。
     “怎么了?王老板出什么事了?”
     “听说王老板给鱼怪吃了!”
     “什么鱼怪?哪里来的鱼怪?我在这揽仙镇生活了这么久怎么没说听过有鱼怪?”
        ……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把王惜之听的云里雾里的。
      “大家先别议论了,是小丁在镇外水潭边上看到的,事情紧急,让小丁详细说吧。”莲花姑娘朝大家挥了挥手地说道。小丁是揽仙镇客栈赵老板请的店小二,平常客栈人少的时候小丁会就到镇外给赵老板养的几匹马割些野草做口粮,正好今天去割野草的时候碰到眼前这档事了。“今天我到镇外割草的时候,走的远了一些,去到了镇外那水潭边上……,刚好看见一个身穿红色药袍的人在水潭对面的土坡山上采药,然后就不知道怎么的就听到了嘭的一声,对面那人便掉水里了。”小丁思索着又说道:“我本来水性还行,所以就跑到边上想下去救人,走的近了我便看到在水里挣扎的好像是药坊的王老板。。但是,是,便。”说到这来小丁突然结巴了起来,而且语气了充满了恐惧,“这时,水里突然蹿出来一条大鱼怪,张着大嘴,嘴里长满了獠牙,一把把王老板给咬住了,一下子就沉到水里去了”小丁说完呆呆地望着众人。
      “胡说!我也去过镇外那清水潭,从来没遇见过什么鱼怪!”说话的正是镇上永合杂货铺的贾老板。
      “对啊,不可能的,我以前也去过那里,为什么没有遇到过鱼怪!”天锦布庄的卜老板也凑过来说道。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吵的没完,唯独王惜之默默站在一边,眉头紧锁,一言不发。
      “好了!好了!大家听我一言”多闻道人终于看不下去了,出言制止了大家,“小丁,你说那鱼怪张开大嘴,满嘴獠牙,那你可看清楚了它的身形?”
      “没有看到身形,在水里看不清楚啊。”
       “那鱼怪皮肤呈何种颜色?”
       “绿色”
         多闻道人捋了捋胡须,呢喃了一会叹道“哎!只怕小镇以后的日子都将难以安宁啊!”摇了摇头又说道:“不过我猜测那鱼怪道行尚浅,应该未修成内丹,现在我们人多,不如去那水潭走一遭,大家意下如何?”
        “我倒想去看看是什么妖魔鬼怪敢在揽仙镇撒野!”说话的正是揽仙镇威扬兵器铺的张老板。张老板手里攥着一根半人高的铁棍,“砰!”一声往地上重重砸了下来,插进了泥土里,正双目如炬地盯着王惜之。而张勇则畏首畏尾地站在他后面,大气也不敢出,想必是把九黎剑输给王惜之的事情已经被张老板给知道了。
         话不多言,一群人便朝着镇外的水潭去了。
        揽仙镇外,清水潭。
        出了揽仙镇再走上一会便会经过一段长长的草地,草地两边灌木丛生,沿着草地往外走上百十米便会出现一处转角,转角往左便有一段水底铺满石子的窄口河流,这流水正是来自这口清水潭。水潭不大,但却很长,远远延伸到对面不远的土坡山下边。在草地的另外一边则是一块乱石岗,堆满了乱石土块。揽仙镇村民一行几十人围着水潭周围边喊边寻找王老板的身影,但是走了一圈下来,却什么也没发现。
       啊!不知道是谁在人群中突然发出一声惊叫。
      “大家快看,这是不是王老板的鞋子?”此时一位村民手里正拎着一对蓝色雕花布鞋,鞋子上还不断地滴着水珠,应该是刚从水里捞上来的。
     “正是我们掌柜的鞋子!”万全药坊的福伯从村民手里接过鞋子,双眼通红。平常王老板就比较照顾福伯,所以感情很深,此时看到自己的掌柜失了踪,只剩下这一对鞋子,不禁老泪纵横。王惜之看着福伯手里熟悉的布鞋,也不自觉的流下了眼泪。他性格向来隐忍,从小多病多灾,受尽了痛苦,喝那些苦口的汤药从来都不皱一下眉头,现如今自己的老爹生死未卜,心中甚是苦楚。
