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73有料社区

查看: 337|回复: 0

花落舞千殇(四)

[复制链接]
天人合一

3568

主题

3741

帖子

1万

积分

妖气山飙车老司机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发表于 2018-9-29 10:37: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四)花落
白定天脸色一惊,“怎么……你们?”
“我们没有中毒?怎么白门主很失望?”风正华冷笑。
白素亦是吃了一惊。
“怎么回事?”白定天怒目看向花巧言,花巧言更是一脸震惊,“我明明在酒水中下了化功散,你们……”。
君寂遥冷冷地扫了她一眼,花巧言只觉心底一凉,风月谷处置叛徒的手段,她清楚地很。
“你先把醉花楼的舞姬换成你们飞羽门的人,再等待时机完成一场假意的刺杀,让素素为了救我而身中剧毒,博得我的信任后再伺机为你做事!”君寂遥不紧不慢地说道。
白定天冷哼一声,不置可否。
“可你千不该万不该,用烟花落那歹毒的东西把素素当赌注,你明明知道,烟花落的毒性又岂是常人所能承受的,素素在昏迷中一直喊着爹爹,她一直在想着拿到千殇羽衣医治你的伤势,你却对她如此狠心。”
“你这个贱女人,是你泄露了我们的计划!”白定天嘶声吼道。
白素泪如雨下,一个是家世宿敌,却对她真心无二,一个是亲生父亲,却待她狠心至极。
“你不配做一个父亲!”君寂遥看着何定天的目光越发地冰冷。
“你利用素素也就罢了,你真以为你安排花巧言在我身边我不知道,自素素一出现,她便假意对素素怀疑,相思泪之毒一向由她保管,素素中了相思泪,旁人会以为是她花巧言下的手,相反,她算准了我历来多虑,反而不会怀疑是她下的手。可我早已知道她是你飞羽门的卧底,又岂会对她没有一点防备,你既然做戏给我看,那我倒不如将计就计!”
白定天气的脸色铁青,恨恨地瞪了花巧言一眼,后者面如死灰。
“好,好得很,都说风月谷谷主武功,智谋当今无双,如此看来果然不负江湖盛赞!”
白定天仰天大笑,“既是如此,那我就只好领教一下了!”
他话音未落,身形便已是欺上前来,身法之快,比之君寂遥有过之而无不及,此乃飞羽门的绝学“飞羽身法”,君寂遥一声冷笑,身形微动,左掌已提起十成内力,迎了上去。
眼看白定天欺身到前,掌风却忽地一转,目标却径直拍向一旁的白素去。
君寂遥脸色一变,急忙闪身挡在白素身前,“砰”地一声,二人交手,各自后退数步。
“君郎!”白素急忙扶住他的身形,君寂遥刚要摆手,却忽觉胸口一阵刺痛,低眼看时,目光中全是震惊,“素素,你!”
一根寒光闪闪地银针赫然刺入他的胸口。
白定天“哈哈”大笑,白素泪如雨下。
“君郎,他毕竟是我爹。”
“素素,你!”君寂遥颤抖着手指指着白素,内力瞬间提不起半分。
“谷主!”风正华等人亦是大惊失色。
“都别轻举妄动,再动一下,明年的今日就是你们谷主的忌日!”何定天冷笑。
“乖女儿,真不愧爹从小对你的一手培养!”何定天心中得意至极,本以为今晚会有一场血拼,没想到白素终还是为了自己对君寂遥下手,或许自己对她终是狠心了些,以后可要好好弥补一下才是。
白素闻言,却是看了他一眼,冷冷的目光看得白定天心里发毛,“你看什么,快点让他交出千殇羽衣来,爹身上的顽疾每年都要复发,只有千殇羽衣可医治,你难道真的置爹的生死于不顾了吗?”
白素冷声道:“爹,若你真拿到千殇羽衣,是不是真的答应放过君郎!”
“这是自然!”白定天一口答应。
白素嘴角露出些许苦笑,鼓起勇气去看君寂遥难以置信的双眼,“君郎,只要你拿出千殇羽衣医好我爹,你就可以安然无恙,或者你要我做什么都行……”
君寂遥痛苦地闭上了双眼。
见他这般模样,白素心中更痛,“君郎,对不起……”
白定天却是道:“君寂遥,你若还冥顽不灵,今晚不仅你得死,你这风月谷的弟子,我一个都不会放过,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让你风月谷从此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你不怕死,可你舍得这偌大的风月谷吗?”
