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73有料社区

查看: 3049|回复: 0

剑网3原创小说欣赏推荐 【羊花】偏爱 二

[复制链接]
泰山北斗

1809

主题

8962

帖子

2万

积分

总版主

Rank: 32Rank: 32

发表于 2017-11-11 07: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剑网3优秀同人欣赏,剑三杂食,一个随时准备好了坑文


  17173剑网三专区授权发布,未经原作者允许严禁转载


  作者:微博@好梦不过时


  2001.jpg

 【羊花】偏爱(二)

  气纯:苏辞

  花花:殷子璐

  作死反派咩。

  刘家庄附近的市集叫做刘家集,是这方圆百里最大的市集,相较于大城镇的繁华,刘家集虽小,却是五脏俱全。

  洛村距刘家集不远,殷子璐骑黄牛,又从村民里借了匹老马予苏辞,二人就这般去赶集。

  时正值三月春,路边垂柳青青,殷子璐倒骑黄牛,唇边横了支白玉笛,吹出轻快婉转的调儿。苏辞不紧不慢跟在他身边,两指摘了片柳叶,衔唇边不时吹出几个调相和。

  殷子璐转了转笛子,道:“想不到,道长还通音律。”

  “粗通而已。”苏辞此言不假,他学剑十年,江湖闯荡十年,整整三十载,既无附庸风雅的爱好,也没有这个闲情逸致。就他少时在纯阳学剑时和师兄学的这么几下,能搭上殷子璐,全赖他不着痕迹放缓节奏。

  殷子璐看着不着调,其实心细的很。

  殷子璐对他所说不置可否,笛子顶下颌,晃着脑袋道:“这回去集上,要给小虎子带八宝坊的糕点,云姐姐要致意斋的胭脂水粉,林丫头要漂亮的头绳……”林林总总,俱是临来时村中人所托,琐碎小事,他竟记了个全。

  走时殷子璐还装懒卖乖,道是这么辛苦,他可要吃顿好的,逗的那些个村民各个笑着应下。落在苏辞眼里,实在新鲜。

  “你要买这么多东西,怎么送回去?”

  殷子璐笑了笑,颇有几分狡黠,“怎的要我送,刘家庄在镇上,我今儿还得去给刘庄主问诊,自然有人代劳。”

  “刘庄主?”苏辞眼睛微眯,阴霾须臾即散,道:“他得了恶疾?”

  殷子璐眨了眨那双桃花眼,笑道:“哎呀呀,道长对刘庄主这么好奇?他长的可还没某一成好看。”

  这话来的莫名其妙,显然是打岔转话题,为患者保密。

  苏辞了然一笑,滴水不漏,“刘庄主名扬江湖,苏某仰慕已久。”

  “仰慕一个老头子作甚,”殷子璐坐起身,腰杆儿笔直,自牛背上探过身,笑眯眯道:“你看某。”

  苏辞目光落在万花眉眼,微笑说:“看你。”

  “某生的好看,医术又好,你不如换个人来仰慕。”

  苏辞还未回答,大黄不知是踩了碎石,颠了颠,殷子璐一个不留神,险些一头扎牛背。苏辞伸手握住殷子璐肩膀将人一提,免了脸他砸泥地的窘境,轻笑道:“大黄都看不过去了。”

  “非也非也,”殷子璐稳住身体,拍了拍牛背,不以为意,“这是大黄给我一个亲近道长的好机会啊。”

  “巧舌如簧。”苏辞噎了下,如是评价。

  殷子璐觍颜笑纳,谦虚道:“过奖过奖,某这舌头好处多的是呢。”

  “……”苏道长选择沉默。

  如此笑闹着到了集市已近辰时,日头高升,老远就听见了小贩叫卖声,人群熙攘声不觉于耳。殷子璐将大黄和瘦马往镇外一放,拽了苏辞轻车熟路挤入集市。

  他先去街边摊上叫上两碗豆花,满满当当一大碗,撒了葱花,甜咸随个人喜好。那豆花滑嫩可口,初春清晨尚冷,如此一碗豆花入腹,驱了寒意又满足了五脏庙。苏辞由得殷子璐带着他在集市闲逛,不知不觉手上已了大摞的物件。

  糕点,朱钗头绳,胭脂水粉,最后还摞上一沓宣纸。

  “小六上回来说是纸用完了。”殷子璐随口解释。

  苏辞想起了那个瘦瘦小小的孩子,那是户贫农,父残母弱,那孩子时常捡了枝条在院子里写字。偶尔来找殷子璐,也是怯生生的站在门口,垂着脑袋,手指攥着衣袖一副胆怯羞涩的模样。

  苏辞若有所思的看着殷子璐的侧脸,漫不经心道:“少时家贫,家中兄弟又多,我这不上不下的最是无用,就被父亲卖了。”

  殷子璐转头看他。

  苏辞接着说:“卖给了一户好人家。”

  似乎陡然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话头戛然而止。

  苏辞不再说,转开话题,问道:“还需要买什么?”

