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361|回复: 0

[搬运] 倩女异事录之无名山庄

[复制链接]
奈何桥上

945

主题

956

帖子

3735

积分

Lv.6

Rank: 6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7-11-13 13: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欧陈浩瀚
导读
小喜惊道:“这不可能啊!这间房子我还在里面躺过,怎么……是一面墙?”
初十吓得躲到初七后面颤声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初七强自镇定地说道:“这山庄邪门。”
我是一名新倩女幽魂OL的玩家,辗转几个区、几年时间,谈不上忠实或者骨灰,也就是打发时间而已。新倩女幽魂OL这个网络游戏在我看来可能是某种临界点,似乎建立了我与某个世界的联系。
我的身边发生过不少关于新倩女幽魂OL的灵异事件,本文就是其中一个,至于事件的真实性,各位看官您信则信,您不信就权当看故事。
我现在玩的角色是侠客,在新纪元大服冥凤鬼区的一个小帮会【听香水榭】当帮主,原名叫【太帅】,现已根据看官的要求,改叫【中元】。
今天我要讲的是一个关于帮会断恨【小喜】的故事,也许也是关于我自己的事情。
这是一个独立的、有始有终的一个故事,作为本系列的第八篇。
小喜是帮里为数不多的我见过面的小伙伴,是个健谈、善于观察的南方男生。作为帮会的元老成员,小喜有一段时间没有上线,据他说是去医院接受治疗,病症是妄想症。
妄想症又称妄想性障碍,是一种精神病学诊断,指“抱有一个或多个非怪诞性的妄想,同时不存在任何其他精神病症状”。然而治疗他的医院经过诊断和临床观察,并没有发现这样的病症,所以他“无病释放”了。
说道被送入医院治疗的原因,小喜讲了下面的事情给我。
海棠是帮会的一个女偃师,比较小白,入帮时间虽早但是并不是很起眼。由于家园的原因,海棠被我介绍给小喜当房客,一来二去他们成为了好朋友。
2017年4月的一天,海棠说她5月1日过生日,邀请距离不远的帮会小伙伴面基庆生。应邀的当然有小喜,我因为工作原因没有去。除了小喜以外同去的还有帮里一对现实夫妇,【初七】和【初十】,倩女职业分别是男断恨和女医生,同时他们也是小喜、海棠的固定队成员。
他们四个相约去H市郊外的一处偏僻山庄度假。说来也怪,那个山庄的名字大家都记不清楚了,本文索性称其为无名山庄。
小喜距离比较近,所以是第一个赶到无名山庄的。那个山庄位于群山环绕的一个山坳中,进庄只有一条山路,山庄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风格,也不算豪华,仅仅是自然风景比较怡人罢了。
山庄的门庭接待是一个阴沉的中年男子,只有一只眼睛,右边眼睛带了一块黑布遮着。乍一看,还是有点吓人,不过态度非常和蔼。
独眼男子跟小喜打招呼说道:“小喜先生是吧,海棠女士预定了一个三室一厅的大套间,说你们有四个人一起入住对吧?”
说话间小喜注意到独眼男子遮住眼睛的黑布并不是普通的形状,而是一个类似于椭圆形的一个不规则图案,在对称的两边各有四根肉眼很难识别的细微的黑色线条,若非小喜视力极佳,根本无法注意到。
小喜微微一愣,冲独眼男子笑道:“是的,您是服务生么?”
独眼男子笑道:“我是这里的老板,这里没有专门接待的服务生,您当我是服务生就好了。”
小喜说道:“好的,老板,您这眼睛……?”
独眼老板说道:“让你觉得不舒服了是吧?不好意思,这是一次意外造成的。”
小喜说道:“那您这块眼罩好像很不一般。”
独眼老板貌似并不想回答,只是笑了笑换了话题说道:“这里一共有三层楼,您的房间在二楼,虽然是五一节,但是这里只有你们一批客人,所以各项设施您尽管享用。”
关于遮眼罩小喜仅仅是随口问道,所以独眼老板没有回答他也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就在小喜上楼的瞬间,他撇到独眼老板眼罩上的线条貌似在动,由于这一瞥非常不经意,所以小喜并没有追问或者探究。
