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02|回复: 1

[心情] 谁以红颜轻笑流年

[复制链接]

1

主题

9

帖子

35

积分

Lv.1

Rank: 1

发表于 2017-5-18 01: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些人从一开始或许就注定了要错过,有些情从一开始或许就注定了要错付,如果能知道后来的结果,或许从最初我就不会选择让这个故事开始。
  
  那一年,天龙对我来说还是个未知的世界;那一年,我不懂装备,不懂石头,不懂宝宝;那一年,天龙还没有龙纹,还没有真元;那一年,我选择了小峨眉;那一年,我在对一切的懵懂迷惘中遇到了他。
  
  我是个害怕寂寞的人,进入天龙也只是因为朋友的推荐,可是那个说要带我的朋友也仅仅只是带我刷了一次棋便消失不见了,我百无聊赖的在帮会官员那翻看着帮会列表,想着要不要放弃这个游戏,那么多的帮会着实看不出有什么好坏,随意选了一个便申请了,小号进帮自然不会受到什么欢迎。我也不过只是想找个帮待着,做做炼金拿下双而已。我曾听别人说过,进帮便可以跑商挣点钱。我不抱希望的在帮派里说了句话
  
  ---------------有人教跑商吗?
  
  我一边在百度里搜索着天龙的跑商方法一边看着帮里的信息,果不其然没人回应,大号们自顾自的聊着自己的话题,是啊,一个小号又有谁会理。不知是过了有多久,我看到帮里有人接了我的话。
  
  ---------------这个小号还挺有觉悟的嘛。
  
  说这话的是帮主,暂且称为妃子吧。
  
  ---------------恩,是啊,明天下午我来教你跑商。
  
  清风,这样一句话便开始了我的整个天龙世界,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想如果当初我没有在帮里说过请人教跑商这样一句话该多好,那样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幸福,也不会有后来更多的哀伤了吧。
  
  第二天是周六,下午我便早早的等在了电脑旁,一直到4点,我终是失望了,呵呵,这便是那些大号们对小号的许诺吧,即便如此做不到就不要答应,我这样想着。点开帮会信息想要点退出。这样的帮还是不待的好吧。
  
  ---------------昨天的小EM在吗,我来教你跑商,对不起有事耽搁了。
  
  我看着帮里说话的这个陌生人,昨天答应我的是他吗?
  
  ----------------呃..........昨天是你答应我的吗?
  
  ----------------恩,是啊,清风是我的另一个号,我用现在的号来带你。
  
  -----------------你到帮里来等着我吧。能上YY吗,YY来教你。
  
  我诺诺的答应着,跟他说我不会弄YY,他笑着说我是傻瓜,便要去了我的QQ号,耳机那头,他的声音很好听,有种懒懒的阳光的味道。他细细的说着我要怎么做,商线该怎么跑,时不时的还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有趣的话。我坐在电脑旁,听着他的声音,好奇的想他该是个怎样温暖的男生。
  
  那天的天龙我第一次觉得有趣,晚上休息前我无聊的登了QQ,却看到了他的头像在闪动。他说心情不好想找人说说话,他说陌生人可以不用顾忌那么多,他说他爱妃子爱了三年,他说他为了妃子建了这个帮,他说他们是怎么样相遇的,他说了很多很多,我只是静静的听着,偶尔回几句安慰他,原来,像这样温暖的男生却有着这样浓浓的哀伤。
 或许人就是这样一种比较容易熟络的动物,自那天以后他经常会用清风的号带我,从最初的棋,反,到后来的星,箱子,四绝,似乎在这个游戏里的所有副本都是他教会我的。每天他会用他的GB号带我刷遍天龙每个时间段的小,我总是在队伍里嚷着:花花,我又刷到了石头;花花,为什么你又有精魄;花花,我人品好差。他总会在他刷完小的时候把自己刷到的石头全部给我去买,然后跟我说夏夏没钱用了就跟我说。他也会在每个周六开着他大哥的大EM号拉我跑商,坐在大寄居蟹上他总是揶揄的说,可惜了这绝版的坐骑,居然用来给你当车夫了,我也总是一边发着生气的表情一边说怎样,你是不乐意么。每每这样,他便笑着说怎么会呢,为了我的夏夏我什么都乐意。他就是这样的宠着我护着我,会因为我把合成符8J卖掉而气的跳脚,也会因为我在古墓中被杀而追着我的仇人满世界跑。我在他的保护下慢慢的长大,我期待着我慢慢的变强,强到总有一天我可以跟他并肩。
  
