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73有料社区

查看: 1771|回复: 0

[搬运] 倩女同人文 莫负霜寒(一)你控制金甲,小方士就不用管

[复制链接]
缘起缘灭

-2601

主题

-2646

帖子

-1138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发表于 2018-6-14 13:07: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清流
  我是个小小的方士,一米六出头的身高,武功平平,穿着打了四个补丁的灰道袍,背着一把桃木剑,无帮无派,混迹在各大主城里。不认识谁,也没人认识我,不惹事不打架,江湖纷争都与我无关。
  我怀念小时候在蒲家村的时光。凤蝶翩飞,小人鱼徜徉在瀑布溪边,冯木匠爷爷做的神奇木人会在小道上走来走去。
  我不喜欢打架,我也不清楚为什么生来遇见怪物就要拼个你死我活,我是一个不合格的方士。但为了生存,依旧冒个险去打一次青蛙兔子金钹法王。每个月的这一天,都是生死考验。挨过了,赚的钱够我一个月不愁吃。挨不过,这辈子都不用担心吃饭了。
  经常在城里听路过的队伍说今天谁谁谁又死掉了。对啊,死掉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活着,偶尔还能吃一顿四圆扒鸭和五香酱牛肉。或许来到这个世界的意义,也不过就在每个月拿到钱的那一天,开开心心的饱餐一顿。
  今天又是可以吃到鸭子的日子。免不了受一通白眼,遭一通嫌弃。还是很顺利的组进一个队伍。
  队里一个魅者看了看我笑道:“嘚,来了一个打酱油的。”
  队长是个身高和我相仿的女异人,瞪了魅者一眼:“凌风,闭嘴吧,说的跟你不是一样。”
  叫凌风的魅者挠挠头:“我…会弹点小曲儿助兴。”
  “开吧,赶紧的,等着拿钱回家喂孩子呢。”队里一个雄壮的金刚甲士挥动着短柄斧有些不耐烦了。
  另外两个人表示都准备好了。
  “那个,不组医生吗,万一受伤了怎么办……”我弱弱的问道。
  “你看我们需要医生吗,再说了,死翘翘了医生也救不活,受伤了吃点药就好了。你门口待着,也伤不到你。”女异人冲我笑了笑。
  “要不,把你踢了组个医生?”凌风冷不丁插了一句。
  “闭嘴!我要开副本了。”
  闭嘴吧,我在心里也这样想着。
  蛙鸣池的青蛙三个一堆聚着正斗地主呢,完全没料到会杀出这么一队人。150只小青蛙很快被宰干净了。我骑着毛驴跟在队伍后面屁颠的捡着银票,对凌风投过来的白眼视若无睹。
  “你说咱俩有把握搞定那三个人么,我看都是硬骨头。”是凌风的声音,虽然很小,但我还是听得到。
  “没问题,到时候你控制金甲,我对付那两个,小方士就不用管了。”是异人的声音。
  我跌落下驴,额上渗出了汗。
  水声轰鸣,蟾蜍王巨大的身躯从荷叶下爬出来,震的人颤颤巍巍站不稳。桃灵和羊灵却没有立刻冲过去撕咬,金刚甲一愣,手中的短斧已然砍在蟾蜍王布满疙瘩的后背上,粘液飞溅。
  蟾蜍王愤怒转头,长石斧举头砍下,狠狠磕在金刚甲挡在前面的盾牌上,发出一阵沉闷的声响,直砸的金刚甲倒退了几步,才勉强稳住身形。
  女异人这才慢吞吞的指挥鬼灵发动攻击,这些从大地和树木中召唤出来的精灵真的是强悍,四面八方的攻击足以让BOSS顾此失彼。看得头皮发麻,换作是我,恐怕挨不过几下。
  蟾蜍王终于不甘心的长鸣一声,倒在自己的血泊中,几颗绿油油的琉璃盏从尸体中滚落。看着满地狼藉,蓦然想起刚才魅者跟异人的对话,怪不得招我进队那么爽快,原来是有预谋的,麻雀虽小,塞牙刚好,像我这种虽然没多少肉,却稳稳能吃进肚子的,估计没哪个坏人会拒绝。下一刻躺在血泊中的,会不会就是我了……
  不行,我不能让他俩得逞,最起码,那个金刚甲还有家室,有孩子要照顾。
  想到这,我偷偷的把金刚甲拉到一边,把听到的跟他说了一遍。
  金刚甲愣了一下,嘟囔着:“怪不得臭娘们不先上,原来是想我受伤好干掉我。”他拍拍我的肩膀:“小兄弟,做得好,别怕,跟着看戏就好了。”
