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73有料社区

查看: 536|回复: 0

浮生录之琼浆玉露篇(五)

[复制链接]
天人合一

3568

主题

3741

帖子

1万

积分

妖气山飙车老司机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发表于 2018-9-28 18:3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上回说到,北骜提及苏溪祖母……)
  苏溪脸上满是慌乱,忙出言道,“休要拿此事诓我!祖母虽年老了些,但身体素来强壮的很,怎会撑不下去了?” 蛟龙族中,苏溪最亲近的人便是祖母,如今听到如此消息,自然是甚为担心,若是祖母真的去了,她与这蛟龙族也便再无干系。
  一边的北寒也是有些担心与慌乱,他离开北冥海已有一段时间,亦是不知晓此事,心中自然觉得沉重,一时间众人陷入了沉默,均是等着北骜下话,只见北骜再叹息一声,“溪儿,父王为何要拿自己母后开玩笑?是否真假,你随容儿一去便知,容儿本是在斗阙宫学艺,你祖母病重我便向龙吉公主传信,欲要将你与容儿唤回来,可龙吉公主却回信道,你早已不在斗阙宫,只有容儿一人回了北冥海……唉……”
  “此事可是真的?”苏溪忽的向北容问道,“自然不敢欺瞒师姐,祖母已经病重到意识糊涂,连人都分辨不出来了,皇叔父与爹还有族内的长老均是束手无策,只能看着祖母的气息越来越衰弱……”说道此处,北容已是红了眼眶,欲有眼泪要落下来。
  “两位真君,苏溪现下要去看望祖母,就此失陪了,还望真君见谅……”苏溪深吸了一口气,向二郎真君行了一礼道。
  二郎真君则是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道,“此事无伤大雅,也是人之常理,你且随北容走一趟罢,还有,云曦你也跟着去看看吧,我等便劳烦北骜族长接待了。”
  说罢,二郎真君便笑意盈盈的看着北骜,云曦则是轻轻挪步到苏溪身边,北骜忙出言道,“自然是蛟龙族的荣幸,还请诸位随我来。”
  于是乎,众人便随着北骜浩浩荡荡的入了蛟龙殿歇息,片刻之后原地只留了云曦,苏溪,北寒与北容,有云曦在身旁,苏溪心情不自觉放松了些,云曦的医术她可是知晓,想来此事对她来说也不会太棘手。
  “师妹,还请你带路。”苏溪勉强扯出了一个笑容说道,北容略微整理了一下面容后,也便点了点头,转身向一处偏殿走去,其余三人也便急忙跟上,行了一段弯弯绕绕的海路后,四人到了一处较小的宫殿,守在宫殿门口的侍女见他们到来忙行了一礼,北容摆了摆手示意她们不要出声,直接带着他们绕过前殿,到了后方的寝宫。
  北容轻轻挽起遮挡的珠帘,露出了寝宫的面貌,此处布置的极为优雅,有一众侍女侍奉在床边,有一侍女正在拿着手娟轻轻为躺在床上的妇人擦着脸,此妇人约五十来岁,生的慈眉善目,从其眉目中可隐约见其年轻时的风华,但那妇人现在气息微弱,脸上苍白的很,无一丝血色,。
  那些个侍女见北容她们到来,也便行了一礼,知趣散到了一边,为妇人擦脸的侍女将手娟收了起来,向北容微微行了一礼,北容低声问道,“我皇祖母怎样了?”
  “不太好,方才王太后还一直低声说胡话,奴婢也听不清说的什么。”那侍女微低皓首极为乖巧的回道,北容回道,“我知道了,你且下去歇息罢。”那侍女得了命令便悄悄的退了出去,苏溪上前缓缓坐在床边,低着头仔细的看着那往日熟悉的面孔,祖母似乎又老了些……
