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73有料社区

查看: 5103|回复: 0

剑网3原创小说欣赏推荐 【羊花】偏爱 三

[复制链接]
泰山北斗

1809

主题

9123

帖子

2万

积分

总版主

Rank: 32Rank: 32

发表于 2017-11-11 07: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剑网3优秀同人欣赏,剑三杂食,一个随时准备好了坑文


  17173剑网三专区授权发布,未经原作者允许严禁转载


  作者:微博@好梦不过时

2002.jpg

  【羊花】偏爱(三)

  气纯:苏辞

  花花:殷子璐

  作死反派咩

  (三)

  苏辞内伤未愈,不宜动武,殷子璐带着苏辞摸黑躲入山林。对方人多势众,两番交锋,他们气势汹汹意在苏辞,殷子璐无杀人之意,又带了个不能动武的大男人,左支右绌之下不可谓不狼狈。

  他们躲入一个漆黑的山洞。

  殷子璐后背靠冰冷洞壁,匀了匀急促的喘息,仍牢牢紧攥着掌中的手。

  苏辞突然开口道:“你知不知道,江湖上想杀我的人可不止那些,今日你救了我,就洗不干净了。”

  殷子璐眨了眨眼,笑了声:“逃的太狼狈,这身衣裳确实是洗不干净了。”

  苏辞语气变得微妙,“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洞中黑黝黝的,可习武之人,耳目灵敏,殷子璐转头和苏辞对视,对方唇角上翘,勾着嘲弄的弧度。殷子璐捏了捏掌中手指,盘腿坐定,悠然道:“你是我的病人,身为医者,自然要保护好病人,何况……”

  他一笑,直白热情,“我喜欢你,真喜欢。”

  这是头一回,殷子璐在苏辞面前真切的剖白心意,时间不好,地点不好,可他也不知怎的,就轻易的说出了口。就像是今日暖洋洋晒到身上的初春阳光,话说出口,指尖酥麻,浑身都舒畅了。

  喜欢本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无需遮着掩着。

  苏辞却沉默了一会儿,凑近殷子璐,鼻尖相对,轻声道:“你究竟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殷子璐不知江湖事,但不是个傻子,苏辞掩饰的再好,观苏辞棋路就可知其人心思深沉,定是满手血腥的杀伐之辈。

  “你这喜欢,又值几分?”

  呼吸缠缠绵绵,殷子璐倾身在苏辞唇边印个亲吻,毫不在意道:“如果你是个好人,那就更喜欢你一点。”

  “如果你是个大坏人,那就少喜欢你一点。”

  这话说的透着股子稚气,偏又认真的让人笑不出来,苏辞心尖儿都颤了,此人骨子里非善类,殷子璐捧了一腔心意在他面前,他还要畏它烫手,又嫌又按捺不住翻来覆去的审视个够。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可以养出这样的人,如此愚蠢……痴傻。

  他实在很想知道,有朝一日,殷子璐见了这丑陋人心,经众叛亲离,还能不能端出这副温软痴憨,万事皆好的模样。

  苏辞心底陡然生出戾气,几乎想将殷子璐抵在壁上欺凌,看他再也笑不出来,痛哭流涕才觉快意。

  如是想,苏辞面上不显山不露水,笑道:“先生这话说的冲动了。”

  殷子璐心底不无失落,松了一直攥在掌心的手,恹恹说:“我娘说如果不冲动,就和我爹一样,老了。”

  “哦?”苏辞侧耳。

  殷子璐提起双亲,本想说些什么,突然想起苏辞自幼被父母卖给别人,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转了话头道:“没动静了,出去看看?”

  苏辞应下。

  他二人走出山林,月色皎皎,但闻三两声乌鸦啼叫,树影婆娑,凉意入骨。

  以免给村民带来麻烦,殷子璐不打算再回洛村,他此前收了好友叶暗的飞鸽传书,打算前去扬州。

  洛村在金水镇,距扬州并不远。

  那些江湖中人遍寻不见人,想来已经去了其他地方,岂料又有人拦路。

  那是个二十四五的年轻人,握长刀,面目俊朗,颇有几分正气凛然的意味。细看对方眉眼,殷子璐却觉得莫名眼熟。

  “你还真是胆大,竟敢自投罗网。”那年轻人冷哼一声,显然与苏辞是旧相识,视线扫过殷子璐,嗤道:“万花谷的人,和苏辞一道,那就是一丘之貉。”

  殷子璐摸了摸鼻尖,扫过森寒雪亮的刀刃,刀刃厚重有沟槽,当日他救起苏辞,他身上就有这刀留下的伤口。

  “你这一亮相,仇人还真不少。”殷子璐小声说了句,脚下却上前半步,将苏辞护在身后。苏辞目光越过殷子璐肩头,和那年轻人对视了一眼,轻轻笑了笑,“他刀法尚可,你小心。”

  二人旁若无人的交谈,年轻刀客心高气傲,岂能容忍,当即提刀斩来。刀气凛冽,霸刀至极,殷子璐神色一正,提笔而上。

  殷子璐师承其父母,天赋上佳,自小便是谷中佼佼者。这年轻人也是年轻一辈的翘楚,一手刀法使的毫无花哨,招招都是杀招。转眼过了数十招分不出上下,那年轻人眼中战意更甚,殷子璐已然认出对方来路,不欲多作纠缠,足尖疾退太阴避其锋芒,扬声道:“刘二公子,横刀对恩人痛下杀手,不是名门正道该做的事吧。”

