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73有料社区

查看: 11528|回复: 0

[老马血亏] 山焰之隐 奥恩背景故事更新 传记+短篇

[复制链接]
大撸升天

1227

主题

7840

帖子

2万

积分

Lv.11

已离职。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LOL社区常驻勋章LOL皮肤控LOL社区纪念勋章LOL皮肤鉴赏大神

发表于 2017-8-25 10:54: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自NGA,原作者:弗雷尔卓德鲁伊



山焰之隐 奥恩

奥恩是弗雷尔卓德的半神,掌管锻造以及工艺。他住在被称为炉心之家的巨大火山中,过著孤独的铁匠生活。在炉心之家中,奥恩利用冒著泡沫的巨大锅炉冶鍊熔岩,反覆敲打过后呈现的出来的是一件件品质卓越的器具。当别的半神特别是沃利贝尔在这个世界上製造纷乱时,奥恩便会挺身而出,用自己巨大的铁鎚或是山脉本身的能量,将这些浮躁的生物赶回其所属的地方。

奥恩比其他半神更注重隐私、他希望自己不受打扰,才能专注在想作的事情上。奥恩的家位于遍布古老爆发伤痕的休眠火山中,他在裡面日以继夜的工作,打造出任何想要的东西。他造出了许多注定会成为传说的神器偶尔有一些幸运的人会不小心发现这些举世无双的遗物,有些人声称布郎姆的盾牌是奥恩几千年前打造出来的,至今仍然跟刚完成一样坚固。但没有人可以证实这些轶闻,因为根本没有人可以找到奥恩亲自确认。

奥恩的名字曾经在某处广为流传,那片大地便是现在大家熟悉的弗雷尔卓德。然而,他的传说在敌人的刻意操弄,以及时间的冲刷下而渐渐消失现在只剩少数融合铁匠、建筑师以及酿酒师血缘的民族记得他的事蹟。这个失落已久的民族被称作炉家人,他们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学徒,视奥恩为榜样而聚集在炉心之家山脚下学习。

虽然山下的人们崇拜且模仿自己,奥恩从没有把自己当成他们的守护神。当他们献上作品时,他也只给予了皱眉或摇头等简单的评价,而炉家人坦然接受奥恩的这种举动,下定决心要更精进自己的手艺。所以他们不断打造出最精良的器具、设计最坚固的建筑,酿造世界上最甘润的麦酒。奥恩私底下其实非常讚赏炉家人的不屈不挠,以及他们精益求精的态度。

一个不平静的夜晚裡,奥恩与他的弟弟沃利贝尔在山峰上发生了争执,这场战斗毁了炉家人的所有心血,而至今仍没有凡人了解他们争吵的原因。他们造成了一场大灾难:火焰风暴、灰烬以及闪电几乎笼罩了弗雷尔卓德。当一切归于平静时,炉心之家已经成了一座冒著黑烟的火山口,而炉家人的村庄也只剩散落的骨头以及灰尘。

儘管奥恩绝对不会承认内心的想法,但他真的悲痛欲绝。他从炉家人中看到了凡人生命的伟大潜力,但这些美好却因为神无来由的愤怒而毁于一旦。被罪恶感击垮的他回到了与世隔绝的铸造厂,埋头工作了好久好久。

现在,奥恩察觉到了世界正位于一个新的转捩点。他的手足们又再一次的回归凡身,而追随者们也变得越来越不稳定且更具侵略性。弗雷尔卓德四分五裂没有领导者,古代的恐惧在阴影中蠢蠢欲动,等待时间给予致命一击。巨大的改变要来临了。

战争即将到来,浩劫也会随之而生,奥恩清楚弗雷尔卓德和符文之地是多么需要一个好铁匠。


来自炉心的声音


没有人知道是谁燃起了火,但我们的确看到远方的烟雾袅袅升起。

凛冬之爪将我族逼到了北方,这裡的环境非常严苛,连带领我们的战争之女欧格凡娜都忍不住颤抖了一整夜。第二个夜晚,我们的阿努克全死光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样第三个夜晚我们就有东西可以吃了。

尽管享受了一顿丰盛的餐点,但是饱食后的满足感还是没办法弥补我们攀爬那座没有峰顶之山脉的疲累。无腿克里克称那座山为'老奥恩的半山'。我们的萨满已经疯了,但欧格凡娜吩咐我们一定要带著那个狂人。他曾告诉我们活命的唯一机会就是找到烟雾的来源处,事实上其他人根本就不相信,只觉得我们不过在走向灭亡罢了。