         众人围着水潭边又寻找了几遍,却再未有所获,而此时太阳已经下了山,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小惜。”多闻道人不知道何时来到了王惜之的身边,轻声说道:“今天天色已晚,明天一早我叫上几个年轻的村民再过来,或许人少一点能引出那鱼怪也说不定,你先回家等候,可好?。”平常王惜之虽然不善言辞,但对人对事都是热心肠,尤其是在跟着多闻道人学道术的这几年,王惜之对多闻是很尊敬的。
     “我听先生的。”王惜之出奇的淡定,反倒让多闻道人惊讶了一番,但此时天色已晚,已经没有时间再多想其他了。“各位乡亲,今天天色已晚,大家先回去,明日我再安排人过来寻找。”多闻道人朝众人说道。
    “那我们先回去吧”
     “或许明天能够找到王老板呢……”众人一边说着话,一边照着来时的路都退了回去。
       王惜之盯着清水潭看了一会,也跟着众人走了。只在在走到草地转角的时候,看到对面那乱石岗停住了脚步。盯着那乱石岗的石头看了好一会,又转过头看了看清水潭,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多闻道人等人看到王惜之停了脚步,以为他是心里难受,舍不得回去,所以又走了过来,准备安慰安慰他。王惜之朝着多闻微微点了点头,便朝着镇上的路回去了。众人回到揽仙镇后安慰了王惜之一番便都慢慢散去了。
        入了夜后,四周开始安静了起来,住了人的家里都点起了油灯。此时王惜之独自站在万全药坊内堂的房间里,望着窗外漆黑的夜色,突然感觉到自己好孤独。毕竟他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经历如此遭遇,即便心志再坚毅过人,也难免会有哀伤苦楚的。
        就这样算了吗?
        爹爹到底是死是活?
        我到底该怎么办?
        ……
        王惜之越想越乱了思绪。过了一会,他好像下定了主意一般,猛地抓起靠在桌子边上的九黎剑便出了药坊的大门。出了药坊,王惜之趁着朦胧的夜色,竟然摸到了揽仙镇外来。此时回头还能看到镇上星星点点的灯火,只是再往前面的路却漆黑的吓人。过人高的灌木在月光的倒影下,显得格外可怖。脚下的草地好像是因为溪水上涨的原因也漫上了溪水,凉气不断从脚底下传上来。他竟然独自一人来到了清水潭!在水潭边上站了一会,未发现异常后,王惜之双脚踏入了窄口的河水中,踩在河底的小石头块上,冰凉冰凉的。
       此时的夜色好像更黑了,四周静悄悄的,连吵闹的虫子都安静了下来。王惜之感觉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不自觉地握紧了藏在衣服里的宝剑。
       吼啊!
       突然一声巨响,猛的从河里蹿出来一具庞然大物,张着巨口就朝着王惜之的头咬了过来!王惜之被这突如其来的不明物也吓了一大跳,好在有一定心理准备,眼看巨口扑过来时一个驴打滚,翻到了水潭边上的草地上。此时才看清这庞然大物,张着巨口獠牙,应该就是小丁所说的鱼怪了。下午人多估计是惊了鱼怪,所以才不敢现身,而此时只有王惜之一人,这送上门的美味,自然不能错过的了。说时迟那时快,鱼怪一口没咬到王惜之,猛的又飞起身扑了过来。嘴里的獠牙在月光的映衬下,显得异常阴森恐怖。
       咔!
       王惜之本想再朝地上滚一圈躲开鱼怪,但是已经迟了,那鱼怪的身形太快了,一瞬间便扑到了王惜之的背上,而王惜之只能一个狗刨地朝前面扑了出去,吃了一嘴草泥,但总算躲开了鱼怪的撕咬。只是背上却传来一阵阵的疼痛,十有八九是被鱼怪的獠牙刮伤了。这鱼怪的力量也太大了,如果被一口咬住,王惜之这神体术能不能抵挡的了还得两说。王惜之没等鱼怪再扑过来又朝着草地上滚了一圈,已经出了水潭的范围。不远处的鱼怪好像也明白了这一点,停顿了一下,又猛地追咬了过来。这样一扑一躲,王惜之总是在最危急的关头躲开鱼怪的攻击,但是每次都会在身上留下血痕,真可谓是险象环生。终于逮着机会,王惜之一跃蹿入了草地对面的乱石岗。
       此时,夜黑风高。但是这里却正在进行着一场生死对决!
