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73有料社区

查看: 2041|回复: 0

[搬运] 倩女同人文 夏天的风(三)这堆鬼装你就拿去吧!

[复制链接]
缘起缘灭

-2230

主题

-2272

帖子

447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发表于 2018-7-10 12:57: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周末没事七夏回了家,正在游戏里和安枫打大二的时候,几百年不会回家的夏扬回来了,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去七夏的房间,准备把她惦记了很久的一个玩偶送给她。

夏扬是知道七夏在家才回来的,推开门就看到七夏戴着耳机坐在电脑前打着游戏,夏扬翻白眼,发现自家妹子已经朝着网瘾少女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走近七夏身后,看到队伍之后夏扬嘴角那抹若有似无的笑容瞬间隐了下去,毫不客气地伸手扯了七夏耳朵上的耳机。

七夏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回头,就看到夏扬黑着一张脸狠狠地盯着她,七夏看了看自己的电脑,再看了看她哥的脸色,瞬间知道原因了。


七夏怯生生地叫了一声哥,眼神乱飘,熟悉七夏性格的夏扬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是在心虚,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你是不是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我说过,让你离安枫那个混蛋远点你是不是不会听?”夏扬指着电脑,只差揍七夏几下了。


七夏委委屈屈地回答:“他缠上来的,我也不敢得罪他啊。”

“你有什么不敢的?”夏扬没忍住,对着她的脑袋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这才继续说:“你尽可能地得罪,老子难道还会让你死了不成?你如果不愿意,还会怕得罪人?夏杞,你是不是当我是白痴?”


夏杞瘪嘴,嘟嘟囔囔地还嘴:“那我又不知道你们之间什么仇什么怨,都不是什么好人,再说,人家对我也没有什么恶意。”

夏扬深呼吸一口气,他迟早会被自己这个混蛋妹妹给气死。


夏扬努力控制情绪,这才缓和了下语气,道:“我告诉你,他接近你没什么好的目的,他只是看出来我和你关系不一般,所以接近你,只是为了报复我罢了,你这个脑子里缺根线的单细胞生物,哪里是他那种腹黑又狡猾的家伙的对手,离他远一点,得罪了也没事,有我在。”


七夏并没有因为夏扬的话生气,他打击她的事很多,她习惯了,此时此刻只是眨着犹如小猫一般无辜的眼睛看着他,夏扬的气瞬间就没了。

夏杞长了一副好欺负的脸,肉嘟嘟的,可爱的仿佛一只小猫,就连眼神都能和某些时候的猫如出一辙。


夏扬喜欢欺负她的原因大部分都是这个,但是舍不得让她不开心的原因也是这个,就像有一只小猫在你身边,你忍不住把它抱在怀里蹂躏一番,但是还没蹂躏到最后,就变成温柔的抚摸它的毛发是一个道理,叹了口气,把手中的玩偶放在她床上,这才说道:“反正以后离他远点,不然被伤害了,别怪我没提醒你。”


七夏笑嘻嘻地走到夏扬身边,八卦地眨着眼睛,问道:“哥,你是不是抢了安枫的女人啊?所以才会有那么深的仇恨。”

本来七夏只是开玩笑,没料到夏扬脸瞬间黑了,伸手狠狠地捏住七夏的脸,捏得七夏眼泪都快掉出来了,他才放手。


“再胡言乱语,你信不信迟早有一天,我会把你剃个光头?”

七夏瞬间跳远了,一手揉着惨遭蹂躏的小脸,一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头发,警惕的看着夏扬,夏扬冷哼,转身离开了她的房间。


回到自己房间,夏扬打开电脑,上了游戏,去了地狱,然后私聊了安枫:“我在地狱等你,有种的别叫帮手,来单挑。”

安枫没回复,没多久就到了半杯酒身边,看着站在那的半杯酒,很奇怪,他竟然没招狗,于是安枫停住了。


【当前】半杯酒:我让你杀,随便杀,随便夺,杀到你觉得解气了为止,但是杀完,你就给我离七夏远一点。

安枫冷笑,这才知道半杯酒的目的。


想到他为了七夏竟然能做到这个地步,心里浮现了一阵阵的不爽,早就知道他和七夏的关系不一般,但是见一向目中无人的半杯酒,愿意为了七夏低声下气到这个地步,安枫很生气,从未有过的生气。


【当前】安枫:那你可能想多了,我不得不告诉你的是,那个叫七夏的女人,我对她很感兴趣,你的命吸引不了我了。

【当前】半杯酒:我虽然不知道你和她相处了多久,但是想必时间也不短,你大概也知道,七夏就是个藏不住心事的笨蛋,她心直口快,没什么心思,我们的恩怨,没必要扯上她。


【当前】安枫: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这么维护一个女人,我现在是好奇了,你到底和她是什么关系?

