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416|回复: 0

[同人文化] 剑网3优秀原创小说连载欣赏 江湖 一

[复制链接]
名扬四海

1194

主题

7894

帖子

2万

积分

总版主

Rank: 32Rank: 32

发表于 2017-9-23 06: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7173剑网三专区授权发布,未经原作者允许严禁转载


  作者@微博纸落如烟

1.jpg


       如果老天能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肯定会把院里那只刚长大还没下几次蛋的小母鸡卖给隔壁,用换来的银子买双好点的鞋,这样后面遇到那群匪徒的时候我就能跑得再快点,不至于让身上那点铜板都被人一口气摸了去,差点饿死街头,最后凄凄惨惨地为了一口干馍馍把自己卖身给这家黑心酒楼!

  我掂了掂手里的抹布,一口气都没换完,身后那黑心老板万恶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你干嘛呢?又偷懒呢是不是?靠窗的桂花酿送了没?靠门的人都走了多久了桌子怎地还没收拾?晚饭是不是不想吃了?“

  吃吃吃!我叹了口气,认命!

  谁让这黑店就我一个当牛做马的小二呢!

  “老板,你就让人家小哥歇会吧,不妨事的,店里现在不就剩我这一桌了吗?“

  刚才叫了桂花酿的那位客人笑眯眯地冲我招了招手,我扭头看着趴在桌子上拿着个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根本停不下来的老板,见他万忙之中头也不抬地抽出一只手冲我挥了一下,我立刻把抹布一甩,拎着小酒壶就冲着那位客人飞奔过去了。

  这客人倒也位是熟客,对我那点“一代大侠初涉江湖还没个把月就被洗劫一空不得已沦落成酒馆小二“的事一清二楚。不过他却从没因为这个笑话过我——跟我那个杀千刀的毫无同情心的老板完全不一样,反而每次来的时候都会给我讲点他行走江湖时遇到的事,满足一下我快被憋炸了的好奇心。

  就冲着这个我每次都给他点的肉多放两片。

  这个熟客见我过来,拍了拍身边空着的凳子示意我坐下。我赶忙把酒壶摆到他面前,往凳子上一坐就抬起头充满了期待地望着他:“叶大哥,这次出门遇到啥好玩的了?“

  叶大哥“嗯“了一声,给自己倒了一杯桂花酿尝了一口,例行叹了一句“好酒“之后,才缓缓开口,给我带来了这次的故事。

  格芈引一大早就守在寨子外面,焦急地等着自己的宝贝妹妹归来的身影。

  听说苍云军出事,这傻丫头就跟谁也没打招呼一个人偷偷跑去了雁门关,要不是燕良那小子再三保证,他绝对是要直接杀到苍云那里把这个不听话的小妮子绑回来的!

  虽然他自己的杀伤力也没比那丫头好到哪去……

  身边的碧蝶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变得有些躁动,格芈引看到路的尽头似乎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和另外一个并不认识的身影。

  咦?他这才后知后觉得想起燕良寄来的那封书信的后半截,似乎还说了点除了妹妹以外的别的事?

  那两人走得近了,跑在前面的小丫头看到孤身站在路边的格芈引,欢呼了一声就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他,甜甜地讨好地叫了一声哥。

  于是天大火气都在这一瞬间消失地无影无踪。

  “你呀你……“他抬手摸了摸妹妹的头,暗自在心底感叹了一句瘦了,这才看向了和妹妹一块回来的那个陌生人。

  那女子就站在三步开外的地方看着他们兄妹二人。见他看过来,她微微扯了一下嘴角,眼神却是空落落的。

  这就是,妮宝带回来的那个……

  病人……

  赵珺,在苍云军中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一个人。同袍们提起她的时候少不了要赞一声不让须眉,就连渠帅也曾经对她十分赞赏,称她将来必定会有所作为。

  如果不是这一场突如其来的背叛的话。

  她被人找到的时候,几乎要被认做一具尸体。当时军中条件艰苦,雁门关笼罩在一片冰天雪地之中,加之连日苦战,补给断绝,连粮食都没有,更遑论药草了。结果她的伤势就这么被耽搁了下来,等到终于缓过一口气来的再去医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别说是再上阵杀敌了,就连日常生活中的重活都做不来了。

  大夫们言说这是伤了经脉,是最难治的一种情况了。

  就在她近乎绝望的时候,妮宝来了。

  “虽然妮宝治不了姐姐的伤,但是姐姐可以给哥看看啊!“小姑娘脸上的笑容真挚到有些灼眼:“哥比妮宝厉害得多呢!在我们寨子那边都是很有名的哦!“

  这个消息仿佛是无尽的黑暗中的一点萤火,牵扯住了赵珺的全部心神。

  所以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在这片载满希望的土地上了,而那个据说十分厉害的神医,正在看着她。