二楼套间非常大,足有两百平方米,有三间卧室,但却有一间卧室没有窗子。
“奇怪,这山庄独门独户,不存在朝向和相邻问题,为什么这间卧室没有窗户?”小喜不解地想到,出于礼让,小喜把有窗户的两间卧室留给了海棠和初七夫妇,自己先住进了没有窗户的卧室。
海棠和初七夫妇随后便来了,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海棠是典型的南方女生,小巧玲珑,话虽不多但眼睛格外闪亮。初七夫妇均上班多年,成熟稳重。
通过游戏里的交谈,海棠是个通情达理的女生,关于卧室的选择,她强硬的要求住没有窗户的房间,小喜便顺着她的意思搬走。
安顿好以后海棠带领大家一同游览山庄,小喜特意留心了山庄主建筑的解构,那是一栋三层别墅,每面墙都有窗户。“奇怪,那个没有窗户的卧室是在什么位置,明明每面墙都能按装窗户,为什么那一间卧室不涉及窗户?”小喜非常不解。
小喜在其他三人休息的时候带着疑问找到了独眼老板。
独眼老板微微一笑说道:“小喜先生观察入微啊,那个卧室是设计上的一个败笔。”
听到老板的说辞,小喜笑了笑随口打了个哈哈,但其实心底完全不信。“真的只有这么简单么?”
说话间,小喜注意到了独眼老板的眼罩,那八根黑线依旧还在,而且小喜确定那八根黑线在动,不是自己眼睛花了。
于是在吃饭的时候,小喜跟其他三人说:“不是我多疑啊,各位,我觉得这山庄有古怪。”
海棠问道:“什么古怪?”
小喜说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那个独眼老板的眼罩?那眼罩的形状当真无法形容,好像……好像某类昆虫的身体?”
初七说道:“我也注意到了,我以为是某种时尚。”
初十则说道:“我只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海棠那间卧室没有窗户,不合常理啊。”
小喜说:“对就这两处疑点我觉得很奇怪,还有一个,五一节虽然不是七天假,好歹也是小黄金周,为什么这个山庄只有我们一批游客?”
海棠说到:“只有我们一批还不好?人多很麻烦的,我们应该庆幸啦。”
四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竟然把话题扯到倩女幽魂帮会联赛上去了,和谐欢愉的气氛让小喜没有继续多想。
但是入夜了,小喜却觉得不对劲。
九点多,小喜四人吃完了夜宵各自回到房间休息,小喜偷偷溜出房间,想去山庄里转转,就在他下楼到门庭的时候,他看到独眼老板正在吧台桌子上干些什么。
门庭灯光很亮,吧台的位置侧对着小喜,在这样的光线下,加上小喜完美的视力,可以看清独眼老板的一举一动。
那个形状奇怪、有八根黑线怪眼罩被老板放在一边,远远望去,真如某种昆虫趴在吧台上一般。
没有了眼罩的遮盖,小喜看到了老板的右眼——独眼老板的右眼并没有出现预想中的情景,一个黑洞或者只有眼白没有眼球,那个右眼是一个正常的眼睛的样子。
“奇怪,这眼睛不像是有疾病,为什么他要带个眼罩?”小喜没有发出声音,他藏身在楼梯道拐角的黑暗处,偷偷地盯着独眼老板。
老板从抽屉里取出一面镜子,然后对着镜子揉弄这自己的右眼。这时老板忽然缓缓侧过头看了看小喜的位置,他没有发现小喜,但小喜却发现了异常!
那个老板的右眼珠竟然在变动大小!
“what……the……fuck?”小喜一方面瞪大眼睛看着独眼老板的右眼,另一方面却又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小喜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定自己眼睛没有问题之后又看向独眼老板。
老板不但右眼眼球在变动大小,左眼的眼球也有异动——左眼眼球不断地靠近右眼,直到完全消失在左眼的右眼角,不一会,右眼的左眼角浮出了另一个眼球!接着,右眼的两个眼球不断地靠近,最终变成了一个!
小喜被这一幕惊呆,而老板右眼的异动还没有结束,那一个眼球在大小变幻若干次之后,突然又分成了两个!
然后两个又分成了四个!四个分成了八个!!
小喜默默地咽了口唾沫,他颤抖着轻声退上楼梯并飞速回到自己房间,钻进被窝里。
“一定是我没有睡醒,这么诡异的事情说出去也没有人信。”小喜心下嘀咕道,强迫自己数羊入睡。
