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05|回复: 0

节操侠:冰法的最后一个赛季

[复制链接]
榕城巨人

1842

主题

9223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组长

Oeasyasd#5692

Rank: 16

炉石传说版面勋章活动达人勋章风暴英雄版面勋章

发表于 2017-3-20 05: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好久没有发帖了,加基森后一直在玩各种宇宙法死鱼骑AV德,忽略了冰法,但这可能是冰法在标准模式的最后一个赛季了,于是无论如何也要为了信仰再战斗一次,毕竟梦想还没有达成,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我曾经两次用冰法打到传说第二,一次在退环境前,一次在退环境后,最后都没能圆满,这个赛季将是最后一次冲刺了。直播间 dou yu:794947

本月7号传说,低保后停了两天,最后一天直接从5级打到渡劫,卡组如下:



卡组放弃了之前版本的双火山,用一个呼啦代替,对海盗战清场手段一定要有,火山之前主要用于打蹩脚和萨满,现在已经不够用了,呼啦在对战贼萨时几乎能做到清场,清场≈1.5回合控场,会给你很多操作空间。冰锥代替一张暴风雪是为了衔接45费时的控场压力,且在9费红龙前,暴风雪回合不能做到同时挂冰箱而冰锥可以。双镜像依旧是对海盗的标配,冰甲根本没得比较,如果为了打海盗一定要带冰甲,那也是在双镜像的基础上额外增加冰甲,绝对不能代替镜像的位置。镜像还有一大作用是掩护末日,掩护战利品交换,保护大帝,这是冰甲不可比的。卡组调整就这么多,至于单火把以及安东尼大蓝龙之类的问题之前已经说过很多次了,还有不明白的可以直接问我。

5级到传说的胜率:



理论上我觉得目前的环境中没有明显的劣势对局,也没有明显的优势对局,任何你以为的优势对局如牧师奇迹贼宇宙术,在一些情况下都可能轻易输掉,比如牧师偷冰箱,奇迹贼刷出大范,宇宙术铜须脏鼠印卡等等,总之冰法这卡组就是只要你脸够黑,没有输不了的局。唯一的胜率保障,好朋友圣骑士,数量实在少的可怜,失去了像以前的动物园、佛祖骑这样的上分基础是导致目前冰法环境艰难的主要原因。

再说劣势对局,一般认为海盗战青玉德这两大主流都是劣势,但其实并没有现象中那么难。战士是胜率表中唯一低于50%的职业(法师只有1场),因为输了2-3场防战,单对海盗战至少能说是个55开或者小劣的对局,大家并不要觉得海盗可怕,只要不是胡的令人发指的海盗,都有一战之力。青玉德我觉得也是55开,如果加入双火把胜率能提高一些,但对海盗战就会弱一些,很矛盾。

蹩脚削弱后青玉德变多这是预料之中的,最初我带了双火把,随着发现海盗战并没有变少,又只能舍弃。开始我很不解为什么蹩脚没了海盗战比以前还多了,只以为是头两天大家还没来得及改卡组,要给点反应时间,给点反应时间之后发现海盗更多了,越往上越多,而萨满是真的少了,仔细一想之前玩萨满的没得玩了这一大部分人要往哪分流,好像只有战士了,因为想要打你脸的朋友根本连青玉德这种需要打到10费的卡组都不会考虑。

天梯中另一大组成部分是宇宙流,雷诺出现已久,看似奶飞天,其实对冰法来说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如今天选之人的新宠——脏鼠,脏鼠有着和尤格萨隆一样的气质,他们都能用一种抛硬币的方式让你之前整局所做的努力化为乌有,你所有的细节处理大局观运营在这俩面前都是笑话。脏鼠对冰法的破坏犹如谢娜张杰,如果说谢娜以一夫当关压制了冰法,那么脏鼠就是以一人之力压制了OTK,足以见得暴雪的设计师们在设计卡牌的时候从来没把OTK玩家考虑在内,当然脏鼠仅对OTK而尤格萨隆可以对所有。以个人风格来说,这种卡永远不可能进我的构筑,除非我有一套卡组叫做“我不想赢,我只想恶心你”,破坏对方的卡组大约等同于破坏对方的游戏体验,无论是稳定的还是随机的,稳定的会让人更麻木,如谢娜张杰;随机的会让人更愤怒,如脏鼠尤格萨隆。虽然冰法没有了以后我们也不用再受这种苦了,但我还是要建议暴雪爸爸不要再出这种埋葬玩家努力的牌了,如果你们还有一丝考虑控制玩家的感受的话。

各职业对局:

战士:起手留镜像、末日、寒冰箭、战利品,工程师学徒在2费空缺的情况下留。几乎所有对海盗战的胜利都是以解除对方威胁,打空对方手牌,然后红龙站场获得的,前期可以用任何代价去解场,包括火球解库卡隆,冰枪单控少吃几点伤害,扛到高费把对方随从全部解除后打出镜像,此时保有4点以上的血量,就几乎获得了胜利。重点是转过来不舍得交伤害的概念,即使双寒冰箭双火球全交,也能获得胜利的。防战遇到就认了,牌序不好或者对方准时图哈特科比就放弃,单火把赢的希望实在很渺茫。