【当前】半杯酒:所以,你到底要不要杀我?我可以答应你,以后遇到你,绝不还手,不扯帮会,仅是个人,你有事尽管冲我来,别招惹七夏。


半杯酒言语中都在维护七夏,安枫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生气,眯了眯眼睛,手轻敲着桌面,若有所思。

【当前】安枫:你难道喜欢七夏?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他知道七夏没有男朋友,所以半杯酒不可能是她男朋友,那就是他喜欢她,甚至现实中认识她,安枫抿着唇,静静地等着半杯酒回复。

【当前】半杯酒:她是我最重要的人之一,我绝不会让你有机会伤害到她。


安枫把半杯酒杀了,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后就把半杯酒杀了,半杯酒没还手,在帮会里说了是私人恩怨,不准上升到帮会,然后就被安枫夺魂了,站在幽冥界的半杯酒轻轻地叹了口气,开始招狗,准备打老虎。


夏扬正在半挂机状态打老虎招魂,房门就被敲响,然后就钻进来一个穿着粉红色睡衣的女孩子,女孩子讨好地笑着,把手中的牛奶放在他手边,然后对着他嘿嘿嘿地傻笑,夏扬翻了个白眼,顺手在书桌上抽出本书随手翻着。


夏杞笑嘻嘻地蹲在夏扬身边,说:“哥,你累不累啊?”

夏扬冷哼一声,不理她。

“哥,你是不是因为我的原因被安枫叔叔给杀了?”七夏小心翼翼的问出口。


夏扬终于把目光放在她身上了,看着她一脸真诚的样子,嘴角微微抽搐:“叔叔?”

七夏点点头,一副你不知道吧的样子。


接着得意洋洋地说:“哥你是不是不知道安枫大佬是个四五十岁的叔叔级别的男人?我一直以为是哥哥,万万没想到是叔叔,倩女的吸引力那么强大的吗?连这种年龄段的人都能吸引过来?”


夏扬看着她,嘴角继续抽搐,半天才回问道:“你听谁说他是四五十岁的男人?”

七夏眨眨眼睛:“他自己说的。”


夏扬翻了个白眼,那家伙是不是疯了?没好气的冷哼一声:“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能不能有点脑子?”

“不是啊,他有一天在yy说话,我听过他的声音,确实很显苍老,我觉着比咱爸的声音还老。”


夏扬笑了,用七夏的话来说就是笑得天花乱坠。

她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但是她很讨厌他的那种笑,就仿佛在说她是个傻子。


那边兄妹相处的和谐,额……表面上看起来是挺和谐的。

这边的安枫却在杀了半杯酒之后就下了游戏,站在窗户旁边,握着水杯看着窗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烦躁异常,脑海里一直回放着半杯酒那句:她是我最重要的人。


最重要的人,他认识她,现实中就认识,这件事没有那么确定,想到这个,他心里更是烦躁,他和那个笨蛋的距离,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有半杯酒那么的近。

安枫眉头皱得死紧,最终把手中的杯子用力的放在桌子上,拿着手机和钥匙出了门。


健身房里,安枫在跑步机上跑了一个多小时了,大汗淋漓,直到胸口那阵烦闷感消散得差不多了,他才从跑步机上下来,坐到一旁喝水,然后准备去洗澡。

他差点就忘了,他接近七夏的目的是什么。


这段时间他离他原本的初衷是走得越来越远,早就没有了想借七夏的手彻底打压半杯酒的想法,纯粹只是想和七夏在一起,一起跑跑日常,和她在一起很轻松,很舒适,从未有过的舒适。


从没想过有一天,他的名字会变成了绿色,如果不是半杯酒的突然挑衅,说不定还会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变成深绿,这是从没有过的感觉,是曾经,是任何时候都没出现过的感觉,安枫心里庆幸,幸好醒悟得不晚,差一点,就被那个笨蛋带偏了。


一切好像都没变,七夏是这么觉得的。

她以为安枫大佬杀了半杯酒,就会和她老死不相往来,但是奇怪的是,安枫还是一如以往一样,她一上线就找她,拉着她做一堆任务。


七夏阳奉阴违的事情做得实在是有点多,所以在那边信誓旦旦地对着半杯酒打保证绝对不会再和安枫有任何牵扯,但是一遇到安枫立刻马上就把之前的发誓给忘到九霄云外,一边喝着奶茶,一边心安理得地在八角塔挂机,看着安枫四路来回跑,顺便对安枫的崇拜感再往上飙一个档次。


【队伍】安枫:你什么时候升129?

