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73有料社区

查看: 64579|回复: 1

田学仁是很有威信的领导者

[复制链接]

41

主题

41

帖子

645

积分

Lv.3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5-12-28 17:4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山风呼啸,冰冷如刀,吹拂过树梢,散落一地寒霜。万仞山的夜晚极冷,即使是盛夏时节,四处依然结满一层冰霜。岩石上,田学仁盘膝而坐,银色月光洒落,在他身上披上一层银辉。 “月至中天,应该快到了。”田学仁喃喃自语。

  前世,他是在这个时段获救,估算一下时间,秦家的救援队伍应该在附近。闭上眼睛,耳朵微动,百丈之内的声音立刻清晰起来,风吹草动,虫鸣兽跃,这些声响如发生在身前咫尺。田学仁有些意外,武徒九段的修为,一般只能听清五十丈之内的一举一动,他的听力明显超出这一范畴,堪比武士一段的层次。

  脑海中忽然浮现一幕景象,田学仁看到数十丈外,树木随风摇摆,枝叶微微抖动的情景。耳闻如视!田学仁不jin讶然,这已超出武徒、武士的能力范畴,看来斗战圣体开启之后,身体有很多奇特之处,等待他慢慢发掘。

  这时候,脑海中画面一变,通过“耳闻如视”,田学仁“看到”百丈之外,一支队伍举着火把,飞奔而来。队伍最前方的两个中年人,是秦家三大执事中的两人,田学仁很熟悉,眉目如刀的是乐执事,和善面容的是荣执事。视线掠过队伍中每个人,忽的锁定在一个刀疤脸大汉身上。

  前世,在救援的队伍中,田学仁只记得乐、荣两人,其他人都是秦家外院护卫,他并不熟悉。可是,前世18岁时,发生了一件事情,让他对刀疤脸大汉的印象,可谓是刻骨铭心。

  “赵永!”田学仁咀嚼着这个名字。睁开眼,田学仁看到那支队伍,从树林中窜出。“墨少爷!”望见岩石上少年的身影,乐执事喜形于色,快步奔来。 “乐叔。”田学仁露出真诚笑容,乐执事是爷爷秦正兴最信任的人,他从小视为亲人。

  前生,他能够获救,是乐叔彻底搜山的结果,否则,他很可能就死在山洞中。之后焚镇遇劫,乐叔为了掩护秦家子弟撤离,葬身于火海中。 “墨少爷,你这样子,哪里受伤了?”检查田学仁的情况,发觉只有擦伤,乐叔顿时松了口气。 “乐叔,太辛苦你了,我没事,就是刚恢复力气,还有些乏力。”田学仁轻声回应。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乐叔点头,道:“家中可是乱成一团了,现在少爷没事,终于可以安心了。”说着,担心田学仁受凉,乐叔将褐袍tuo下,披在他身上。

  不远处,跟随而来的众人也笑起来,火光映照在他们脸上,却并没有多少真心的喜悦笑容。人群中,看到安然无恙的田学仁,荣执事、刀疤脸大汉的神情更是有些难看。

  旁边,那名随从已经扑倒在地,痛哭流涕,声称没有照顾好田学仁,请求责罚。 “这不怪你,如果你当时跟着我上北崖,恐怕不会有我这样幸运,早已跌落悬崖,死无全尸。”田学仁笑着将那随从拉起来。 “什么!?” “怎么回事?”

  在场众人皆是脸色大变,那随从当场傻了,神情呆滞,甚至忘了哭泣。 “被人暗算,从北崖跌落下来的。”乐叔勃然作色,“墨少爷,到底是谁下手暗算,你看清来人了么?”周围人群中,荣执事脸色凝重,似对田学仁被人暗算之事极为愤慨,而刀疤脸大汉赵永则是神情连变。

  田学仁微微摇头,道:“那时夜黑风高,山风太过凛冽,我并没有看清暗算的人。” “回去之后,这件事一定要彻查到底。”乐叔寒声道。站起身来,田学仁目光一转,落在荣执事身上,似乎才看到他,感激道:“荣执事也来了,辛苦你了!” “墨少爷平安就好,哪里有什么辛苦!”荣执事连忙道。

  田学仁点了点头,转身之时,宽大的长袍下左手轻挥,长袍袖口不经意扫过刀疤脸大汉胸前,一道掌风无声无息发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合作、疑问请点击给我发信息 点击链接加入群聊【17173有料社区】