  殷子璐虽好奇,却也不会揭人旧疮,扫了眼苏辞这一身自村民手里拿来的粗布衣衫,夸张道:“日日看道长穿这粗布衣衫,实在辣眼,我都为你这张脸叫屈。”

  苏辞哭笑不得。

  殷子璐风风火火拉着苏辞进了绸缎庄,置办了两身新衣衫,这才身心舒畅的走了出来,“你去对面那家茶楼等我半个时辰,我去趟刘家庄,很快就回来。”

  苏辞闲闲点头,道了声路上小心,目送殷子璐走远,唇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转身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背道而驰。

  等殷子璐自刘家庄出来时,天色已经不早,他走入茶馆,就见苏辞正临窗喝茶。道士拈着茶杯不疾不徐饮茶,眼睫纤长遮住漆黑的眼,似乎听见声音,转头冲他一笑,那么一瞬间,殷子璐似乎听见了花开的声音。

  美色误人,美色误人。

  殷子璐心底无声念了两句,还是压不住乱窜的小鹿,无端想起苏辞未说完的话,他既进了一户好人家,如果顺遂,那就应当安安生生长大。如今苏辞三缄其口,那定然是一段不美好的记忆。殷子璐生来美满,双亲俱是万花门下,无忧无虑到如今,可谓是泡在蜜罐里长大的。于人世间的诸多苦难虽有怜悯,却无法感同身受,而今不知是不是将苏辞放在心上,反倒能够设身处地想出幼时苏辞的孤苦无依。

  他小时候常枕在爹亲的腿上,问他,爹你怎么和娘在一起的?

  年逾不惑的万花轻咳一声,一旁的殷母秀眉高挑,扔下书卷,豪气万千道:“为娘将你爹拽去了谷主面前,说我看上了他,要和他好一辈子。”

  殷子璐此刻想效仿母亲的无畏无惧,抓着苏辞到他爹娘面前,告诉他们,“这个人,就是他,儿子要和他好!”

  想是这么想,殷子璐却不会如此莽撞,他捏了捏发红的耳朵尖,将手里提着的食盒放到桌上,“刘家庄里的厨娘手艺不错,糕点做的好,你尝尝。”

  苏辞替殷子璐斟了杯茶,道:“可还顺利?”

  殷子璐笑:“没什么大恙,只需要好好将养一段时间。”

  “说来我待在这儿也小半年了,过两日该走了。”

  “那些村民会很舍不得你,”苏辞见殷子璐欲言又止,眉梢微挑。

  殷子璐收起了一贯的玩世不恭,认真道:“你有什么打算?”顿了顿,似乎又担心苏辞说出拒绝的话,补充了一句:“你身上的伤还未大好。”

  苏辞不着痕迹的审视殷子璐话中有几分真意,屈指敲了敲桌,面对那双隐藏期待的桃花眼,心底微动,勾了勾嘴角,“我还有事在身。”

  漂亮的桃花眼一暗。

  苏辞话峰陡转,继续说:“不过,江湖不大,有缘总会再相见。”

  他咬重有缘二字,殷子璐面上绽开笑颜,看的苏辞微微一怔,手中失了力道捏碎了香软的糕点。殷子璐凑过身去拿素白手指拂开他手中糕点碎屑,沾了些,伸舌尖尝了口,笑了笑:“今儿这糕点做的尤其好吃,该叫刘庄主给厨娘赏银,可惜了。”

  去时轻装简行,回时也是两人一马一牛,殷子璐托着糖炒栗子,扔起,仰头接个准儿。他一边嚼着栗子,转头正想和苏辞说点什么,神色一凛,低声叮嘱:“当心,来者不善。”

  瘦马不安踟蹰,焦躁刨地不肯再动一步,苏辞坐定,抬头四下扫了眼,道:“冲我来的。”

  果不其然,十余骑纵马围了上来,马上骑士携兵刃劲装短打,各个都盯着苏辞,刀光闪烁,无疑是要命了。

  殷子璐皱了皱眉,扬声道:“不知这是哪路的朋友?”

  “万花谷的人?”为首汉子横刀指殷子璐,冷声道:“小兄弟,私人恩怨他人莫插手,你还是少管闲事的好。”

  万花谷在江湖名望颇高,殷子璐又是一身秦风彰显其身份。江湖中人刀口舔血,若非必要,鲜少愿意和万花弟子发生争端。

  殷子璐微微一笑,气定神闲,“可不巧,这位道长是某的病人。”

  “此等恶徒,江湖人人得而诛之。”为首汉子面露不善盯住殷子璐,“你与他为伍,不怕脏了你万花的名头。”

  “殷某救人不问贵贱贫富,怨亲善友,”殷子璐侧头看了眼苏辞,却发现苏辞正盯着他,展眉冲他安抚的笑了笑,视线落到那领头人身上,强硬不退半分,“诸位,请吧。”

  到底是心有忌惮,为殷子璐震慑迟疑的一瞬间,殷子璐已经揽了苏辞纵身而起,几个兔起鹘落之间,点穴截脉制住两人,自这空隙中竟是返身就逃。万花轻功飘渺风雅,不过这么几息,已在百步开外。

  为首之人怒喝了声,“给我追!”

  当即扬鞭催马,一时间马蹄纷乱踢踏,碾碎了夕阳的静谧。

  了解更多剑网3资讯推荐尽在17173剑网三专区

  17173剑网三专区授权发布,未经原作者允许严禁转载

  作者:微博@好梦不过时


  投稿请联系QQ:2175754956 | 云荒,17173剑网三专区感谢有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链接加入【17173社区玩家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