129?七夏眨眨眼睛,说道:“还升不了耶,经验差了好大一截,而且修为都没跟上,修炼都没怎么点啊。”

安枫嗯了一声就没说什么,七夏也没说啥,继续心安理得地挂机。


然后七夏就在第三天,收到了安枫送的装备……她现在身上穿的是一身紫装,就把武器换成了鬼,因为穷……所以其他装备想换也暂时没有那个能力,突然看到一堆鬼,七夏的嘴巴能塞进两个鹅蛋。


【私聊】安枫:既然还升不上去,那就暂时用着吧,毕竟你也算是我带起来的,太渣了,我脸上没面子。

七夏眨眨眼睛,为啥这段话她看着就那么不顺眼呢?


但是装备的诱惑实在太大了,她接受了,然后本着不随意欠人情的宗旨,大概查了查那些装备的价格,拿出手机来加了加,顿时一阵欲哭无泪,然后安枫就收到这么一条私聊:“叔叔,这些装备,我分期还款行不行啊?”


安枫:……

然后就在七夏拼命打工想各种方法赚钱还债的时候,安枫和半杯酒却是扎扎实实地打了一架。


原因就是半杯酒又发现了安枫背着他和他妹子走的亲近,于是乎也不说客气,直接私聊单挑,俩人在镇郊荒野打了个昏天暗地,俩人不相上下,半杯酒一堆狗,安枫又会混乱又会隐身,跑得还快,互相牵制,一时间,谁都占不到便宜。


没分出胜负,然后不了了之,之后七夏就被半杯酒各种杀,让她不听他的话,那就只能打到她乖一点为止,七夏那段时间很冤,但是知道是自己理亏,也不敢跟半杯酒叫板。


安枫对她是越来越好,好到七夏觉得她要爱上这个大叔了,于是就在安枫把新爆的鬼让给她的时候,七夏哀怨地叹了口气,问道:“大叔,你儿子知道你在游戏里对一个女大学生这么好吗?”


安枫被水呛到了,咳得眼泪都开始往外飙,缓过嗓子里要了命的痒意,这才没好气地回道:“我没儿子。”

【队伍】七夏:难道你有的是女儿?

【队伍】安枫:……小家伙,你想死吗?


【队伍】七夏:那你敢说你都五十岁了,还没结婚吗?

安枫默然,这下深刻地尝到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了,早知道他就不想着整她,用了那么苍老的声音了,然后还顺着她说自己四十八岁,这个笨蛋,竟然真的相信他是四十八岁的大叔……


【队伍】安枫:我骗你的,我二十八都不到。

安枫决定还是老实说了吧,她叫他叔叔他虽然不介意,但是却是扎实有点烦她把他当成长辈的这种感觉。


七夏愣了好大一会,这才打字:“我不信,你的声音根本不像青年嗓音。”

安枫不知道说点啥了,半杯酒什么眼光,会看上这种笨蛋,不知道世界上有种东西,叫变声器吗?


【队伍】安枫:我只是声音难听了点,但是我年纪大不了你几岁。

【队伍】七夏:你怎么知道我几岁?

【队伍】安枫:你不是大二?差不多就二十岁上下吧。


【队伍】七夏:哇,叔叔你真厉害,竟然知道我大二耶。

安枫:……继续默然,笨蛋,你自己说的。


那段时间,七夏不敢回家,怕被她哥把头发剃光,她其实不知道为啥,反正就是拒绝不了安枫的靠近,而且知道安枫其实并不是大叔之后,七夏很雀跃,而且更加拒绝不了他的靠近了。


半杯酒看着天姥仙山的两个人,眉头就没舒展过。

没错,七夏和安枫又在一起了,七夏喜欢野外采药,做药发家致富,她准备做一堆保胎丸,此时正在天姥仙山采贝母,安枫跟在她身后,无聊地用轻功飞来飞去。


半杯酒轻轻地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加了安枫的好友,安枫没看到半杯酒在他身后,他的目光都是跟随着七夏的,突然显示半杯酒加了他,安枫愣了一下,最终还是加上了。


【私聊】半杯酒:咱们谈谈。

【私聊】安枫:谈什么?

【私聊】半杯酒:我俩之间这堆事,我在学校门口的咖啡厅里等你。


【私聊】安枫:啧,你是说要面对面的谈?我还以为在游戏里说。

【私聊】半杯酒:很多事,游戏里说不清楚。

半杯酒说完就把电脑关了,然后拿过一旁的耳机,插进手机里就出门了。


看着半杯酒下线的提示,安枫的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桌面,然后看着前面骑着白马费劲跑着的七夏,没好气地在队里打字:“换个坐骑啊,骑着这种跑得比小爷走起来还慢的坐骑干什么?”


【队伍】七夏:没钱啊,我看了师门坐骑,老贵了。

【队伍】安枫:你每天又是大二又是炼药的,钱被你吃了啊?