山坡上佈满了黑色的岩石,不祥的撕开了一片荒芜的景观。我们发现了一座没有在地图上标示出来的村落废墟现在只剩一片焦土形成的迷宫。克里克依旧赖在泊尔林的肩膀上,坚称著这裡叫做炉心之家。

东方的乌云宣示般的闪闪发亮,恶意满满的风吹过来,伴随著湿毛皮以及甜美的腐败香气。我们的探子并没有回来,而大家都知道这代表著甚麽,只是没有人敢大声说出'熊人族'这三个字而已。

我们持续的攀爬,最后抵达了一个广阔火山口的边缘。接著克里克说他看到了火焰,这满反常的,因为他除了腿断了之外,双眼也是瞎的。

火山口中心就是那奔向天空烟雾的起源,欧格凡娜觉得至少这陡峭的盆地能够给我们一处遮风挡雪的地方,所以我们就这样下去了,我猜这裡很可能就是我们的葬身之地吧。这块闷热的地域让我们难以辨认方向,但现在停下来几乎等同于坐以待毙。

接著我们看到了一座火炉。火炉呈现圆形,也是这裡目前看到唯一类似人造的东西。火炉的外型像公羊的头,平滑的石板间长满了一簇簇的山羊草。公羊嘴巴裡的火焰十分耀眼,就算闭上眼依然能够感受到刺眼的光芒。

我们为了取暖而围住火炉,欧格凡娜同时拟定著最后的抵抗计画。站起来反抗总比在寒冷中瑟缩死去来得好多了。我们大部分成员都是农夫、建筑师、修理工人之类的,只有少数人是像其他部族一样技巧高超的战士。但我们关心老者、病人以及孩童的健康。可惜的是,现在阿瓦罗莎的援助离我们太远了而战争只会造出血与骨而已。

对抗凛冬之爪还是有希望的,但如果熊人族先抓住机会攻击的话,我们的防御能力便会大幅下降。那可怕的突变半熊军团将会彻彻底底击垮我们。

他们的战嚎越来越大声,匡啷的脚步声也来越接近。我们闻到了那些人散发的臭气,数百人士兵从悬崖上迅速下降,像是一道道滑行在玄武岩斜坡上的影子。我们用磨刀石磨利了长矛,并用打火石削尖了切肉刀。我们将会替伤者与老人执行山羊之礼,其他人们则会与狼共舞。一切将在黎明来临前结束。

没有人看见是谁在替火添材,但是火势变的越来越旺盛,我们热得立刻退开。接著火炉说话了,它的声音有如烧红裂开的木炭。

'沃利贝尔正在接近。'它说。'立刻去避难。'

'无处可逃了。'欧格凡娜回覆炉中的火焰。我们不知道说话的东西到底是甚麽。'敌人在后方,而熊人族则是在前方逼近。'

'熊人族……。'火炉在吐出这几个字后变得更炙热。'……他们会停下来的。其他的问题就得靠你们自己了。'山羊草突然著火了,石板的边缘开始变成了艳红色,接著朝向中心扩散,温度也越来越高。裂缝嘶嘶作响不断冒出蒸气。

有些人热得脱下了衣服,还有人直接昏倒在地上,下一波热浪则让我们承受不住双膝一软跪下,喘息著希冀自己能再次呼吸。'我从没想过还能见到这一天的来临!'克里克呼喊,他喜极而泣。

石头像蜡烛一样慢慢滴下来,建筑物基底的石浆流动。火炉的圆顶从内部开始融化,外部的其他部分也随之渐渐与其融成一体。

一阵橘色的闪光让我们头晕目眩,从中出现的是一道类似人型的身影。滚烫的火泉迸出,融化的岩石在我们脚下凝固。火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头巨大的野兽,他的身型因热浪而变得模糊。那则克里克不停碎念久远传说的主角老奥恩就这样现身了,他跟三棵寒松一样高。冷却下来的熔岩形成了古老的铸造宗师,仍是液态的岩浆从他脸颊滴下来,随著脸的弧度变成了巨大的鬍鬚。他的双眼反映出了燃烧馀烬的光芒,一隻手握著锤子,另一支则拿著铁砧,他的神态自然,彷彿完全感受不到双手上物件的重量。

我们躲在战争之女的背后。欧格凡娜一手抓住了永别哀嚎她用真冰打造而成的斧头,并靠近奥恩。'如果熊人族是你敌人的话,我们会与你一同并肩作战。'她说,然后做了一个不太适合寒霜族裔战争之女的举动:欧格凡娜跪了下来,将武器放在奥恩的脚边。永别哀嚎上的真冰融化了,只剩下普通的铁铜斧把。

