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73有料社区

查看: 4678|回复: 0

[搬运] 倩女同人文 相思如病怎抽丝-待我好生休养几日,再算算这账

[复制链接]
缘起缘灭

-1439

主题

-1477

帖子

3822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发表于 2018-1-13 11:53: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壹次心lee
第一章 同门姐弟情谊浓
雨夜,长街。
遍身绮罗的妖娆女子,右手撑一把画着梅花的油纸伞,缓步走在金陵的街上。这场雨下了小半个时辰了,路上行人,早在下雨的时候就急匆匆的各自回家,一些家远的,就近躲在街道两旁杂货店绸缎庄的屋檐下,倒是饱了眼福,得见一回人间绝色。
惊叹声混在雨声里,却依然被她听得清清楚楚,她朝那几个发出惊叹声的人看去,本就艳如桃李的脸上,露出一个娇媚的笑。心思一转,她撑着伞上前几步,一步一摇,风姿绰约。
凑到近前,她轻声开口问道:“不知几位公子,可否为妾身指一指路,那魅香楼,该如何去得。”声音娇媚,吐气如兰。
躲雨的几人一听如此绝色女子问路,打听的却是这金陵最大的青楼,不约而同的露出一丝奸笑,一人开口道:“姑娘要去魅香楼,那我可熟。只是姑娘这般容貌,去那魅香楼沦落风尘,不若跟我回家,一样吃香喝辣。”
其余人也急忙开口,生怕这姑娘答应了先回话的人。而最先开口的那男子,似是怕姑娘不愿意,伸出手去抓这女子空闲的左手,却被她轻巧闪开。
看着眼前一众贪图美色的男子,女子压下心头恼怒愤恨,面上却笑的更加明媚:“听几位公子所言,似乎是能给妾身一个安稳。然而妾身却不晓得,诸位公子家中,是否已有妻室,若已有妻,妾身便是再想去,也是不能去的了。”女子面上露出几分惋惜之意。
几人一听有戏,连忙各自开口:“姑娘,进我家门,我纵使有几房妻妾,也定然最疼爱你。”“我愿为你休了那些庸脂俗粉。”“来我家,你为正妻,你为主母!”“……”女子听几人急匆匆说着,突然冷声开口打断:“诸位公子都是早有婚配之人,在外这般拈花惹草,回家就不觉得无颜面对家中妻儿吗?”
几人都看出女子脸上已无笑容,隐隐似是有些动怒,没来由的有些心虚,然而却见她发怒也是这般好看,那点心虚又被色相压下,纷纷开口道:“男子三妻四妾,多正常的事情,天下男子,谁不是这般?”
“皇上三千佳丽,我们这些老百姓,娶不了那么多,总归也要多收几房妻妾,子嗣绵长啊。”“就是这般。在外拈花惹草,家里的婆娘若敢说个不字,回去大爷就休了她!”
她无心再听,轻轻抽出别在左侧腰间的扇子,摇了几遥,声音冷过秋雨:“她们既然不敢说,便由我为她们说!”话音未落,手中扇子已成杀人武器,扇面翻转之间,眼前几人俱失血而亡。
满江红,一直都是她最喜欢也用着最趁手的的杀人招式。
女子随手甩去扇上血滴,耳听一阵惊呼,对面屋檐下的人眼见这场杀戮,无一不是惊恐欲逃,两条腿却如同不是自己的一般,钉在原地,迈不开步子。
她冷眼扫过,哼了一声,没有搭理。既然不曾沉迷她到了忘记家中妻儿的份上,她也就放他们去了。
沿着街道走了几百步,街口右转,再走几十步,一抬头,便能看见魅香楼的招牌。
魅香楼的老鸨魅香儿一如既往打扮的花枝招展,想来雨夜生意不如往日,亲自带了几个浓妆艳抹衣着轻佻的女子在门口拉拢客人。
“不知您这楼里是否还缺姑娘,妾身想在宝地栖身风月,可留?”她收了伞,与魅香儿并几个姑娘一同站在魅香楼的房檐下。
“风姑娘还是这么爱开玩笑。”魅香儿掩面娇笑一声:“若是别人有姑娘这般容貌,我自然乐得让她来我这楼中。然而偏偏是风姑娘你,我若是答应了,只怕楼里有了天下第一美人,却要失去天下第一琴师了。”她闻言只是笑笑,不再打趣,道:“月心在何处?劳烦带我去吧。”看她样子,似是有些疲惫了。