  “那你的伤,没事吧……”我有些担心。
  金刚甲哈哈大笑:“就他俩,我还不放在眼里。”
  我胆战心惊的看着金甲,一对二还这么不在意。既然知道了阴谋,逃跑实在没有担当。看来这趟浑水,我是脱不开了。
  兔儿庄。
  三路定时会出现真假兔子,必须消灭假兔子,放走真兔子才能完成采因的委托,获得挑战金钹法王的机会。
  没有争议,异人站到了二路,可以随时支援一路和三路。凌风跟金甲在一路,另外两个射手在三路守着。
  这可怎么办,万一魅者和异人夹击战魂甲,那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怎么办,怎么办,金甲倒了,下一个该轮到门口的我了。
  对了!误伤真兔子会出现很强力的幻兽,我如果制造混乱的话,说不定还有希望。只是,接下来的局面该怎么解决,算了,顾不上这么多了。
  我悄悄解下背在身后的桃木剑,暗自掐诀,对准了从我身边慢悠悠跳远的一只真兔子精。
  抱歉,不是我想打你,但我没别的办法。
  然而我的火符咒还没打出去,一道斧影闪过,鲜血溅了一地,那只兔子被劈的血肉模糊。紧接着,几只狰狞丑陋的爬行怪物凭空出现了。
  我手一抖,那道掐着的火符点在了一只幻兽上。
  幻兽看向我,眼睛红了。
  冷汗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我手忙脚乱掐诀,施展逍遥游逃命。
  幻兽吐出的一道攻击硬生生打在我身上,撕心裂肺的疼,浑身的骨头都要断掉了。
  “真是麻烦。”凌风愤愤的瞪了我一眼,施法定住了那只幻兽。
  我挣扎着跑出攻击范围,刚想缓口气,突然被眼前的情景呆住了。一路上密密麻麻的幻兽聚集,三路上也是,那两个射手不亦乐乎的张弓搭箭,倚仗着远距离输出,伤害真兔子制造的幻兽占满了整个三路!
  并且丝毫没有要住手的意思。魅者倒是被幻兽牵制住了,异人想要杀人越货,估计很难,桃灵时不时打到幻兽,也是很棘手的事情。只是,这是个什么情况……难道这两个也打算分一杯羹……
  魅者那边还在苦撑着,二路飞奔出几只鬼灵,狠狠的与幻兽撕咬起来。
  “别……”魅者刚一开口,破空声响彻,一只箭射中了右手胳膊,伤口立马呈现浓绿色。
  “蝎尾……”女异人操控着鬼灵清理幻兽,扭头瞪向两个射手。
  两个人笑嘻嘻的托着弓,一脸戏谑的表情。
  “你们这是做什么?”异人一脸凝重。
  “别装了,想要杀我,不知道天高地厚,简直就是送死。”金甲不知道什么时候收起了短柄斧和盾牌,换了一张紫光闪闪的戟。
  “我不明白,你们是怎么看出来的。”凌风咬牙拄琴站着,一脸不甘心。
  “他奶奶的,多亏了那个小兄弟,不然我真得吃大亏。”金甲指了指我,哈哈大笑,“我得好好感谢你啊,小兄弟。”
  凌风和异人看向我,让我浑身不自在,我不自觉后退了几步,还是鼓起勇气说:“背地里想要别人的性命,本来就不对,我,我没做错!”
  一声沉闷的声音,却是凌风瘫坐到了地上,发出近乎疯狂的笑声。
  “你知道他们几个是谁吗?”异人平静的问我。
  “我,我不知道。但是……”
  “世界上最大的强盗帮会,青崖的成员,那个金甲是六鬼之一,潘枫浩。”异人的声音平静的可怕,“原本可以趁他们毫无防备重创甚至是击杀他们,加你也不过是为了少一个他们的同伙,方便下手。没想到,你是最大的失误。”
  青崖六鬼我是听过的,经常会有路人议论纷纷,杀人越货,无恶不作,青崖六鬼确实是臭名昭著的强盗集团。
  “对不起……”我不知如何是好。没想到第一次仗义执言,就助纣为虐了。
  “快走吧,别再让我看见你。”异人长杖一挥,一只骷髅骨灵从死去的幻兽身体里爬了出来,摇晃着身子扑向战魂甲。
  “别以为我会放过你们,遇见我潘枫浩,今天一个都别想走。”潘枫浩舞动长戟,冲了过来,两个射手也不慌不忙的弯弓搭箭,蓄力瞄准。
  “是打不过,但你留不住……”巨大的黯紫色法阵突然聚集在异人周围,鬼灵分列阵脚,骷髅纷飞,哀嚎不断。
  “竟然是群魔乱舞……”潘枫浩的声音淹没在汹涌的飞魄之中。
  “你们快走。”异人的声音传来,却也逐渐轻微。
  “那你……”我刚想喊什么,头上挨了一记重击,昏倒了。