  刀客冷笑道:“你与我有什么恩惠。”

  “你难道不知道,令尊已病了半年?”苏辞倚树观战,闲闲插话。

  此言一出,刀客身形滞了须臾,却是中了一记芙蓉并蒂,再也无法动弹。

  “卑鄙!”那年轻人怒骂。

  “兵不厌诈,”殷子璐笑了笑,拿笔尖儿敲了敲对方,“打打杀杀的事先放一放,天亮了就回去看你爹吧。”

  难怪他说看的眼熟,正是刘家那个江湖颇有名气的二少爷,和他爹长的一个模子印出来似的。殷子璐脱了对方衣衫,不顾那骂骂咧咧,一脸菜色的刘二少,直接用腰带将人绑在树干上,“对不住了啊,刘二少爷。”

  事情办妥,殷子璐拉着苏辞就走,苏辞回头看了眼那双眼冒火的年轻人,嘴角弯出个毫无温度的笑容。那刘二少爷话到嘴边,脊背一寒猛的僵住,一个字也吐不出了。

  临到别时,东方已露鱼肚白,草色深,露水重,长径漫漫。

  殷子璐将两个装了药丸的锦匣递给苏辞,一番叮嘱说完,虽有不舍,却也不是放不下的人,露不出扭捏的小女儿姿态。

  “你内伤未愈,一个月之内,尽量不要动武。”殷子璐抿了抿嘴唇,“江湖如履薄冰,你多小心。”

  苏辞轻笑了声,他既然没死,那死的就是其他人了,这话他自不会和殷子璐言说,“我记着了。”

  殷子璐道:“昨夜所说,我是认真的。”

  苏辞:“我知道。”

  静默无言。

  殷子璐双手搓了把脸,重新展出灿烂笑容,眼里似盛满初升的朝阳,道:“道长,我要去扬州了,他日有缘再见。”

  苏辞微笑颔首,谦谦如正人君子:“会再见的。”

  殷子璐迟迟等不来想听的话,嘴角牵了个笑,终于利落转过身,摆了摆手以作告别,长身紫衫渐行渐远。

  苏辞目送殷子璐走远,摩挲手中锦匣,他知道殷子璐一直在渴求他的回应。

  少时他被父母卖给了一户好人家,那户好人家,是当地有名的富户善人,买了他要收为义子,爹娘自然无不允,欢天喜地的拿了银子就将他送入那红墙黛瓦里。

  怎知,那是个魔窟。

  那富户好娈童,性癖古怪,暗地里不知玩死了多少个孩子。

  苏辞的长相是少有的漂亮,深得那富户喜欢,竟被他如珠如宝的捧在掌心,真当儿子似的宠。时有个在府中已待了几年的少年,已被折磨的瘦骨伶仃,苏辞掰了半块糕点给他,那少年就坐地面狼吞虎咽,吃完了,舔着手指,爬到他脚边拽着锦绣袍子,低着声音笑,“你可别信了那禽兽,他对你好,是想把你养好了再吃下去。”

  咬牙切齿的一个吃字,把不过八九岁的孩子骇的浑身哆嗦,脚一软,竟一屁股坐在地上。

  少年脸颊瘦削,黑沉沉的一双眼尽是死气,隐约可见漂亮的轮廓,他凑到苏辞耳边,吃吃道:“这种人,吃不到嘴里,就是好的,玩腻了你就成了块烂肉。”

  “这庄子里被他玩过的孩子,哪个得了好,你可学聪明点,别浪费了这张脸。”

  后来苏辞听闻那少年投了井,尸体被捞上来时,已经发臭了。

  苏辞自小聪敏,又是身临险境,一瞬间就长大了。他和所谓的“义父”斗智斗勇,那富户看着半大的孩子自恃聪明,玩些无伤大雅的小心计,竟也陪着他玩。

  直到他耐心尽失,醉酒逞欲,要将那玩了一整年欲擒故纵把戏的孩子拆穿入腹。

  苏辞惊惶尖叫,满屋逃窜,满地破碎的古董花瓶锦帐,苏辞跌跌撞撞,最后被那富户摁在地上。

  苏辞袖中藏的剪刀顺势捅入了富户心脏。

  为这一刀,他筹谋了三个月。

  半大孩子癫狂的握着剪刀一刀又一刀扎入尸体,鲜血喷溅,千刀万剐也不足以平息苏辞满腔怨怼愤怒。

  苏辞指尖发凉,他已经看不见殷子璐的身影了,却分外怀念殷子璐的手。

  那双手,漂亮又温暖,说喜欢他时指尖会紧张的蜷缩起。

  他喜欢殷子璐,喜欢他的干净漂亮,热忱坦率,善良温暖,所有都喜欢,甚至是向往的。伴随喜欢而来的,更多的是深入骨髓的阴暗和恶意。

  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得到了,就要把他牢牢的锁住才好。

  苏辞微微一笑,头一回有人给他买衣服,他得去把殷子璐亲自给买的新衣服拿回来。

  了解更多剑网3资讯推荐尽在17173剑网三专区

  17173剑网三专区授权发布,未经原作者允许严禁转载

  作者:微博@好梦不过时

  投稿请联系QQ:2175754956 | 云荒,17173剑网三专区感谢有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合作、疑问请点击给我发信息 点击链接加入【17173社区玩家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