魅香儿拉过手边的姑娘给她引路,见她已走远,才匆忙又对周边的几个姑娘吩咐道:“风摇筝来了,你们几个拉拢客人的时候有点眼色,平日里那些色中恶鬼,便不要放进来了,宁可得罪了客人,也好过见风摇筝在我这楼里杀人。”
吩咐完自己也是叹息一声:“她这一来,生意又不好做了。”说完,也急着跟进去打点照顾,生怕谁不长眼调戏到风摇筝头上,她一招满江红,魅香儿就有的忙了。
风摇筝跟着引路的姑娘进了楼中,上到二楼,穿过几道纱帘,终于见到了自己来投奔的对象。
冷月心一身白衣清秀,未曾抬头,琴曲却突然改变,弹奏起了《相见欢》。
风摇筝笑笑,挥手让引路的姑娘退下。手中油纸伞放到一旁,紫红色的扇子在手中轻摇,挨着冷月心坐下。右手摇扇,左臂搭在冷月心肩上,透过纱帘俯视一楼大堂里那些搂着姑娘寻欢作乐的男子。
一曲终了,冷月心收手,自有楼中其他琴师继续奏乐。他转过头,无奈道:“师姐,你好歹收敛些。”风摇筝扇子掩面,娇笑两声,道:“知道知道,不就是你那小心上人在这,怕她瞧见你勾三搭四嘛。小气。”
风摇筝收了搭在他肩上的手,冷月心这才放下心来,开口询问正事:“师姐今日怎么有空,来这魅香楼寻我?上次在这里大开杀戒之后,你不是说再也不想来了吗?”冷月心提起不免叹息,去年那群不开眼的男人,只当风摇筝是魅香儿新买进来的姑娘,风摇筝扇下,岂有活命之人?
“咳咳。”风摇筝颇有些尴尬:“这不是在外有难,才来寻师弟你帮帮忙嘛。”一本正经道:“你也知道你师姐我轻易不求人,也少有敌手能打的过我。”叹了口气道:“只是无奈这次踢到了铁板,本以为去去就回的一趟出行……多亏我轻功学的高明。”
“我?我怎么护你?”冷月心面上露出几分笑容,意味不明。“天工阁派了大量高手来追杀你,光凭你我二人,再厉害,也是双拳难敌四手。”他身子前倾凑近些,继续道:“眼下唯一之计,就是在天工阁的人追上之前,你速回万妖宫,唯有回了万妖宫,凭掌门师父的能力,方能护住你。”冷月心一脸严肃。
风摇筝脸上流露出几分不愿:“你当我不直接轻轻松松回万妖宫,舍近求远来这魅香楼找你是为何?我此次……哎,我不回去,是我一人与天工阁为敌;我若回去,便是万妖宫与天工阁为敌。”
手中宝扇依旧轻摇,她轻声继续道:“原本万妖宫,是与逍遥观,神机营,昆仑山齐名的四大门派。近年来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天工阁,以偃术,画术著名,已有与四大门派齐名之势。
其他三家皆按兵不动,若此时万妖宫与天工阁开战,岂不是让那三家,既摸清天工阁虚实,又削减了我万妖宫势力?”风摇筝想的十分周全,时逢乱世,不能因自己在外得罪人,便连累了万妖宫。
“呵,师姐你也知道,其他三家是在按兵不动啊。”冷月心依然一脸阴阳怪气的笑:“知道其他三家按兵不动,师姐你能说说,你是怎么决定,突然出手想要杀人家天工阁画魂一脉大弟子乔寻影的?师弟我十分好奇。”此言一出,风摇筝更是有些不自在。
“这……有一个姑娘找到我,求我帮她杀一个负心汉……我到了才知道是要杀乔寻影……我人都到了,也不能空手而归啊……”说到这里却又忽然意识到什么,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去杀乔寻影了?”风摇筝看向冷月心。
冷月心极度无奈,坐直身子,从怀中掏出书信,上面十分熟悉的笔迹,来自万妖宫女掌门春三十娘,上书四个大字:摇筝亲启。冷月心开口解释道:“你不愿拖累万妖宫,天工阁可把你这次袭击乔寻影当做是掌门师父的委派呢。师父猜到你不会直接回去,已传书与我,这是给你的信,想来也是劝你回宫吧。”冷月心抹挑琴弦,弹奏几个零散的音,一脸笑意看风摇筝拆开春三十娘的亲笔书信。
风摇筝看着信,偶然抬头见冷月心一脸看热闹的笑意,自己也笑了笑,好心道:“师弟你这么闲,不如去看看你那个小心上人,刚才我瞧着,刀都快要亮出来了。这么高的楼梯一步跳下去,这一式虎跃涧,师姐我瞧着不错,是个有本事的。”风水轮流转,风摇筝也是一脸看好戏的样子,冷月心却是变了脸色:“梦言?你何时见着她了?”