       王惜之躲在一块大石头边上,不敢出声,也不敢有任何动静,但是整个头却露在石头外边!如果是平时一定会被人取笑说傻子了,哪有人这么躲的?这不是引诱别人扑过来吗?
        没错!正是引诱!
       吼啊!鱼怪巨大的身躯竟真的朝着王惜之藏身之处扑了过去,一张巨口像个盖子一样压了下来。王惜之危急关头不躲不避,好像不知道危险已经降临,任由鱼怪的巨口撕咬下来。但就在鱼怪即将咬住王惜之的头时,突然从石头边上冒出来一截灰色的剑身,这剑身似铁非铁、似石非石,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异常亮眼。
      正是九黎剑!
       噗!
      鱼怪的大嘴正好盖在了九黎剑的剑身上,加上这冲击力,剑尖直接就穿透了鱼怪的上颚,从左眼上刺了出来。顿时,鲜血喷射,鱼怪的左眼珠瞬间化为血球。受到这样的攻击,鱼怪好像进入了疯狂,巨大的身躯离奇般扭动,鱼尾巴一扫正好拍在王惜之的身上,直接就把王惜之拍飞了出去,撞击在石头上。喉头一甜,王惜之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全身的骨头好像散了架一般,奇痛无比,意识也渐渐模糊了起来。如果不是王惜之体质过人,加上修炼了神体术,只怕鱼怪这一击就已经要了他的小命了。顾不上全身的疼痛,王惜之操起身边的一块大石头就朝着不远处正想逃回水潭的鱼怪扑了过去。一石头砸下来,王惜之才感觉到这鱼怪的皮肤就像皮革一样坚韧,这石头根本伤不了它。
      这可如何是好?
      ……
      王惜之既然敢独身前来便是做好了赴死的准备的,无论如何也要与这鱼怪同归于尽,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王惜之双手猛的掰开鱼怪的嘴巴,探手进去硬生生把九黎剑从鱼怪的嘴里抽了出来!此时,鱼怪已经完全疯了,身体弹了起来,竟然弹到了草地上,出了乱石岗。但是王惜之哪里肯让它逃了回去,找准时机,举起九黎宝剑朝着鱼怪的另外一只眼睛猛地就刺了进去。经过前面的恶斗,王惜之已经没有力气把剑刺入鱼怪的身体了,只能整个人都压在剑柄上,抵死将剑从鱼怪右眼的位置全刺了进去。然后便趴在了鱼怪的脑袋上。
      嘭!
      王惜之的身体又一次被鱼怪撞击着飞了出去,跌落在乱石堆上,晕死了过去。此时鱼怪两只眼睛都被王惜之刺瞎,已经乱了方向,拼命的用身体弹跳着想逃回水潭,却弄反了方向,又弹回了乱石岗来,越弹越远,恐怕是再难逃回水潭了。终于在挣扎了很长一段时间后,鱼怪庞大的身躯倒在乱石堆上不动弹了,多数是已经断气死了。正如多闻道人所说,这鱼怪道行尚浅,尚未练成内丹,所以无法长时间离开水域,加上失血过多才死在了乱石岗。如果这鱼怪一旦练成内丹,那便是有十个王惜之也不是它的对手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惜之才浑浑噩噩地醒过来。
    痛!非常痛!全身无一处不痛!
    那鱼怪死了么?
    只怕是死了吧?
    王惜之强撑着疼痛从乱石堆上爬了起来,试探了一番确定鱼怪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才安下心来。但是一想到老爹被这鱼怪吃在了肚子里,不知道还能不能救活,现在又四下无人,只能先把这鱼怪拖回镇上再说。
    ……又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天边已经开始泛白,应该是快要天亮了吧。王惜之感觉自己应该是已经回到揽仙镇了,全身已经没有了力气,双眼也打不开了,然后便一头倒了下去。
   先睡上一觉吧。
   与鱼怪恶斗了一夜的少年,就这样在揽仙镇的广场上徐徐睡去……。此时不知道从哪里吹过来一阵清风,就像亲人一样抚摸着王惜之的身体,一丝丝的凉意,却还有一丝丝的暖意,就好像在梦里又看见了他老爹一样……





本人帖子均精选转载之问道官方,原作者为各位有才的问道玩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合作、疑问请点击给我发信息 点击链接加入【17173社区玩家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