就在小喜即将睡着的时候,初七房间里发出一声尖叫!小喜犹豫了一会但还是爬起来打开了客厅的灯,初七和初十卧室的门开着,初十面色慌张地站在卧室外的客厅角落里。
初七看到小喜,连忙抱歉到:“没事没事,初十看到了一只蜘蛛,吵到你了吧?不好意思。”
“蜘蛛?”小喜仿佛被初七提醒了,他紧皱着眉头,思忖良久后问道:“蜘蛛……一般有几条腿?”
初十颤抖着说道:“就是因为蜘蛛腿多,我才觉得特别恶心,好像一般是八条腿吧,一看到蜘蛛腿动我就浑身鸡皮疙瘩。”
“八条腿!蜘蛛!”小喜的脑子开始迅速寻找自己问蜘蛛腿这个问题的根源,然后他便联想到独眼老板的眼罩的形状,以及那无法解释的八根细线。
初七仿佛恶作剧一般恶心初十道:“蜘蛛不但有八条腿,还有好多个眼睛呢。”
初十佯装生气道:“滚滚滚,再说就跟你离婚。”
“好多个眼睛!蜘蛛!”小喜不敢联想了,他见初七夫妇无恙地回到卧室,便道了一声晚安,又回到了自己的被窝。
“刚看到的独眼老板的有好多个眼珠……应该是我眼花了,这不符合逻辑,恩,就这样。”小喜再次强行安慰自己道。
很显然,这注定是一个不寻常的夜晚,小喜入睡不久便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他被成千上万只蜘蛛追杀,为首的一只蜘蛛还能说人话,而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小喜先生是吧,海棠女士预定了一个三室一厅的大套间,说你们有四个人一起入住对吧……”
小喜猛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那噩梦并没有像往常的梦境一般随即消失,而仿佛是一段深刻的记忆,一直停留在他脑海里。尤其是那个为首的说话的蜘蛛,小喜清晰的记得那是个带了独眼眼罩的蜘蛛!
这时,他发现手机一格信号都没有,毫无睡意的小喜索性再次悄悄下到一楼,这时独眼老板已经不见了,门庭灯火通明,也不令人害怕,门庭的电视里放着某场足球比赛,整体感觉一团宁静和谐。
山庄里四处都有路灯,根本不像是发生“可怕事情”的地方,小喜的心里安心了许多。但这时他却看到了二楼亮灯的一处房间——
从他下楼的方向和位置来判断,那里正是海棠的房间!而海棠的房间分明没有窗户!那这灯光究竟是从何处发出来的?
小喜靠近山庄主楼的外墙,令他更惊异的事情发生了!那主楼外墙上的窗户竟然是假的!是画上去的立体画!
小喜连忙看了看自己房间和初七夫妇房间的位置,发出灯光的都是那逼真的立体画!
小喜心里顿时七上八下,他迅速回到二楼叫醒初七夫妇,告知他们自己发现的怪异。初七听完后立刻便觉得事情不简单,三人便一起去敲海棠的卧室门。
敲了半天没人开门,初七便试探性地打开了房门,房门里面尽然是一面墙!那面墙上布满了蜘蛛网,看上去时间非常久远,根本不像是新砌的墙。
小喜惊道:“这不可能啊!这间房子我还在里面躺过,怎么……是一面墙?”
初十吓得躲到初七后面颤声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初七强自镇定地说道:“这山庄邪门。”
小喜问道:“你们是不是开车来的?”
初七说道:“恩,车就停在门庭外面,一出去就能看到。”
小喜想了想又说道:“不行,海棠不见了,我得找到她才行,这样,你们去车里面等我,我去山庄里找找。”
初七说道:“不可,这个时候我们还是不要分开,这么大的山庄,手机又没有信号,聚在一起好一点。”
小喜点了点头,于是他们俩人便从房间里找到扳手和木棍拿在手中,一起下到一楼去。
一楼依旧灯火通明,独眼老板正跟海棠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小喜看了一眼初七,然后试探性地喊了一声道:“海棠?”
海棠回头看着小喜笑道:“嗨你们都没睡?我跟老板一起看球赛呢。”
初七问道:“什么球赛?”
那电视上分明在播放类似“动物世界”的节目,正在演蜘蛛如何逮捕猎物!
海棠一耸肩说道:“我真在看球赛呀,刚换到这个频道来的。”
初七接着冷声问道:“你电视电源都没有接通,你看的什么球赛?”
海棠面色忽然沉了下来冲小喜三人道:“我跟老板处理点私人恩怨,你们该睡觉的就去睡觉可好?”