  每天的游戏,每天的嬉笑,我也终是在这些幸福的日子里了解了他的种种过往,他从我们区开区的时候就在了,曾经的风采,曾经的辉煌均因盗号而终结,他为了妃子留在了这个区,重新建了帮,重新练了号,可是一个号的成长又岂是那样简单的,差距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的拉大,没办法一起打架,没办法一起副本,那样多的没办法一起终是成了现在的无可奈何。他总是默默的在背后,替她管理着dian铺管理着帮派,替她摆平她惹的事,也看着她的一切喜怒哀乐慢慢的变的不再是对他也不再是因为他。他总是对我说我喜欢她,喜欢现实的她,可是现在我却觉得一切已经越来越不可能了。我曾问他为什么会对我好,他抱着我说夏夏,你总是那么单纯,那么的容易相信别人,我想要保护你,我希望你永远都这么简简单单的对着我笑对着我闹。
  
  所以的幸福在洛阳飘雪的第一天结束了。他买号了,买个一个全5的强号,叫做杀戮。我站在洛阳校场,看着他银白的仙侣发,看着他亮橘的清风怡江,看着他闪闪发光的大晋霜痕,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完美,可是所有的一切都陌生的让我想哭。我知道从此以后不会再有清风,不会再有花花,他终是属于她的。其实我该为他高兴的吧,他终于可以与她并肩了,终于可以与她分享她的喜怒哀乐了。
  
  我悄悄的离开校场,一个人呆呆的站在洛阳的圣诞树旁,看着漫天的飞雪,那样的轻那样的美,可是融在心里却是那样的冷。我将圣诞袜挂在树上,掉下了一件圣诞锦衣,我穿着这喜庆的时装,想要在上面找到一点能让我感到高兴的成分,可是看着那艳艳的红色以及那可笑的黑丝袜,眼泪终是忍不住的落了下来。他,不知是何时来的,我静静的看着他,直到他叫了声夏夏,我笑了,明知道身上的圣诞锦衣是那么的丑,可是我还是问他:花花,我漂亮吗。他抱着我说我的夏夏永远都是最美的。我看着屏幕上的他,多希望此时此刻抱着我的是清风或者是花花,而不是我面前这个不属于我的杀戮。我静静的下了游戏,关了电脑,他的电话打来问我怎么了。我淡淡的说着没事,说着我只是累了,我知道以后他不会再属于我了,就如同他从一开始就不属于我一样。
  
  从那以后,我开始学着自己一个人,一个人刷副本,一个人逛街看风景,一个人站在洛阳校场上发呆。他有时候会说夏夏你等我一起刷星星,夏夏你等我一起刷箱子。可是那么多的等待总是在他杀戮号若干的副本后被一次又一次的取消,我的心也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后变成了绝望。他说,夏夏对不起我每天要刷两个号的副本我好累。我说,恩,没事的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我看着他在帮派里跟妃子讨论着这样那样的副本,这样那样的人;我看着他在世界上刷屏组副本,我看着他的名字出现在世界上,我想着他是跟她在一起的吧。他有时会在帮派里故意喊我的全名说怎样怎样。我也只是叫声大哥回他的话。是啊,我不再是他的夏夏,他,也只是我的大哥,仅此而已。
  
