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73有料社区

查看: 276|回复: 0

浮生录之琼浆玉露篇(一)

[复制链接]
天人合一

2999

主题

3172

帖子

1万

积分

妖气山飙车老司机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发表于 2018-9-29 10:35: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上回说到,一众人已经悄悄离开了西域古城……)
  一众人出了西域古城约一日之后,已是到了热砂荒漠,此时正是黄昏,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风轻轻卷起西沙,好一片沙漠风情,不由得使人沉醉,明德真君说道,“大家已经行了一日有余,且坐下片刻歇息罢。”
  众人听此言均是点头赞同,明德真君便挽手结了一个简单的结界,众人盘腿坐下闭目养神,约半个时辰的功夫,众人心照不宣的睁开了眼睛,半个时辰的歇息足以让他们养足精神,乾炎默默的取出五行罗盘,众人均是知晓接下来要作甚,明德真君与二郎真君为避免影响他们施法,均是向后退了几步。
  乾炎将那罗盘抛至空中,五人抬首望去,手中掐了法决,向那罗盘内打入霞光,罗盘一时光芒大作,开始滴溜溜的转动,但一盏茶的功夫过后,罗盘仍是无其它异像,乾炎他们额头上已是冒了微微的薄汗,催动这罗盘极为耗费心神法力,前三次催动罗盘,不到片刻便有了反应,为何此次迟迟不见有动静?
  无奈之下,乾炎他们便收了法力,罗盘便悠悠的落到了乾炎手中,乾炎无奈的苦笑道,“这次运气差极,茯苓师妹与苏溪师姐均未感应到法宝所在。”
  “世间哪有顺人意的事情?”明德真君开口安慰道,“咱们自寻金刚伏魔杖来,时至今日才一年有余,如今咱们已经寻到三件法宝,也是快的很了,想当年天界派人苦寻百年,竟遍寻无果,和他们比起来咱们无需太过失落。”
  “明德说的极是,这法宝不是容易寻得的,要不然天界派遣的人也不会苦寻百年毫无踪迹,想来是那法宝据咱们太远,罗盘感应不到而已,如今之计,也只有回天墉城寻神算子了。”二郎真君淡淡回道,提到神算子之时,他略微拧了下眉毛,似不愿提起这人。
  “神算子?”苏溪忽然回话道,众人见她讲话,便将目光投到她身上,苏溪见状,便接着说了下去,“我曾听师尊略微提起过他,神算子此人脾气甚怪,但却极善南荒巫术与引灵幡之术,南荒巫术中最为厉害之处便是占卜,传闻可预生死,知未来过去,真君莫不是想让神算子为咱们占卜去路?可是这五样法宝事关三界气运,不知神算子可否能算出来。”说到此处,苏溪还是有些担心。
  “此事倒不必太过于担心,苏溪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神算子乃是天界散仙。”明德真君微微笑道,众人均是一惊,在此之人均是听过神算子的名头,只知他是一居在天墉城的脾气古怪的老者,但却不知他竟是天界散仙。
  明德真君继续说道,“这便说来话长,神算子乃是南荒之人成仙,一身巫术出神入化,道行深不可测,但当年他成仙之时不知是因何原因,竟不愿受天界管制,当初他本可位列大罗金仙,如今只是做了一介散仙,神算子蜗居在这天墉城已有数千年,虽说是一介散仙,倒也乐的逍遥自在,他脾气虽是古怪, 但也不是无孔不入,他极为嗜酒。”
  “哼。”二郎真君听到嗜酒两字,下意识冷哼了一声。
  众人讶异,难不成二郎真君与神算子有何纠葛?
  明德真君看着二郎真君笑了笑,又看向众人说道,“说到神算子,二郎真君与他还有件过往之事,当年天帝派遣我与二郎真君去寻神算子占卜一件事情,未曾想到神算子连天帝的口谕都不曾看重,一直借故推脱,彼时不知他嗜酒,二郎真君恼怒之下便与他大打出手,后来赠了他一坛瑶池玉露,他方才为我们占卜。”
  说到此处,众人也不由得会心一笑,没想到二郎真君也有吃瘪的时候,“那老东西,我真真儿不想见他!”二郎真君无奈的说道。
  “真君不必烦恼,大不了我们出面便可,我娘尚在时,在青烟居酿了不少百花酿,想来神算子是极喜欢的。”云曦回答。