德鲁伊:起手留大帝、红龙、过牌。单火把在面对双8甲的德鲁伊有时会遇到伤害不足的情况,因此伤害不能随便解场,45费丢下的鹿盔值得用火球解,后期直接无视;在对方手牌紧缺时可以解掉加基森,否则请无视;5费的蓝龙可以用寒冰箭或者小火把解,如果不是在接下来准备上大帝的情况下,不值得用火球解。
另一个制胜点是留一波双末日,单末日成功率非常低,如果能在双末日清场后空场喷红龙,即使红龙被解掉,也能争取到充足的回合数来过牌打伤害。理论上在用掉一个寒冰箭一个火球解场的情况下,伤害刚好够打双8甲,但乌鸦神像是一个未知因素,要随时考虑自己的总伤害和是否需要红龙踢脸才能赢。

萨满:起手留末日,过牌,后手可以留寒冰箭、大帝。蹩脚和爪子削弱后萨满的数量理所应当的下滑,偏慢的青玉萨是冰法最喜欢的铺场类卡组,除了一手铜须锦鱼人值得畏惧,脸不黑的情况下基本是吊着打。另有一些带477甚至风怒锤的偏打脸萨依然不好对付,打法类似海盗战。对萨满除了心中默念“不要摇出想要的图腾”好像没什么特别关键的点了,毕竟这个职业的随机性就摆在那里,会摇图腾和不会摇图腾就不是一个职业。

牧师:起手留冰箱、末日、过牌,什么都不缺,生活能自理的情况下红龙也可以留。也是一个脸不黑很难输的对局,比如在起手找冰箱的情况下牌库过半一张没来,然后被对面铜须密探来报.......只要来了一张,对方发现的概率就会降低很多,在对有奶的牧师时被偷到一张冰箱几乎等于判死刑;在对没奶的龙牧时,节奏仍然是第一位,只要回合数充足,破他两次冰也不在话下。在手里同时有苦痛和末日时,是先用苦痛骗痛还是先用末日骗痛取决于你更需要控场还是过牌。

盗贼:起手留末日、过牌,后手可以留大帝,有末日情况下可以留镜像。这个赛季盗贼数量并不少,且真正的百花齐放,有奇迹贼有海鲜贼还有潜行贼,就差爆牌贼了[s:ac:哭笑]。这些贼都有在手顺的情况下疯狂的抢血能力,和手不顺的情况下随你吊打的能力。和贼打需要时刻计算好他的斩杀线,并在关键回合用末日影响他的节奏,比如他关键的4费怪回合和67费下加基森的回合,有经常舍得空场扔末日,因为你不必对你的末日多做期待。同为即将被扫进历史尘埃的两大卡组,这是我们最后一次互相伤害了。

术士:起手留末日、过牌、大帝。动物园的复苏当然是我们喜闻乐见的,但同时给起手留牌上造成一些分歧,主要是大帝和冰环两张。如果你能确定对方的宇宙术,大帝是必留的而冰环是必不留的;如果你能确定对方是动物园,那么冰环是可以配合末日留的,大帝是可以配合冰环末日一起留的。听上去有些复杂,大概就是你想象一下对动物园5费冰环末日然后大帝劝退的场面。对动物园只要不是牌库过半一张控制没有或者两张冰环都在最后10张,是不容易输的;对宇宙术尽可能蹭脸,25血以下非迫不得已不喷红龙,现在带斩杀套的比较少,卖脸可以略奔放,脏鼠一般我是不会防的,除非手牌特别允许,毕竟你再怎么防也只能防一部分概率。

法师:起手留过牌、大帝。火妖法继续增多需要留寒冰箭、末日。对宇宙法我们毫无主动权,胜负取决于对方抽到关键牌的能力,困难程度类似偷到冰箱的宇宙牧。赢法只有前期蹭点血,直接打伤害破冰,对方雷诺后喷红龙,在不交伤害解场,狗头配合的多的情况下理论上伤害够,但这还得排除印卡脏鼠等额外影响,印象中只成功过一次。因此打宇宙法不宜拖,在手里没红龙时就要开始果断打脸,就是赌他一手没冰箱或者没雷诺,双方打空牌库你的胜率为0。

猎人、圣骑士:excuse me?