  以前我们曾开玩笑说我们两就像两个怕冷的孩子,相互拥抱着彼此取暖,一旦一方找到了温暖的来源,我们的这种组合就会分崩离析。我天真的以为不会有这样的一天,可是他还是找到了。我一边笑着祝福他,一边却要被这一个人的孤寂冷的窒息。我开始接受其他人对我的追求,开始不再阻止他们对我刷喇叭示爱,开始与他们出入在校场,出入在天龙的每个场景,可是即便如此,我还是没办法阻止自己一遍又一遍的查看着他的资料,查看着他的位置。结婚吧,我这样劝着自己,或许结婚就会好的。我把追我的人拉进我的帮,故意在帮会里说些暧昧不清的话,故意跟帮里的人调笑,我看着他们跟着妃子起哄,我看着他一言不发,我多希望他也能有一点在意我跟别的人在一起了。
   我永远不会忘记12月11号那一天,他跟我说夏夏我跟妃子打算结婚了,我笑着问他什么时候,他说暂时定在圣诞节那天,我说挺好的,我一定会去祝福你的。我关掉信件,关掉私聊,一个人站在忘川的悬崖上,脑海里所有所有的回忆像海浪一样的涌出来,他拉我跑商,他带我去古9,他带我生粉红色的北极熊,他带我刷小票..............他说夏夏你好笨,他说夏夏你那么乖,他说夏夏我可以保护你,他说夏夏你真漂亮...............他说夏夏我打算跟妃子结婚了...........我抱着自己,心疼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清风,我好想你。我不知道自己在忘川待了有多久,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到我身边的,我任由他抱着我,一言不发的看他说了很多。
  
  他说,夏夏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伤害了你。
  
  他说,我喜欢了妃子三年,我对她有责任。
  
  他说,夏夏我喜欢你,可是我却没办法给你名分。
  
  他说,我总是在不停的查看你的资料,我总是希望看到你是组队6人,而不是组队2人。
  
  他说,夏夏,我多希望你还是我一个人的,只会对着我笑。
  
  .............................
  
  我退出他的怀抱,站在他的旁边,看着他,曾经我那么急切的想要变强,想要与他并肩,可是,现在一切都已经没必要了,他的身边并不需要我的存在。
  
  圣诞节在大多数人的期待中到来了,他的婚礼定在晚上9点,我站在洛阳校场的屋顶上看他一遍又一遍的刷着喇叭一直到世界上出现了他与妃子的名字,我把身上的元宝全部买了喇叭,我说恭喜大哥新婚大喜,我说祝大哥跟妃子幸福美满,我说了那么多祝福的话,多到连我自己都以为自己是高兴的。我看着他洒下的玫瑰花雨,那样的美,可是这一切都与我无关,我还是进了他的礼堂,我看着他头顶上妃子的名字,第一次觉得粉色原来是这么刺眼。我自己躲在角落里看着他们嬉笑,看着他们追打,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原来是那么的多余。我悄悄的退出了婚礼,我想,我要退出这场游戏了。
  
  后来的后来,我很少再上游戏,或者一整天的只是挂机,我害怕看到他,看到他头顶妃子的名字。直到,他跟我说他要走了,我问他要去哪,他说要工作了,他说他对这个游戏也已经倦了,想借此机会放下。他说,夏夏帮我照顾好妃子,帮我照顾好帮。我说你就那么相信我吗,他抱着我说夏夏,你永远都是最善良的。我笑了。再后来,妃子在他离开不久后也离开了这个游戏,并把帮彻底交给了我打理。我开始变的圆滑,变得犀利,我学会了在别人侮辱我的时候反唇相讥,我也学会了刷喇叭骂人,我不停的努力变的强大,强大到可以管理整个帮。他曾经回来看过我几次,每次他都会说,夏夏你变了,变的不再单纯了。我只是笑,如果可以我多想回到从前,简简单单的被你保护着,如果可以我多想你永远只是清风,如果可以我多想,只做你的夏夏................
  
  日子就这样的一直过着,到最后我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还会留在这个游戏里。很久以后,当我的挚友对我说“殇,你对天龙总是有着一种莫名的情愫,你该学会放下”的时候,我只是淡淡的笑着,或许我还在等,等着在洛阳飘雪的第一天,他会抱着我说“我的夏夏永远都是最美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9

帖子

35

积分

Lv.1

Rank: 1

 楼主| 发表于 2017-5-18 01:28: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录逝去的天龙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合作、疑问请点击给我发信息 点击链接加入群聊【17173有料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