  大滴大滴的眼泪从苏溪眼中夺眶而出,苏溪轻轻拂去眼泪,正欲起身让云曦看下祖母病情时,忽的苏溪祖母眉头紧皱,嘴中呢喃着什么,头还轻微的来回摆动,似是梦魇了,苏溪轻轻的将耳朵趴在其祖母脖颈处,只听得零碎的只言片语,似是说的海水,“祖母,海水怎么了……”苏溪轻声问道,但却在此刻,苏溪祖母却再次陷入了昏迷。
  苏溪变幻出一手娟,轻轻为其失去方才因梦魇出的汗,一会儿后,苏溪将手娟收了起来,转过身去对着云曦道,“云曦师妹,拜托你了。”
  望着苏溪红红的眼眶已及满眼的恳求,云曦心中也是一番绞痛,苏溪此刻的神情与自己刚失去娘亲的神态一般无二,她自是也能了解苏溪的酸楚,云曦点了点头道,“师妹定当全力而为。”
  说罢,苏溪便起身站到一边,好为云曦施法腾开地方,云曦移步上前,看了看那躺在床上的苍白妇人,之后便闭上了美目,手中掐了一个法决,口中呢喃着不知名的咒语,忽的云曦手中腾其一道翠芒,云曦的素手又变换了几种姿势,那翠芒颜色更胜,云曦略微一弹指,翠芒便化作一道细细的线打入那妇人体内。
  妇人身体忽的放出柔和的绿光,忽明忽暗,几个呼吸之后,绿光便消失不见再次化作一道翠芒回到云曦手中,云曦缓缓睁开了眼睛,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脸色略变白了些,显然此次施法对齐心神消耗不小。
  云曦转过身去,看着充满期盼的三双眼睛,她仍是在心中叹了口气,略微摇了摇头,苏溪见状,脸色唰的一下变的苍白无血,眼中有些失神,身体摇晃欲要倒下去,还是北容忙搀扶了下,苏溪深深吸了口气道,“云曦师妹,我祖母是何情况……”
  “王太后应是旧疾复发,似是往日受了重伤留下了隐疾,此次发病来的猛烈,以我现在的医术只能让王太后醒来,缓解她的痛苦,根治的话,还是束手无策……”云曦有些苦涩的说道。
  此言一出,苏溪,北容与北寒都是失落的很,本以为有云曦在此,祖母便能安然度过,没想到还是如此情况,思至此处,苏溪眼中又蓄满了泪水,苏溪出言问道,“我祖母还有多少时日?”
  “半月有余……”云曦回道。
  “如此之短……”苏溪暗自呢喃道,忽的云曦似是想起了什么,思索片刻略微皱眉后,脸上便来了笑容,极为惊喜的说道,“但也不是没有办法。”
  苏溪听此言语,脸上终是有了一丝血色,长呼了一口气说道,“云曦师妹,师姐可是要快被你吓死了。”北容与北寒脸上也是劫后余生的表情,如此大起大落,怕是神仙都要吓去半条命。
  只见云曦浅浅笑道,“还望诸位见谅,云曦方才也是刚想起来施救的法子,我娘曾将其一生所学记入了一块玉简交与我,其中也不乏医道,我娘是混沌树种修成的树仙,想来医术也是精妙绝伦,那玉简应记载了不少其心得,我翻阅半日左右,应是能找到解决的法子。”
  “蛟龙族定当全力协助云曦师姐,若有需要之处,尽请吩咐。”一边的北容忽然说道,云曦点了点头,说道,“在此之前,还是要询问下王太后的旧疾是如何来的?这样方可对症下药,王太后也能痊愈的快些。”
  “这个……我等均是不知晓,怕是皇祖母受伤之时,我等还未出生,怎会知晓旧疾?想来我爹与皇叔父是知晓的。”北容面露难色的说道。
  “那还是要与蛟龙王见上一面了。”云曦如有所思的说道,话音未落,便见北骜与北桀挽开珠帘轻轻的走了过来。
  “不知小友寻在下何事?”北骜轻声询问道。
  ……
  (未完待续)



本人帖子均精选转载之问道官方,原作者为各位有才的问道玩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合作、疑问请点击给我发信息 点击链接加入【17173社区玩家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