下面是我的一些感受:

当知道冰枪退环境的消息后,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失望,可能是因为这个卡组代表着太多痛苦和艰难,被迫放下后,反倒觉得轻松了。我从纳克萨玛斯版本前就开始玩冰法,那是在我接触炉石两个月后,竞技场打过12胜,刚上过传说,突然觉得这个游戏很没趣了,就是那种连清任务都不乐意上线的感觉,就在这个时候RDU用冰法打败了Amaz一战成名,什么比赛我已经忘了,但我知道这即将成为我的本命卡组。那之后的一段时间,我每天睡前躺在床上都在思考冰法的每一回合每一张牌每一个抉择,睡觉都快成了一种束缚,恨不得明天马上开始,好让我立刻去试验脑海里无数的想法。我不断改进自己的卡组,不断在失败中发现更好的打法,用冰法上传说对我来说已经不是件难事。
地精大战侏儒
新扩展包带来了谢娜和老司机,这是一个冰法的黑暗时期,那时我生气的卸载了游戏AFK了,我简直无法相信暴雪会设计出一张足以摧毁一个流派的卡,因为我觉得冰法是和奇迹贼一样代表着炉石魅力和WOW传承的卡组,暴雪怎么会完全不管他的死活,这个问题放在如今答案是那么明显,但那个时候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暴雪会放弃炉石中最有趣的玩法——OTK。
黑石山版本
直到黑石山带来了大帝,我带上雪藏已久的安东尼达斯和玛里苟斯,重新感到了炉石的乐趣。黑石山版本是冰法的黄金时代,那时还没有图哈特,冰法甚至敢挟大帝之势叫板防战。但这也只能是小众的狂欢,不可能成为潮流的大势,因为从谢娜诞生之日起,冰法就已经被判了永不可能登上T1位置,但凡冰法想冒头,只要人手谢娜,就立刻能让你团成一团圆润的滚出天梯。后来我们甚至开始期望不要有很多人玩冰法,这样就不会有人针对我们,是怎样的无奈和悲哀。
论OTK的死期:
无疑这次暴雪在铲除OTK的道路上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曾经代表着炉石信仰的三大金字塔顶端的卡组奇迹贼、冰法、奴隶战,不知道以后还能否一战,虽然天梯中布满着毒瘤让人觉得毒瘤才是王道,但我相信还是有很多人像我一样是因为这三个卡组而爱上炉石,坚持炉石的。当他们砍翻奴隶战时,我没有说话,当他们说要退环境时,我表示理解,当他们丢出尤格萨隆时,我写过文章抨击,当天梯变成海盗乐园时,我似乎没了说起的欲望,当冰法要退环境时,一步步来得是这么顺畅,让我觉得我就像只温水里的青蛙。很多人问我下个版本还会坚持冰法吗,我说会的,只是我们可能要去狂野了,或许我们还能期待下暴雪会带给我们什么新的乐趣,也许是做任务?他们的态度很明确,“OTK是不好的combo,会让一些玩家感到挫折”这是他们的原话,我想说,一个心智健全的玩家不会因为被秀了一把就感到挫折,但可能会因为被无数次无脑推死而感到挫折,如果一定要说挫折,我来告诉你什么是挫折,当你每天无数次被56个回合打死,当你运营了整局终于要获得胜利时,对方打出一张牌就让你整局的努力化为乌有,这才是挫折;当一个入坑了两三年的老玩家可以随便被新手按在地上摩擦,这就是挫折。也许这是你们有意为之,也许你们想把炉石打造成QQ斗地主一样的快餐游戏,也许这样可以赚到很多钱。但在我这样一个不懂生意不懂大数据的单纯只是想玩游戏的普通玩家看来,只有一个游戏让人感到真正有趣,才能获得应有的玩家。树立一个标杆让所有人追赶,这种口碑的力量会带来忠诚的用户,你不需要去迎合所有的人,只要你足够好,我们会克服一切困难把人民币交到你的手里。刚开始玩war3,我们都是连快捷键都记不清的菜鸡,刚开始玩WOW,被视角转的头晕,还会纠结于为什么我们只是扮演一个小兵而不是恶魔猎手和剑圣,但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想要继续玩下去的热情。当听到燃烧军团再临,当看到瓦王沃金战死,无数老玩家心中汹涌澎湃,希望再次找到自己的队伍,曾经的热血总是一刹那就被点燃,我们愿意为了这份热血买单。
最后的感想:
还没完成的梦想有两个,一个是用冰法登顶国服,一个是用冰法完成英雄乱斗12胜,曾经我觉得这两个梦想迟早会达成,需要的只是一个合适的机会,或许是一张强力的新卡,或许是一个友好的版本,我相信冰法的潜力,但我没有付出该有的努力,当知道以后不再有机会时,那种感觉就像是你小时候攒了好久的糖果却被弟弟吃光了,后悔又无奈。最后一个赛季,冰法在标准模式和英雄乱斗的最后机会,喜欢冰法但还没有玩过的朋友,不要犹豫了,分了你们的尤格萨隆,分了你们的帕奇斯,分了你们上场已经结束了的789费橙卡,做出大帝,做出AV娜,然后大吼一声:去你丫的BB,爷就是要玩O—T—K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链接加入【17173社区玩家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