小喜双手紧握着扳手问道:“你到底是不是海棠?你房间到底怎么回事?”
独眼老板忽然笑道:“你有见过蜘蛛睡在人类床上的么?它们要睡在网上。”
海棠冰冷这一张脸盯着独眼老板说道:“老板,这样可就没意思了?我没想多嘴,你却多嘴?”
独眼老板朝着小喜撅了撅嘴说道:“你的朋友显然已经识破了,你也被识破岂不是公平一些?”说完独眼老板取下了眼罩。
在小喜等四人的注视下,老板的右眼的确有一个眼球,但是迅速的,如同细胞分裂一般,一个眼球分裂成了两个,两个变成四个,四个变成八个,芝麻大一点的眼球,却看得分外清晰。左眼原本正常的眼睛,眼球却不见了,只剩下一片虚无的眼白。
初十尖叫一声捂住眼睛,初七则连忙将初十搂进怀里。
海棠摇了摇头,说道:“老板,你修行不够,我劝你不要在这里害人。”
独眼老板冷冷地站了起来,脱掉了自己的上衣,露出毛发发达的胸膛。他的两个肩膀已经变得异常肿大,从他的两侧肩膀上和两个腋窝里,慢慢地各伸出一个肉芽一般的凸起物。
那个凸起物在伸出来的瞬间变开始变长,变粗,最终变成胳膊一样的外观!只是比正常的胳膊更长更细。
六个胳膊、两条腿、八个眼球!
小喜强忍着心中的复杂的恐惧感慢慢向后退,直到紧贴着墙壁。一旁的初十因为恶心八条腿的生物已经昏厥了过去,软倒在初七身上。
海棠又一次摇了摇头,转而冲小喜说道:“别怕,我不会让他伤害你的。”说完海棠也站了起来,并缓缓走到独眼老板的对立面,俩人形成对峙的局势。
海棠的眼睛一直是正常的人眼状态,但是海棠的额头上却突然开出六条半寸长短的缝,缝如眼睛睁开一般缓缓的张开,并且各露出了一个眼球!
八个眼睛!
海棠并没有像独眼老板一样从肩膀和腋窝长出四个手臂,但是她背部却有两个团状物在上下游走,突地海棠的衣服被撑破,蝴蝶骨以下的位置长出两个拳头大小的肉包,肉包长出后随即裂开,每个肉包各有两根细细的骨头伸了出来。
那骨头逐渐变长,并分为三节,自然而然地环住海棠的身体伸向前方。骨头尖部在门庭的灯光照耀下,闪着森森的寒光,还有一滴不知名的液体从尖部流下,滴在地上。但听一阵轻微的“斯斯”声,地面上的地摊因被不明液体滴中,而迅速地腐烂并向四周腐蚀过去。
独眼老板微微一愣,惊诧道:“你居然已经到肢体‘骨化’的地步,果然高我一等。”
海棠冷笑道:“你知道就好,早点收了你的皮毛功夫,我权当没看到你。”
独眼老板说:“你身后有三个人,一个是你姘头,我不动,另外一对夫妇留一个给我,见面分一份,要不然我岂不是太丢面子?”
海棠瞥了眼小喜和初七夫妇,似乎正在犹豫。
独眼老板连忙接着说道:“跟我打一场,就算你有胜算,也是会损道行的,不如把那个中年男人给我,其他的你带走,咱们就当从来没见过。”
海棠冷声道:“我倒是只担心那个年轻的男的,这一对夫妇随你,不过这么多年没有活动,我更想动一动。”
小喜正要说些什么,却忽地肩膀上一沉,初七将初十靠在了他身上。初七示意小喜他要过去,小喜拼命摇头却是无用功。
独眼老板看着初七走向他们,邪笑道:“怎么,你要为爱献身么?”
初七默默地摇了摇头,认真地说道:“你们难道不知道,新中国建国之后不允许成精么?”
独眼老板收齐邪笑,冷声道:“我就成了精,你奈我何?”
初七沉声说道:“既然能有妖魔精怪,自然就能有神仙佛道,你想清楚。”这时初七又瞥了海棠一眼,重复了一遍刚刚海棠说给独眼老板的话:“你们,都想清楚——收了你们的皮毛功夫,我权当没看到你们。”
独眼老板盯着初七,忽地退了一步,他的右眼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放大,直到最后,独眼老板的整个额头都被右眼所占据——
与其继续说是“右眼”,不如说是一个巨大的肉窝,八个芝麻大点眼球变成了核桃大小,眼白变成了流动的白色液体,但是并未溢出。
独眼老板的左眼被右眼压迫的只有指头尖大小,位置也变成了眉心。现在看起来,更符合“独眼”的称呼。
海棠则侧身疑惑地看着初七,小喜更是不明就里地看着场中三人,三个不应该出现在自己生活中的人。
海棠忽而说道:“初七,我不是敌人。”
初七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个奇形怪状的“人”说道:“我也并不清楚,你是不是朋友。”
独眼老板见有机可趁便笑道:“妹子,我看我们才有可能是朋友。”
