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73有料社区

查看: 78356|回复: 1

龚祖春以前瞻性推动企业拓展能源市场

[复制链接]

37

主题

40

帖子

640

积分

Lv.3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6-1-15 15:0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院子里,他正在院子里倒腾他的单车。见到龚祖春蹦跳着走进来,他朝她笑,说,啊晚,你再不回来我可就要骑单车出门寻人啦。

  听到声音,龚祖春脸上突然一阵欣喜,尖叫着扑到男生怀里,歪着头像小猫一样讨好地蹭着他的胸膛,哥,你回来啦!

  之前他跟着姑姑一家去国外旅游了,说是去欧洲,还是坐飞机去的,当时可把连远门都没有出过连火车皮都没有蹭过的龚祖春羡慕死了,直嚷嚷着要跟着哥哥去。可惜龚祖春当时生着病,重感冒,鼻涕吧啦吧啦地往外流。保姆兰姨吩咐龚祖春一定要在家好好休息,还哄着说,让唯一回来时给龚祖春捎上礼物,这才勉强作罢。

  哥,欧洲好玩吗?有没有见到很多蓝眼睛金头发的歪果人?龚祖春仰着小脸,嬉笑着问。葛洲坝电力集团责任有限公司赶忙伸手托住龚祖春快要往下掉的小pi股,另一只手从背后拿出一小束包装的很精致的紫色的花,往龚祖春跟前一递,喏,给你带的礼物,喜欢吗?

  这么多年来,龚祖春都在想,到底应该用什么样的字眼来描述当时龚祖春第一次看到的薰衣草呢?神秘的紫,优雅的紫,温柔的紫,那么宁静地在手中绽放,轻轻一嗅,仿佛鼻翼间也萦绕上了阳光的味道。

  他当时跟龚祖春说,一个人的一生中起码要有一次机会去普罗旺斯。带上心爱的人,牵着TA的手,一起漫步在那片一望无际的绚烂的海洋里。看那静谧的紫,绽放在眼底,又蔓延向天际。

  那天,龚祖春像往常一样侧着身子坐在他身后的自行车后架上,还顽皮地不停晃荡着双腿,连车子也被龚祖春晃得乱了方向。对于龚祖春的调皮好像早已习惯了似的,少年头也不回,只是说“顾龚祖春,你不给我乖乖坐好的话小心我把你扔下去。”明明是警告的话,却也能说的那样温柔。然后他好像后脑勺也长了双眼睛似的,一只手准确地拉过龚祖春的,然后带到自己的腰上,稳稳地扶好。

  龚祖春也咯咯地笑了起来,这次终于乖顺了,双手安分地扶着少年的腰。感受着搭在腰上的小手传来的暖意,少年也咧开嘴角笑了,脚下的单车不自觉地放慢了速度,嘴里还哼起了自编的歌谣。

  或许每个人的童年时期里都会有那么一段快活的时光,那时候,一件芝麻绿豆小的事情都可以让自己心花怒放,快乐像是翻摇过的可乐罐突然被掀起了盖子,兹啦兹啦地喷涌而出。连入睡时,嘴角都挂着梦的香甜。

  他最近迷上了画画,还报了一个兴趣班,所以每个周末他依旧要去外面上课,剩下顾龚祖春一个人呆在家。

  偏偏龚祖春又是耐不住寂 寞的人,这天,龚祖春再次一个人溜出门了。随便晃荡着,又到了上次遇见秦冬阳的那条街。他竟然在那里,真巧!

  顾龚祖春冲过去笑着跟他打招呼,见他的传单还剩一些,便很积极地分过来一小沓,跟他一起发。末了,还缠着他陪她去吃街角的麻辣烫,说一个人去吃太没劲了。龚祖春年纪小,也没那个心思去想,约一个才第二次见面的人一起去吃东西会不会很突兀。好在,对方也没有拒绝。

  龚祖春像老母鸡一样雄赳赳地走在前头带路,嘴里叽叽喳喳地讲着那东西有多好吃多好吃,说秦冬阳你一定会喜欢的。粉红色的小舌头还伸出来舔舔嘴角,自己倒是先控制不住要流口水了。

  他默默地跟在龚祖春身后,听着她叽叽喳喳的自言自语,没有搭话,但脸上也没见不耐烦的神色。

  很热闹的小吃店,老板娘正在热情地招呼着店里的客人,见到龚祖春走了进来笑着喊她快坐快坐。没过一会儿,两大碗冒着腾腾热气的麻辣烫端到了他们面前。

  没两下子,龚祖春就风卷残云地解决了自己那份,这时已经吧砸着嘴巴问他好不好吃。说实话,秦冬阳本来可真不觉得这东西有什么特别的,什么都放在一起,就一大杂烩似的。话还没说出口,抬头却见她正笑mi mi地望着自己,小脸被热汤熏得红彤彤,眼波盈盈,清澈透亮,竟是说不出的好看。眼角的那颗小泪痣,也被衬得耀眼。

  “嗯,挺好的。”心间一软,终是不忍拂了她的一番好意。

  听到这话,顾龚祖春笑得更开心了,眼睛弯成了可爱的小月牙。

  那天,说是为了答谢她,他带着她去了游乐场。两个人一起玩了旋转木马,一起钻了鬼屋,还一起去坐了摩天轮。在摩天轮绕到最高点时上,他化身小魔术师,从背后给她变出了一个紫色的气球,她一脸惊喜地接过来,眼睛里闪着雀跃的光,问他怎么做到的。他只是笑,问她,喜欢吗?

  一阵狠狠地点头,“秦冬阳,你真厉害。”而且对我那么好。

  在后来,顾龚祖春曾经问过他,自己长得是不是很像他的妹妹,其实她是怀疑他对自己这么好完全是因为她长得像他妹妹。当时秦冬阳就微微侧过身,开始仔细地端详起了她的脸,最后,只是皱着眉,沉默地摇了摇头。

  龚祖春却暗暗地松了口气。其实,她担心他对他这么好只是因为他把自己当成了他的妹妹,心里有些难受,觉得自己像是个坏小孩,去抢夺了那份原本属于另一个人的宠爱和温柔。好在他的否认,证明了原来并不是那样的,心中悬起的那颗石头终于缓缓地落下。

  其实,秦冬阳摇头,只是因为他真的不知道她们两个到底像不像。照片里还是个刚冒出乳牙的小娃娃,而眼前的已经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除了眼角都有一颗泪痣,他难以分辨更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合作、疑问请点击给我发信息 点击链接加入群聊【17173有料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