【队伍】七夏:得存着,我差你好多钱呢,我这身装备,说好的分期还款,现在我的钱一期都不够。


安枫默,他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接七夏的话,他真的以为她说的要分期还他装备钱,是和他开玩笑的,结果现在看来,她是来真的。

【队伍】安枫:我有点事需要出去一趟,你自己玩一会儿。

看到那边乖巧地回了一个好字,他才下了游戏,然后拿着外套出了门。


【咖啡厅】

安枫一进来就看到坐在窗户边的那个穿着蓝色运动服的男生,毫不犹豫地提步走过去。

坐在半杯酒前面,要了杯拿铁,然后看着半杯酒,勾唇:“说吧,几百年不约我了,怎么,看着我缠着你的小女朋友,不淡定了?”


半杯酒没说和七夏的事,他知道安枫误会了他和七夏之间的关系,也没打算做多的解释。

只是深吸一口气,开口道:“你告诉我,你要怎么才会离七夏远一点。”


安枫冷哼:“我其实很奇怪,你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要说是男女朋友,那也太不像了,那个丫头表现得可一点都不像你的女朋友,她甚至有那么点……对我有意思。”


听到这句话,半杯酒不自觉地握住拳头,努力地控制住,才没有失控。

这是他最怕的事,七夏从没谈过恋爱,身边的男生屈指可数,安枫这个家伙,关于怎么撩妹子,那是一套一套的,七夏根本就不是对手。


安枫轻笑一声,继续说:“难道她,是你喜欢的人,但是她不喜欢你,你才那么激动?”

安枫不知道半杯酒家里的人员情况,所以自然没往妹妹那边去想,这是他得出的最符合现实的结论。


“我和她之间是什么关系,这一点你不需要知道,我只是想说,你想干什么,冲着我来就好,何必绕得那么远,从七夏身上入手,你想怎么玩,我陪你,学校里也好,游戏里也好,请别牵扯别人。”


“那怎么有意思呢?和你玩了那么久了,不还是老样子,我学着你,从别人入手,更能一击而中不是吗?当初你不就是用这一招,让我不得不走的吗,怎么?你也知道这种滋味不好受?”

安枫笑得更温和,熟悉安枫性格的半杯酒何尝不知道,这是安枫发怒的前兆。


“当初,并不是我做的,不管你信不信,我对于她从来没有那方面的想法,更不可能做出那些事。”

“你猜我信不信?”安枫端起手边的咖啡浅酌了一口,然后放下杯子,看着窗外,嘴角噙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半杯酒知道,他是不信的,但是却是事实,就是他清楚地知道那些事实安枫根本不信,所以他更不敢让他接近七夏,夏杞,他怕到最后,她是那个最无辜,但是却最难受的人。


和安枫的碰面,并没有什么作用,安枫坐了没一会就起身走了,半杯酒也离开了,回到宿舍躺在床上,掏出手机给七夏打电话,安枫这说不通,那就只能给七夏提醒了。


那头怯生生地响起一声哥哥的时候,夏扬笑了,他估计现在七夏是小心翼翼地笑着,然后捧着手机一副讨好的样子。

每次得罪了他都是这副样子,夏扬猜得没错,夏杞此时确实是这个表情。


“我记得你今天下午没课,出来吧,我带你去买新衣服,放心,没有套路,你可以放心大胆的来。”

夏扬知道她那怂逼性格,于是在她问出其他废话的时候先说好。


给夏杞买了一身衣服,然后又给她买了些有的没的的东西之后,俩人才在一个奶茶店坐着喝东西。

夏杞喜欢喝柠檬汁,夏扬却是要了一杯白水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夏扬看着面前的妹妹,叹了口气,问道:“如果我现在让你不玩游戏或者我说我带你去其他服玩,你是不是不会同意?”

七夏一愣,看着面前的夏扬,他眼中是前所未有的认真,她意识到他不是捉弄她,于是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她的反应夏扬想到了,此时只是无奈地看了她一会,才继续问:“是不是因为安枫?”

啊?七夏吓到了,因为安枫?怎么会因为安枫?


脑子里千思百转了整整一圈,然后有些不能理解的事,好像因为夏扬一句话都能理解了。

为什么知道安枫不是大叔之后她那么开心,为什么就算她哥发火甚至满世界的追杀她,她都不愿意离他远一点,为什么不愿意和她哥去别的服……


是因为,她一点也不想离开他,她喜欢和他一起任务,喜欢他一直在身边,她,喜欢他。

看到七夏点了点头,夏扬终于是彻底失望了。果然,果然啊,安枫的手段是真的高,这一点他从未否认过。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和安枫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导致现在这种情况吗?我现在告诉你,我什么都跟你说了之后,如果你还像现在这样,那我也不管你了,只是以后如果出了什么事,别找我哭,知道吗?”

夏扬看着夏杞点了点头,这才慢慢地说起他和安枫之间的故事。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链接加入【17173社区玩家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