海棠坚定地拒绝道:“我从不伤人,只这一点,我们就不是一路人。”
说话间独眼老板忽地扑将上来,海棠一不留神便被扑倒在地上,老板的双手按住海棠的双手,后长出来的四只手扣住海棠的四根骨刺根部,双腿则弯曲着用膝盖顶住海棠的膝盖。
独眼老板将头使劲凑到海棠跟前,额头上的独眼充斥着血丝,血丝遍布在八个眼球周围,仿佛整个眼睛都要裂开一般。
初七默默地看着两个怪物颤抖,并不想出手相救,小喜看着心底发麻,低声问初七道:“这两个是什么怪物?蜘蛛成精么?”
初七没有说话,算作默认了。
小喜又道:“我去,不是吧,这什么时代还能遇到妖魔鬼怪?”
初七依旧没有答话,只是默默地关注着战局。
小喜转而再道:“那……你又是什么?天兵天将?”
初七不禁莞尔地看了一眼小喜,说道:“你就不害怕么?这么多话。”
小喜撇了撇嘴说道:“他们刚开始咔咔咔‘变身’还是有点害怕的,这会儿害怕也没啥用啊,再说咱们玩的新倩女幽魂OL有的是妖魔鬼怪……对了,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你是啥?”
初七说道:“抽刀断水昆仑客。”
小喜一愣问道:“啥意思?这不就是新倩女幽魂OL昆仑师门的刀客么?你意思是你的身份是刀客?”
初七笑着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此时,独眼老板和海棠继续酣斗,并无胜负之分,但初七却看到了一次机会,那独眼老板全神贯注地对付海棠,近十分钟都没有注意过后背这个位置。
初七缓缓蓄力,右手手刀势成,在独眼老板再次全力进攻海棠的时候,一记手刀劈在独眼老板后背……
小喜并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他醒来的时候是在一家卫生院里,初七夫妇在隔壁床上坐着,而自己的母亲坐在自己床尾。
小喜的脑袋很疼,很多发生的事情想不起来,而根据初七的描述,小喜和初七夫妇相约游玩,但是却被无良酒店坑骗,只能露宿山林。小喜因此得了病,初七便就近送小喜看病,并通知了小喜的家属。
听了初七的描述,小喜总感觉漏了点什么,他依稀想到海棠这个名字,但是初七夫妇却说从未听过,他登陆新倩女幽魂OL后也没有在自己所在帮会里查到任何信息。
事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小喜将他残存的记忆和一直梦到的画面慢慢拼凑,拼凑出了上面的故事,他跟家里人说,家里人不信;跟身边的朋友说,朋友也不信;跟初七夫妇求证,也得不到任何结果,最终被送去医院治疗妄想症。
但是他给我说,我却信。
只是这个山庄的名字和海棠这个人都没有存在的确凿依据。
我问小喜道:“你觉得海棠有没有可能加害你们?”
小喜说道:“我觉得不会,我觉得啊,既然世上有妖魔鬼怪,妖魔鬼怪吃饭未必还跟人一样分个三餐,海棠跟我们接触过,她是个善良的……”小喜想称呼海棠为“人”,但是却又觉得不合适。
我又问道:“你觉得海棠为啥会约你们去那个地方?”
小喜猜测道:“也许那个山庄是个什么任务?跟新倩女幽魂OL的夜宴任务一样……必须几个人组队才能去……”
我摇了摇头说道:“小喜啊,我觉得吧,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海棠绝对居心不良。”
小喜没有再回复我。
跟小喜微信聊完,我拨通了初七的电话。
我说道:“我发现你戏真多,想吃个人就吃个人吧,为毛还把自己的形象搞的这么光辉?”
初七道:“那不能怪我,本来就想骗个人出来吃吃,结果同行的人和店老板都是同道中人,我可不愿意为别人作嫁衣裳。”
我接着说道:“后面还有没有什么精彩的你来给我补充一下。”
初七说道:“没啥了,那天我跟我媳妇难得吃饱一顿饭,实在吃不下爱去了,就索性当了把好人放过了小喜。而且我还有一个新发现。”
我问道:“什么发现?”
初七阴测测地笑道:“同类比较好吃。”
我也冷笑道:“够胆的,哪天你吃一吃我试试?”
【全文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链接加入【17173社区玩家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