“你真的想要千殇羽衣?”君寂遥蓦地睁开双眼,目光直视白素。
白素含泪点头。
君寂遥目光复杂地望着他,看了半晌,终是叹了口气,道:“千殇羽衣就在你身上!”
此言一出,众人脸色均是一变,便是白素也愣了半晌。
君寂遥又道:“你身上的烟花落与相思泪,哪一个不是致命的毒药,千殇羽衣就在你身上穿的这件红色喜服之内。千殇羽衣虽是我风月谷镇谷至宝,可我也不知道它究竟有没有传说中的那般神奇,水火不侵倒是不加,可医治百病,能解奇毒便是不得而知了!我原打算让你试上一试的,素素……”
鲜血顺着君寂遥的嘴角留下,触目惊心。
原来他为了自己真的复出了所有。
“君郎!”白素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
白定天一把上前,扯住白素的衣服便要扯下,“女儿快把千殇羽衣给我!”
不料,君寂遥目光一沉,手掌一闪,积蓄了半天的残存内力已是拍到了他身上,虽无太大力道,却也将白定天震得气血翻涌,一口鲜血喷出。
“好你个君寂遥!”白定天吓得魂飞魄散,以为他又恢复了内力,等到看清君寂遥仍是摇摇欲坠时,一脸怒气迸发,“飞羽门弟子听令,今晚这里的活口一个不留,本座要让风月谷变成死人谷!”
两边弟子再次厮杀起来,血影四溅,血气冲天。
君寂遥无力瘫倒在地上。
“爹爹,解药,你快给我解药,君郎已经交出了千殇羽衣,你答应过我不让他死的!”白素扑倒白定天身前。
白定天冷笑一声,“傻女儿,我怎么会放过他,你快把千殇羽衣脱下来,爹这就送他上路。”
“不!”白素又扑倒君寂遥身前。
君寂遥忽然道:“素素……你可愿意为我……跳最后一次舞!”
白素愣了愣,含泪点头。
“爹,求你让女儿再为他跳一次舞,爹,求你了!”白素凄然。
白定天眉头一皱,“跳什么舞!”
白素却已起身,身形晃动,翩然起舞。
“君郎,对不起,这是素素为你跳的最后一次舞了!”
白素身形翩翩,一跃而起,红色嫁衣被风吹动,漫天飞舞。
广袖轻起,巧步轻盈,纤细的身影在夜色中变幻,美丽飘逸,可四下里厮杀声震谷,血腥气弥漫,白素的舞看着又透出一股莫名的诡异。
白定天觉得后背有些发凉。
君寂遥目光复杂,口中低喃:“素素,对不起!”
突然,只听“嘶”的一声,白素身上红色喜服突然炸裂开来,在夜色的映衬下,发出一阵绚烂无比的血色光芒,妖异至极。血色光芒瞬间又散作万道,如千万颗流星,从苍茫的夜空中滑落,数量之多,又岂止千千万万。
一道道血色光芒自白素身上飞出,击中在场的每一个人,无论是谁都无法避开那摄人心魂的光芒。而每一个被光芒击中的人,必死无疑。
君寂遥痛苦地闭上了双眼。
“这,这才是真正的千殇羽衣!”白定天的声音狂啸着传来,瞬间被血芒击中湮灭。
一道道光芒,一朵朵烟花,将夜空衬得犹如白昼。白素流着泪不想再停下来,她也无法再停下来。
这么多烟花,是幻觉吗?
也罢!
这场千殇之舞已然疯狂!
嘴角沁出了鲜血,一切都已在眼前模糊,而在白素最后的意识里,却是那满天越来越多,越来越盛的烟花。
“素素!”君寂遥忽地扑上前与白素紧紧抱在了一起。千殇羽衣再次爆发出炽热无比的光,只见一朵硕大的血芒骤然绽放,光辉洒满了风月谷。
素素,对不起,千殇羽衣只是一件暗器,一旦展开,万物俱焚,灰飞烟灭!
素素,生无法相守,死共赴黄泉!
素素,原谅我!
漫天飞舞的烟花,破碎了一世的繁华。
君郎,你可知道,我早已爱上了他。
我特别喜欢今夜你为我放的烟花,在这个难忘的夜晚,绽放出一生的灿烂,凋谢了一世的繁华。
每一朵烟花盛开在夜空,落在心底。每一朵烟花,都有你的影子,每一朵烟花,都是我的希望。
然而,烟花散尽,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湮灭,消失,留下的依旧是无尽的黑暗。
那一刻,我泪流满面。
烟花烟花漫天飞,千殇一舞知为谁!
烟花落,
红尘路。
相思泪,
何其苦。
来世再续今生缘,
愿君识得千殇舞……  



本人帖子均精选转载之问道官方,原作者为各位有才的问道玩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合作、疑问请点击给我发信息 点击链接加入【17173社区玩家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