风摇筝从书信里抬起头:“就在刚才,你看你师姐的好戏看的来劲,与我贴的那般近……想来你是心思都在我身上,那丫头隐匿一些,你便没注意到吧。”冷月心抓住风摇筝话里重点:“你说,梦言看到了我与师姐你打闹……”“别别别,不是打闹啊,是你压不住对美色的向往,故意亲近我……”风摇筝笑着打断。
冷月心被风摇筝说的无力,看了看楼梯的方向,无奈抱琴起身:“师姐你坐,累了找魅香儿给你安排个清净的房间,我先走一步。”说完,一招水云游,跑下楼梯。风摇筝笑着在他身后补上一句:“去吧,解释不清就带着她来找师姐,还没好好认识过呢。”冷月心远远答应了一声,彻底跑的没影了。
风摇筝笑着送他离开,不见人后,脸上逐渐冰冷,放下手中的信,信上“见信速归”四个大字刺的她眼睛疼。
“高手云集又如何?乔寻影伤我,这些追杀之人,却算的了什么?待我好生休养几日,再算算这追杀的账!”风摇筝猛然收了扇子,满身杀气。
第二章 浮生如梦得遇君
冷月心去找杨梦言一时半刻估计是回不来,风摇筝找魅香儿安排了一处清净房间,安心疗伤。乔寻影身为天工阁画魂一脉大弟子,实力果然超群,交手之日一时不慎中了他一招砚成冰,至今风摇筝仍觉体内寒意未除。
当日交手中了他砚成冰后,紧接着乔寻影的拿手招式庄周梦蝶也使了出来,风摇筝身受重伤能逃回来,还是多亏打斗之声引了一个个子不高的小姑娘出来,见那小姑娘拿的与乔寻影一样是画具,风摇筝抬扇便是一式混罗衣朝那小姑娘袭去,趁着那小姑娘混乱之际拖住了乔寻影,风摇筝才有了走的时机。
魅香楼虽说脂粉气息太浓,然而终究强过镇郊荒野,风摇筝一路奔波,终于有了好好疗伤之机。
宝扇放在手边,风摇筝端坐在床上,闭目疗伤。乔寻影是画魂一脉,攻击中夹杂着水与冰的意蕴,前者让人窒息,后者让人寒冷。
风摇筝竭力想将这股寒意逼出去,奈何千里奔波体力不支,一个时辰过去,不曾有丝毫治愈,反倒加重了伤势,一口血涌到喉咙,风摇筝知道,自己这伤有些棘手了。
睁眼将口中污血吐干净,风摇筝又拿了手帕,擦了擦额头冷汗,习惯性的拿起自己的扇子摇了摇,微弱的风也让她打了个寒颤,她叹息一声,将扇子合拢。
随手拉过床上锦被盖在腿上,舒适与温暖让人暂时忘却了疲惫与寒冷,风摇筝眼皮渐沉,也不多抵抗,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床是好床,被是好被,香炉里燃着的熏香也是从冷月心房里特意拿来的没什么魅香楼姑娘需要的有特殊用处的干净熏香,然而床上的人,却不得好梦。
风摇筝觉得自己迷迷糊糊之际,又到了杨家镇,自己坐在房中,房屋有些破旧,风顺着窗缝往里刮,自己找了些布将窗缝堵住,堵住之前透过窗缝向外看,外面天寒地冻,飘飞着鹅毛大雪。
忽然门开了,进来的人是范益封。他开门关门之际,冷风放肆吹入,风摇筝冷的更甚,口中说他:“怎么这么久才回,可叫我好等。”范益封眉眼含笑:“知道你不放心,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嘛。天降大雪,路不好走,回来的慢了。”