  二郎真君听到此话,脸上总算是好看了一些,他说道,“事不宜迟,咱们即刻启程罢。”于是乎,众人纷纷架起祥云驶向天墉城……
  不到四日功夫,众人便纷纷到了天墉城,那只魔族的暗狐亦是尾随到此处,但天墉城奇人异士众多,这魔狐也不敢入城,只在官道北处隐藏着,暗中观察着他们的行踪。
  天墉城乃中洲的枢纽,一如往日的繁华,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众人到天墉城后便直奔主题去寻神算子。
  神算子所居之地在西南之处,优雅别致,虽是偏僻了些,但求其占卜的人仍是络绎不绝,但不知为何今日门可罗雀,竟一人也没有,好奇之下,云曦便欲推门而入,但手还未触碰时,门便自动给开了,云曦不由得一惊,屋内即刻传来一句,“早知你们要来,便把今日所有之事全给推了,且进来吧。”
  这声音虽是苍老,但却中气十足,想来便是那神算子了,众人便纷纷踏入屋内,这屋内布置的极为简单,一张竹榻,一张圆木桌,几把木椅而已,竹榻旁供奉了不知名的神像,地上还放置了几个草蒲团。
  众人环顾四周,这神算子发须皆白,身着一身紫袍,容貌苍老,竟生了一双尖尖的耳朵,只见那神算子正悠闲的在圆木桌边品着酒,眼皮都不曾抬一下,见状,云曦他们五位弟子齐齐向神算子行了一礼,齐声说道,“参见前辈。”
  “不错不错,小辈们还算知礼些。”待云曦他们行了礼,神算子脸上才有了些笑容,缓缓的转过身来,朝着二郎真君与明德真君说道,“什么事居然能让两位真君出动?小仙不知两位真君到此有何贵干?”
  明德真君上前一步说道,“先生过誉了,也无甚大事,只是想请你占卜一卦。”
  “卜卦?只是我老头子今日身体有些不适……唉……”说着,神算子一副叹息的样子,仿佛真的是身体不适的样子,二郎真君脸上一怒,欲要发作时,却被明德真君猛的拉了衣袖,二郎真君转过身来看见明德真君眼中的无奈,便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小女子这有一坛百花酿,不知前辈可还曾喜欢?”云曦见状便从乾坤袖中取了百花酿给他,神算子听了百花酿三字,眼中马上来了精神,猛的说道,“可是真的?”
  神算子接过那百花酿,即刻拍开泥封,猛的一嗅,然后闭上眼睛一副沉醉的样子,呢喃道,“此酒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啊……”他取出一酒盏,向其中斟满,然后一饮而尽,说道,“还真是百花酿,这酒三界只有两人有得,一是西王母,二便是七宝林的杜若道友……”
  说到杜若,云曦不由得心中一颤,但即刻又恢复常态,那神算子又继续絮叨,“西王母座下有十二花仙弟子,这酒便是她那十二位弟子酿的,我也有幸尝到一些,至于七宝林的杜若道友,我倒是见过几面,但她生性高傲,酿成的酒也便只供菩提真人饮用,如今还未到瑶池宴,这百花酿也只能是从杜若道友那里来,丫头,你和杜若是何关系啊?”
  说罢,神算子嘿嘿笑了一声,又继续饮酒,云曦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将前后及其来意一五一十的告与了神算子,神算子听罢,手中的酒盏放了下来,脸上多了一丝凝重,云曦急忙问道,“前辈,可否为我娘卜一卦?”
  “这倒不必了。”神算子将酒饮下,“你娘乃是混沌树种成仙,相死也没有那么容易,你师祖定会有办法的。”云曦极为惊喜的回道,“多谢前辈赠言。”
  说罢,神算子摆摆手,竟径直站了起来,在草蒲团上跪坐下来,而后闭上了眼睛,手中掐了法决,他身上涌出一串儿星芒,在其面前不断变化形态,约是半日功夫后那星芒才散去,他也睁开了眼睛,额头上露出了许多汗水,口中只吐出三个字:
  “北冥海……”
  (未完待续)



本人帖子均精选转载之问道官方,原作者为各位有才的问道玩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合作、疑问请点击给我发信息 点击链接加入【17173社区玩家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