  可是……

  “你的这个问题我也无能为力。“

  这个苗疆的少年听完了妹妹的转述以后,说出的结论却让她脸上的那一丝笑容再也无法维持下去。

  他说,无能为力。

  又是无能为力。

  格芈引深深地看了一眼赵珺空荡荡的眼神,下了逐客令。

  “哥?“格芈妮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却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带着一副抱歉到快要哭出来的神情,带着赵珺出去了。

  “后来呢后来呢?“我眼睁睁地看着叶大哥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慢悠悠地品了起来,却半天不说一个字,急得我真想帮他把这一小盅酒喝了算了。

  他估计是被我这抓耳挠腮的样子逗乐了,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想了一会才继续说了下去:“后来啊,赵珺回到了苍云,我在苍云那边熟人也不是很多,我又不曾专门打探过她的事——毕竟她是个未出阁的姑娘,我一直打听未免不妥,所以很久都没有关于她的消息。“

  “啊?“我大失所望,摊在桌子上一动也不想动。

  叶大哥笑着摇了摇头,而后突然收敛了笑意,眼中带上了几分惋惜:“直到前几日我才意外得知消息,赵珺她……“

  “……死了。“

  啥?我嗖得一下就坐直了身子,突然有点跟不上这情节跳跃的速度。

  “嗯,死在战场上,和奚人叛军的尸首一起被发现的。“他的视线掠向了窗外,似乎要跨越遥远的距离看到那惨烈的战场:“据说那奚人的刀大半都砍进了她的身子里,而她手里的短刃也狠狠地刺进了那人的咽喉。“

  “同归于尽。“

  “怎么会!“我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叶大哥叹了一口气,伸手拍了拍我的头顶,脸上重新浮现了一丝笑意:“或许这对她来说是最好的结局了。“

  “与其让她从此变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了此残生,她宁可拼尽最后的力量以一个军人的身份堂堂正正地战死在沙场上。“

  “那些曾经的荣耀与刻骨的仇恨是她走不出,也不愿走出的囚牢。“

  我安静地听着。

  虽然不是很懂,但却打心底感到了一丝难过。

  “如果那个五毒教的人把她治好了,她就不会死了吧。“我扁了扁嘴趴在桌子上,唉声叹气。

  “他啊……“叶大哥想了想:“其实当时他是能治好赵珺的。“

  “咦?!“我突然对那个五毒教的人有些厌恶了起来:“不是说他是大夫吗?他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人家大老远跑来连试都不试一下!又不是治不了!“

  “臭小子。“叶大哥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治得好是没错,可是这经脉之事又岂是那么简单的?据我所知,就算他是最好的五毒弟子,要治好赵珺大抵也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

  “传说中五毒教的不传之秘——凤凰蛊。“

  “凤凰蛊?“

  “对。凤凰涅槃,再造重生。那凤凰蛊据说哪怕是只有一息尚存之人也能恢复如初,要治好这经脉之疾自然也不在话下。“

  “哇!“我不由地感叹了一声:“这么神奇啊!“

  “是啊,这么神奇。“叶大哥捏着酒盅,指尖轻轻地叩了两下杯壁,神色让我有些看不懂:“这样神奇的东西,要培育一只出来没有十几年的功夫怕是不成的。如果你有这么一个东西,要你拿给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用,你会答应吗?“

  我想了半天,还是摇了摇头。

  “这就是了。“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又拿起酒壶倒了倒,却是什么也没倒出来。

  看到这熟悉的一幕,我就知道这次的故事又听完了。

  “承蒙惠顾,一共二两六钱。“我飞快地点了一遍桌子上的碗碟报出了账目。

  他掏出银子往桌子上一放,站起身来整了整身上的衣服,突然补了一句:“更何况那格芈引还有个视若珍宝的妹妹,简直恨不得把全天下最好的东西都给了她。“

  “啊?“我有点反应不过来,但是叶大哥却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他只是远远地冲着我们老板点了点头,转身就出了店门,很快就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我还在愣神,老板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还看什么呢?休息了半天,赶紧干完活就开饭了!看来你还是不饿!“

  行行行!你给饭吃你是大爷!

  我翻了个白眼,把抹布一抖就开始认命地擦桌子。

  虽然一边干着活一边脑子里还开着小差。

  今天的晚饭是啥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链接加入【17173社区玩家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