范益封脱去自己的外罩斗篷,拨动了几下火盆,口中说着:“你往日锦衣玉食,伺候你的奴婢成群,跟了我之后无那么多人使唤,想来你也不适吧。”他手上活计未停,转头对风摇筝露出一个温柔的笑。
然而风摇筝并不觉得有多暖和,似是门开了,窗开了,冷风呼呼的刮着,让人身心都跟着冷。
风摇筝有些恍惚,梦里画面闪动太快,范益封真挚的话语与微笑很快闪过,唯有寒冷不曾消失,眼前场景又是在天工阁,高大的男子浑身透露着异国的气息,却使得一手中原的画术,他画出一模一样的他自己,风摇筝知道这一招叫做临镜自写,她想要找准正确目标去攻击,却找不到。
她翻手就能施展出混罗衣或是声声慢控制住乔寻影,覆手则是一式满江红杀人,扇子在手,她却觉得自己动弹不得,低头一瞧,才看见自己浑身被冰包围,竟是又中了乔寻影的砚成冰……
眼见乔寻影朝自己嘲讽的笑笑,开口道:“万妖魅者也敢上我天工阁,就不怕死在我的蝴蝶之下?”眼前瞬间漫天蝴蝶,风摇筝心里着急,庄周梦蝶是画魂一脉的杀招之一,自己要想办法走……
焦急之下,眼前场景又变换,聂秋鹰带了东厂的人来追捕自己:“大胆风摇筝!背弃东厂,你还想逃到哪里去?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她气息越发不稳,聂秋鹰带来的一并高手都已经准备动手,她视若无睹:“聂秋鹰,背叛东厂的是我,你要抓就抓我,益封呢?你们把益封抓哪里去了?”
“风摇筝,事到如今你还不明白我怎么找到这里,瞧你如今这样子,哪还有当初东厂第一魅者的风范与智谋?你我也曾并肩作战过,奉劝你一句:范益封那小人,你不见也罢!”聂秋鹰冷笑几声。
风摇筝头疼欲裂,睡梦中亦紧紧攥着自己的武器,此扇名为相思引,然而如今已无相思,这扇子,只是一把武器而已。
梦里情景反反复复,许是重伤的原因,许多被埋藏在心底的记忆与近日的打斗一并出现在梦境里,一时是范益封的微笑,一时是聂秋鹰带人来袭,一时是乔寻影手中画笔飞舞……待到后来梦境更乱,过往种种纷杳而来,风摇筝猛然惊醒,已是一身冷汗。
这一惊醒再难入睡,桌上红烛尚未燃尽,自己并不曾睡了多久。风摇筝索性披衣坐起,想想接下来的事情。梦里范益封可以无视,聂秋鹰袭击也是旧事了,唯独贸然出手袭击乔寻影,这个危机还不曾过去。
自己这一身伤拖得太久,已是难以治愈,天工阁追杀的人与自己的距离定然是每时每刻都在缩减,凭自己重伤之身,不晓得能撑多久,若回师门,定然是给师门惹麻烦;若是不回,在这里也是连累月心师弟;本想到了魅香楼有个暂时安身之地能放心的疗伤,而如今却……哎!风摇筝心中犹豫,眼下究竟该何去何从?难不成还真要厚着脸皮回万妖宫受大家庇佑?
夜风本就寒冷,风摇筝下了床,欲将半开的窗子关好。到了窗边,却听见路过的楼里姑娘们闲聊:“方才进楼的那两位公子,模样真是俊俏,若是能去服侍一二,春风一度,当真是三生有幸啊。”
另一女子应和几声,颇有些惋惜:“瞧那二人进了楼,一个倒是要叫姐妹,另一个偏拦着,只是听曲喝酒,哎。”“想来是家有娇妻,两人来此喝酒谈生意吧。”风摇筝听到此冷笑两声,颇为不屑,来魅香楼的男人,除了自家那师弟来此弹琴,还能有哪个是好男人?