  当我再醒来,已经是躺在一间药店了。
  凌风吊着缠满绷带的胳膊闭眼端坐在椅子上。
  “异人呢?”
  凌风没有回答。
  浑身痛的要死,我挣扎着下床,摇着凌风肩膀:“异人呢!她在哪?”
  “死了。”
  死,了。
  我如遭雷击:“为什么不带她一起逃,为什么?”
  “救不了。”
  “你怎么这么冷血。她救了我们啊!”
  “我冷血?”凌风突然睁开眼,狠狠瞪着我,一字一顿的说:“要不是你,能有现在这个结果吗?要不是你,凌清会因为救我们而死吗?我冷血,那是我亲姐!我比谁都难受。你想死我不拦你,可你算什么,却要她救你?你还有脸在这说大话?”
  我跌落在尘埃里。
  “这个世界总有些自以为是的家伙,觉得自己的想法就是真理。我现在真恨不得把你五马分尸。”凌风拳头攥的紧紧的,“我不想再见到你了,我怕我会忍不住杀了你,即便你这条命是我姐的命换的。”
  “哎,客官,这是您要的跌打损伤和续骨的药丸,给您拿来了。”伙计推门进来了。
  “拿给地上那个人,都给他吃了,一颗也别少。”凌风扔下一锭银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嗯……知道了爷。”伙计放下托盘,赶紧跑过来扶我起身。
  我盯着桌上的两瓶药,没犹豫,咬掉塞子仰头灌了下去。
  “这位爷……这是一个月的剂量,您别听那位爷瞎说啊……”
  我已经听不尽什么了。冰冷的药丸吞入腹中化作苦涩的汁水流入四肢百骸,似乎感觉不到痛了。
  从前我是一个人活着。
  现在,不是了。
  或许本就没有那么多需要思考的。怀慈悲心不杀生就会饿死,嘴上说着善哉善哉,依旧要靠着打打杀杀讨生活,这就是从前的我。
  只怪自己不够强,事事需要别人照顾。如果当初我强一点,哪怕一点,只要扛得过幻兽,或许凌清就不会死,或许我还能与他们并肩作战而不是拖后腿。
  既然这条命是凌清给的,那么,潘枫浩,青崖,此仇我一定要报。
  数不清多少次遭受白眼了,无所谓,习惯了。任他人嘲笑挖苦,我蹭我的三环。跑遍整个易市,上百页千家店铺,淘宝,成为我赚钱以外的主要任务。暮鼓息偃,晨钟鸡鸣,勤更不辍,苦练技艺。
  变强的确不是很容易,但也绝没有那么难。几个月下来,渐渐的任务的时候不会再有人嘲笑,慢慢的开始单带一路。只是,要想对付青崖六鬼,这点道行实在不能算什么。
  任务的时候听队友闲谈,倒也从不缺少仇人的消息。守财据点夺BOSS灭队,昆仑荒漠劫杀商人,青青湾惨案……多不胜数。世界从来都不缺少坏人的身影,能站出来的好人,不多。
  凌清凌风姐弟俩,就是敢于站出来惩恶扬善的人。我仰头叹了口气,不小心火符咒点到了一只真兔子。几只幻兽狰狞的嘴脸显露出来,似曾相识的一幕。我不慌不忙逍遥游跑远,掐诀释放天雨涤凡,一只只慢慢点死减速状态下的幻兽。这些幻兽的智商实在是低,当初时候的我却是怕得要死。唉,不知道凌风之后去哪了。
  “听说了吗,今天昆仑荒漠劫杀商人的青崖鬼被一个魅者暗杀了,六鬼放出话,一经发现并举报的人,情报属实一律重赏。”队里的人趁任务空档聊着天。
  “这钱,他们能给吗,跟强盗做交易,你也不怕没命花?”队长也闲扯着。
  “我哪有什么消息啊,这些什么江湖义士,见得多了,不关咱的事,爱咋打咋打,离得远远的免得惹一身腥。”
  我不动声色的听着,手下用力,捏了张硕大的火符咒狠狠砸死一只假兔子。
  队里人被我那一路闹出的动静吓了一跳,队长愣愣的嘀咕着:“方士的技能动静真大。”
  “话说那个魅不但技术好,胆子倒也大,单枪匹马杀了青崖的三个成员,还撂话说会常去荒漠光顾生意,都上门打脸了,也难怪青崖六鬼能那么生气。”
  “那个魅叫啥,你知道吗?”队长冷不丁问了一句。
  “好像叫淋雨还是淋风的,反正名字起的挺受罪的。”
  淋风?
  我手抖了一下,一张火符咒摔在假兔子脸上,炸的血肉横飞。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链接加入【17173社区玩家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