我从未见过真冰融化。根本没有任何人见过真冰融化。嗯,看来是时候跟欧格凡娜一起跪下来了。

'站起来,跪下等同于死亡。' 奥恩闷哼。他看著头顶上逐渐聚集成形的雷霆风暴。'我会处理熊人族,别跟著我。'

他沉重的步伐迈向了正在前进的熊人族,熊人族以惊人的速度衝刺。我们看到了他巨大双眼中反射出来的熊熊火焰。泊尔林将年迈的萨满抬得更高放在肩膀上。'老奥恩挥舞锤子,从山脉中造出了河谷。'没腿的傻子半哼半唱。

在那名生物独自面对熊人族时,我们全程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他怒吼一声,将手上的锤子用力往下一敲,一道巨大的裂痕出现,朝正在前进的大军蔓延,并在先锋队前刚好停下来。裡头的硫磺以及熔岩喷向了天空,硬化的火雨降在了那些半熊战士上。

奥恩,他可是用世界的滚滚热血来战斗的。

熊人族后面的地面升起了数量庞大且滚烫的火山岩渣,切断了他们的退路。奥恩向前衝去,不断的挥舞双锤粉碎眼前的所有事物。而每一位半熊战士也用著大概等同于十名野蛮人的残暴力量反击。

但我们知道奥恩成功攻破敌阵抵达后方了,因为有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传来,火山岩牆被破坏了,熊人族大军燃烧的毛皮以及血肉在空气中演灭殆尽。

天空被尘土染成了灰色。升起的柱状烟雾与不怀好意的雷云碰撞,闪电射进了雾霾中。整个地表变得充满神秘感但又令人害怕,一隻被上千支武器刺穿的熊走上了战场。熊的型态就跟传说中一模一样:矛、剑、尖牙都卡在了他的毛皮中。他的甦醒伴随著一阵阵交错的闪电。

而他笑了。

回应般的号角鸣声震撼了我们的内心,岩浆从黑色的悬崖中流出来,火焰形成的河随著坡度缓缓拂下,朝山谷盆地前进,形成了蠢蠢欲动的浪潮。闪电箭不停刺向悬崖背部,灼出了一道道伤痕。一阵厚重且具腐蚀性的浓雾盖住了整座火山口。我们只看见了蓝白色的闪电与地狱般赤红的爆炸在浓稠的蒸气中起舞,地表下传来的热量烧毁了我们的鞋底。

我们亲眼见证那道火焰浪潮形成了一隻巨大且气势磅礡的公羊。奥恩衝向了那名融化中的野兽,他们一同攫住了奥恩曾命名为沃利贝尔的怪兽。

爆炸的力道将我们震倒,断腿的萨满从泊尔林的肩膀上飞出好几百步远,而他只是不停的微笑著。

我们等了一整夜,等著灾难降临一次带走我们所有人,但天地并没有毁灭。我们只听到了那头身上插满武器巨熊的吼声,还有熔岩公羊的怒火。

早晨的光芒轻轻挂上,周遭的山坡被嘶嘶作响的石块覆盖,而不自然的玄武岩柱以奇怪的角度固定在地面上。

当我们终于看清楚眼前的景象是甚麽时,身体忍不住因敬畏及恐惧而退缩。熊人族大军已经化成了石像,他们的脸蛋凝结著自己极致痛苦的一瞬间。

我们没看到任何奥恩以及沃利贝尔的遗留下来的迹象,也没有时间找寻。凛冬之爪的狩猎号角声逐渐逼近,宣告了他们正在朝向这裡而来。我们捡起了武器并挖出了被尘土覆盖的脚跟。我们身上的衣服已被烧成了残缺的黑灰布料,而皮肤却不再感受到之前的刺骨寒痛。

欧格凡娜的头髮被烧得一点都不剩,她充满肌肉的背部烙下了烫伤的痕迹。那把曾经用真冰打造而成的斧头现在只剩下青铜与铁的部分,如同我们一样赤裸。她看起来比以前更强壮坚毅了。

我们的血液沸腾、我们的肚子咆哮。我们赤裸且浑身都是水泡,暴露在大地之上。我们用灰尘在胸膛上画出了一把锤子图样,也在脸上抹出了公羊图案。

我们吟唱、我们哼出昨晚的回忆,用著又疯又老的克里克说出来的诗句。

我们知道是谁燃起了火,凛冬之爪应该也会清楚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链接加入【17173社区玩家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