一思及此,却听那几个姑娘也提及了冷月心。“可惜冷公子不在,此等俊俏郎君,若要听曲,也只有冷公子配弹琴给他们听了。”几个姑娘越走越远,风摇筝倒是来了兴趣,穿好衣裳,坐回梳妆台前,翻了翻此屋备好的首饰妆奁,挑了几支看得过眼的珠钗簪花并一身首饰,略施粉黛,拿好自己的扇子便出门而去。
长夜漫漫,不如去看看。她不好奇谁家的公子来这魅香楼装柳下惠,倒是好奇何样的人物,在这些姑娘口中,配听冷月心弹琴。
此时已是夜半,因这魅香楼的工作特性,倒是还热闹的紧,先来的宾客大多已与姑娘进了房该忙啥忙啥,而陆续放进来的客人,还未看好姑娘的,依旧在大堂里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欣赏着歌舞。
风摇筝在这魅香楼里是魅香儿特意吩咐上下敬重的贵客,她出来随便拉住一个姑娘问问两个清秀没点姑娘的公子,自然都乐意为她指路。听闻那二人要听曲子,风摇筝心思一转已有了折腾人的办法,对那姑娘道:“你去,告诉那两位要听曲的爷,就说你们香儿妈妈特意寻了楼中擅长弹曲的姑娘,在楼上的房里等他们。”那姑娘不敢得罪于她,只好照办。
风摇筝唤过楼中小厮,取了琵琶送至楼上房中,自己动手垂下了珠帘,安稳坐好,抱起琵琶,试了试音,门口略有嘈杂声响,风摇筝听出,人,已经来了。
“这魅香楼倒是花样百出。想来是见你我没点姑娘相陪,以为没有看上的姑娘,特意找了个弹曲好的,哄我们开心吧。”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风摇筝皱了皱眉,这声音颇有些甜美柔和在里面,若不是这是来魅香楼的客人,她听这声音,多半也要认为是女子了。
“想来多半如此。我听闻魅香楼是这金陵第一青楼,人都道楼中有天下第一琴师冷公子,这名声比当红的花魁还要响亮几分。却不知何时楼里有了弹曲这般功力深厚的姑娘,许是我孤陋寡闻了。”这声音倒是纯正的男音,不甚高昂,有些低沉,却意外的悦耳好听,犹如叮咚泉水,听着就叫人舒坦。
风摇筝微微一笑,对今晚的决定很是满意。
话音落两人已经站到了门口,却迟迟不曾推门进来。风摇筝开口道:“你们所言的冷公子,乃是与妾身同一个师父教出来的师弟。不知妾身这个师姐,可否有这个荣幸,为二位公子弹奏一曲?”风摇筝一边说话,一边十指拨弦,乃是一曲《夕阳箫鼓》。
“难怪是冷公子师姐,姑娘的曲艺,也是如同天人了。”那声音答复了他一句,门终于被缓缓推开,风摇筝弹琵琶不停,不再看弦,抬起头,隔着珠帘,朝二人露出一个勾魂摄魄的笑:“公子谬赞。请进吧。”
二人在桌旁坐下,风摇筝弹着琵琶,悄悄打量二人。先说话的那个,倒是自己没有料错,那般甜美的声音,果然是一个明眸皓齿的姑娘,做一身男装打扮,话语里虽是称呼着师兄弟,然而风摇筝心里明白,这应该是哪个门派一对师兄妹出来游玩。
难怪没点姑娘陪着。风摇筝心里了悟。看那扮男装的姑娘身旁,那一身青衣的俊秀公子,被那小一些的称呼着师兄,多半是担心自家师妹,所以不曾叫姑娘前来伺候吧。
风摇筝一边弹奏琵琶,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闲猜,这对师兄妹,是郎情妾意的准夫妻,还是单纯师兄妹来此处开眼界?
风摇筝笑容更浓,虽不知这二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什么来意,总之,那青衣男子,长的倒是还不错,赏心悦目。无论如何,今晚应该会挺有趣了。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合作、疑问请点击给我发信息 点击链接加入【17173社区玩家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